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可怕冰糖葫芦

时间:2020-09-04 17:25 | 栏目:恐怖鬼故事 | 点击:

  阿婷的爷爷住在乡下,一个阳光稀薄的小巷里,爷爷八十多了,花白的头发下是一张慈祥的脸,他嘴上总是挂着和蔼的笑,他平时会扎些笤帚什么的。

  阿婷三岁的时候父母离婚,把阿婷丢给爷爷照顾,。

  在她的记忆里,爷爷是个慈祥和蔼的老人,爷爷的身上,有很多奇妙的故事。阿婷最快乐的时光,是在爷爷的故事里度过的。

  阿婷很喜欢爷爷的故事,尤其是鬼故事,什么绣花鞋,荒坟冤魂,虽然她胆子很小,害怕黑夜,害怕乌鸦的尖叫和风吹老树的呜呜声,可是她对爷爷的鬼故事却非常喜欢听。

  有一回,她睡不着,就对爷爷说:“爷爷,阿婷要听鬼故事,爷爷给我讲吧。”

  起初爷爷不肯,说大半夜讲什么鬼故事,无奈他禁不住阿婷的软磨硬泡,给她讲了糖葫芦的故事。

  爷爷说,这个小巷在一百年前是一个繁华的小街,街上卖东西的可多了,包子馒头,瓜果蔬样样都有,其中就包括糖葫芦,那个季节是寒冬腊月,正是糖葫芦热卖的好时节。

  这街有一户人家,他们有一个女儿,叫小柔,是个善良可爱的小女孩,人人都喜欢她。

  有一天,她跑出去玩,在一个拐角处,她遇到了一个带着棉绒帽,留着灰色长胡子,穿黑衣的男人。男人手里拿着一个竹耙子,上面插着几根糖葫芦。

  他叫住小柔,笑嘻嘻地问:“小姑娘,要不要买根糖葫芦,叔叔的糖葫芦可好吃了。”

  小柔起初犹豫,但看着一串串鲜红的裹着一层晶莹糖胶的红色果子,馋的口水直流,她禁不住诱惑,买了一根吃。

  这个糖葫芦咬一口嘎嘣脆,糖味也异常的甜,好吃极了,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好吃的糖葫芦了。

  小柔吃上了瘾:“叔叔,你的糖葫芦真好吃,我还想买一根。”

  男人一听乐了,“这还不是最好吃的,叔叔家里还有好多好吃的糖葫芦,要不要吃?”

  小柔果断摇摇头:“我没有那么多钱。”

  “叔叔不要钱,叔叔最喜欢小孩了,你跟我的女儿一样可爱。”

  “叔叔的女儿也爱吃糖葫芦么?”

  “是呀,叔叔经常给她做糖葫芦,你跟叔叔一起去,我女儿会喜欢你,你们会是很好的朋友。”

  小柔没多想,就跟着他走了。

  她不记得男人领着她穿过几条街,只记得最后来到一个破旧的木屋前。

  男人走到门前敲了三下,然后领着小柔了屋。

  小柔见屋内空荡,没有几件东西,就问:“叔叔,你女儿在哪呀?”

  “在地下室。”男人脸上似有似无的笑。

  他趁小柔不备,拿住一块手帕捂住她的嘴,小柔立刻失去了意识。

  她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被铁链牢牢的锁在铁柱子无法动弹,她好奇抬头看,一下子吓傻了。

  天呀!太可怕了,这个陌生的房间里地上扔了许多肠子内脏等东西,有的都已经烂了,发出刺鼻的腐肉味。头上的屋顶挂着各种死人的死尸,几乎全是小孩子,他们都没有眼睛,只有黑洞洞的眼框子。

  小柔吓坏了,她只觉头皮发麻,幼小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她小手裹得紧紧的,里面全是汗珠。

  她后悔没听爸爸妈妈的话,现在落在吃人恶魔手里,要和这些死掉的孩子一样,被挖去双眼,掏出内脏……

  她不敢想下去,她不要死,她要逃出去,远离恶魔叔叔。

  她使出全身力气去挣脱铁链,却没一点效果,粗大的铁链牢牢地裹住了她弱小的身体,她的呼吸有些困难。

  “哈哈哈哈!你挣脱不掉的。”

  乍然蹦出的声音吓了小柔一跳。恶魔叔叔不知何时出现在她旁边,他手里拿着一串血红的东西,递到小柔面前:“小姑娘,要不要吃糖葫芦?”

  小柔看清了那长东西,那根本不是糖葫芦,而是人的眼球!

  “啊!”她失声尖叫,不停地挣扎,想要挣脱铁链,“哇!救命啊?你不是人,你是鬼,是魔鬼!”

  小柔大哭起来。

  男人不高兴了,责备她:“怎么,你嫌叔叔家的糖葫芦不好吃么?”

  小柔继续大哭,她不要死,她要回家啊。

  男人不耐烦了,他大吼:“给我闭嘴,吵什么吵。”

  小柔的胆快被男人吓破,她觉得自己要断气了,她用尽全力地喊:“妈妈~爸爸~快来救我!”

  “我让你叫,我让你永远叫不出来。”

  男人提了大锤子过来了,小柔怕的魂都要飞出来了,哭着恳求道:“叔叔你饶了我吧,叔叔我错了,叔叔你让我回家吧。”

  男人对小柔渴求的眼神无动于衷,他举起锤子,照着小柔就敲过去。

  小柔的脑袋像脆弱的玻璃,瞬间爆裂了。她死了,两只眼还大睁着。

  男人怒了:“瞪什么瞪,谁让你非要贪吃,不听父母的话,非要吃糖葫芦。”

  他的大手粗爆地伸入小柔的眼眶,扣出了她的眼球,拿起其中一颗,扔进嘴里,吧唧吧唧地嚼。

  男人用小柔的眼睛跟其他小孩的眼睛,做成了糖葫芦,跟普通糖葫芦没什么区别,就是味道异常甜,至于怎么做得,就没人知道了。

  男人继续卖他的糖葫芦,他不断伪装成各种模样,专门拐骗小孩子,把他们的头掉在地下室的天花板上,用他们的血肉做成糖葫芦。

  这样他杀得小孩越来越多,他开始经常做噩梦,总是梦见没有眼睛的小孩头颅集体像他飘来,嘿嘿地笑。

  不久,男人被人发现死在家里,令人感到诡异的是,他身上的血肉被什么啃咬了一般,两只眼睛被挖去。

  那天以后,男人的木屋被封禁了,没有人再注意那里了。

  故事讲完了,但阿婷的思绪还没从故事中收回,她疑惑地问爷爷:“那个男人怎么死的,他回家为什么又要敲三下门,还有这个故事是真的吗?”

  阿婷期待爷爷的答案,爷爷却摇摇头:“爷爷也不知道,这个故事是我小的时候,我的太爷爷讲给我的,很多地方都记不清了,好了,时间很晚了,早点睡吧。”

  阿婷只好作罢。

  第二天晚上,阿婷独自在巷子口玩,一抬头,看见个黑衣男人站在旁边,他对阿婷说:“小妹妹,要不要买几根糖葫芦,我的糖葫芦可好吃了。”

  阿婷注意到,他拿着一个竹耙子,上面插着几跟糖葫芦,在月光的照映下,散发猩红的光。

上一篇:梦里梦外
  
下一篇:地府暴乱之再战地府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