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神鬼不惧

时间:2020-09-07 22:50 | 栏目:校园鬼故事 | 点击:

   不怕

  刘明第发现晚上在小区乘凉的人越来越少了,邻居大妈还劝他晚上最好不要出门,因为小区最近有些不太平。

  刘明第不以为然,他每天回来的都很晚,也没发生什么事啊!

  这天晚上,刘明第回到小区时,已经是十点多了。突然,刘明第踩到一块石头摔倒了。

  “唉,我怎么连腿脚也不好了呢?”刘明第自言自语道,一边用手撑起身体继续往前走,却感觉撞上了什么东西。

  刘明第歪了歪头,原来站在刘明第身前的是一个衣衫发霉的女人,头发像枯草一样蓬乱,时不时地有几条蛆虫在腐烂的脸上钻来钻去,突出的眼球让人担心它会不会突然掉出来。

  “是谁?”刘明第问道。

  女人“嘿嘿”地笑了起来,腐臭的味道从她的嘴里飘了出来:“我当然是鬼啊,你知道这条路为什么没有人吗?他们都是被我吓到不敢出门的!”

  “哦,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刘明第敷衍了一句就想离开。女人伸出露着白骨的手指向刘明第:“你、你为什么不害怕我?”

  刘明第摇头叹气道“唉,你这么长时间还没看出来我是个瞎子吗?”

  床下

  周璟有个怪癖,每次晚自习后回宿舍,都会检查床底下。他怕有东西躲在里面,然后在夜深人静时,趁她不注意爬到她床上,舍友都说她有迫害妄想症。

  晚自习下课后,舍友们还在教室自由活动,周璟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就一个人回到了宿舍。可是刚刚到宿舍门口,忽然停电了。

  “幸好我有蜡烛。”周璟心想。

  打开宿舍门,一阵寒意扑面而来。周璟打了个冷颤,拿出手机,借着微光环顾四周,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跟平时不一样,可又说不上来,算了,还是先找蜡烛吧。

  周璟刚走到自己的床铺前,就听见床下发出一些细微的响声。“是谁?”周璟僵直地立在床铺前,竖起耳朵听着,一片寂静。“或许是老鼠?”周璟自我安慰着,可是从心底涌上来的寒意让她恐慌。她刚想跑出宿舍,忽然从床下伸出一只胳膊,紧紧地拉住她的腿。

  周璟低头看着这只白森的手,一声尖叫,急忙想甩开它。

  “你是谁,不能这样吓人的!”周璟一边挣扎一边哭喊。

  紧接着有个东西从床下爬了出来,它半个身体白骨森森,整张脸血迹斑斑,但是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小女孩。

  “姐姐,你每次回来都看床底下,不就是想看我吗?不好意思,我的真面目吓着你了,可是要不是你爸爸酒后开车撞了我,我也不会变成这样。”

  周璟不敢再去看她,只是闭着眼睛哭喊:“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不要伤害我,不要伤害我……”

  “姐姐,我是不会伤害你的,其实我很喜欢你,要不然也不会每晚都爬上床陪你睡觉的。”小女孩笑着说着。

  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胡落波欠了刘峰一百八十块钱。刘峰几乎每天都要催一遍。可从昨天起,胡落波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于是刘峰就在腾讯QICQ上与胡落波联系,但是每当他打完字,腾讯QICQ就只自动回复这么一句话。半天也不见胡落波本人的回复,刘峰心中不满,但也只好每天在腾讯QICQ上催他一次。

  第一天,“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第二天,“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第三天,“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当刘峰第四天看到的还是这句话时,他忍不住骂了脏话:“你小子快点给老子滚出来还钱!”

  话音刚落,他头顶的灯就突然开始频繁地闪烁,房间里还出现了胡落波的声音:“刘峰……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有出现吗?”胡落波的声音含糊不清,好像嘴中还在咀嚼着什么东西。

  刘峰吓得浑身颤抖,上下牙不停地发出叩击声,艰难的说道:“因、因、因为你……死了?”

  “不是!”

  一阵阴风刮在刘峰的脸上,胡落波那阴森森的声音直接在他耳边响起:“我都写了‘有事烧纸’,你找我的时候就不能烧纸吗?我本来都攒够了还你的钱了,你不烧纸给我报路费,还不上钱,算你的还是算我的?!”

  灵车

  深夜,路边婆娑的月光下站着一位白衣的女孩,她毫无表情的脸上透着吓人的白色,偶尔路过的人见状都远远地绕开她……

  一辆殡仪馆的灵车从更黑暗的地方驶来,路人发现这个女孩在向灵车招手。太诡异了!灵车驶过,女孩焦急地喊着,并追了过去:“别走,我在这里!”

  所有人都惊呆了,难道灵车是出来搜罗孤魂野鬼的吗?

  正在路人惊愕之际,灵车突然停了。司机探出头来说:“刚接电话没注意到你,自己的车子坏了,只能开单位的车子里。别急,电影还没开始呢!”

  月亮姐姐

  张州辽新租了个店面做生意,某日关店的时候,邻居家的小男孩突然对着张州辽的背后说:“姐姐你在啊!”

  张州辽吓得一个激灵,急忙回头,然而背后空无一人,更没有什么姐姐。张州辽有点生气:“赵雪峰,哪儿来的姐姐啊?”

  “月亮姐姐啊!”邻居家叫赵雪峰的小孩笑嘻嘻地说。

  张州辽抬头看见一轮明月挂在空中,便放下心来。

  此后,每天晚上关门的时候,出来玩的小赵雪峰都会对着他的后背说一声:“姐姐你在啊。”虽然张州辽明白不用怕,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这句话还是觉得背后发凉。

  又是个漆黑的夜晚,小赵雪峰又来说“月亮姐姐你在啊”。张州辽实在是受不了了,大吼道:“叫什么叫,今天明明是初一,没有月亮!”

  “月亮姐姐明明在。”小赵雪峰委屈地走了出去。

  张州辽关了店门,刚准备回屋,就听到门外有人说话的声音。

  “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去张州辽哥哥家,你怎么还去?”是大人的声音。

  “可是我看见月亮姐姐了。”是小赵雪峰的声音。

  “胡说,月亮姐姐一年前就已经死了,算起来,今天正好是她死去的一周年。”大人说道。

  猛地,张州辽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他想要打开门出去,可是发现门怎么也打不开了……

上一篇:床上的人
  
下一篇:上厕所的时候千万别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