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降头系列之谁才是鬼

时间:2020-09-08 22:44 | 栏目:长篇鬼故事 | 点击:

  周俊和周仁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他们从一出生医院的护士就惊奇的发现这俩小家伙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就连医生都得在哥哥周俊手腕上系上一根红丝带,才敢把他俩放在一起。

  这两个孩子可以算是出生在蜜罐里,父母经营了一家公司,虽然是私人企业,但公司的业绩蒸蒸日上,在他俩二十岁的时候,已经是千万富翁了。

  在一次宴会中,帅气阳光的周仁结识了和和他同龄的美艳动人的曼丽,曼丽是一家地产公司的营销总裁,两个人在经过彼此一段时间的了解后迅速陷入了热恋,他们如胶似漆的度过了一年的恋爱生活。第二年,他们结婚了……这是一场奢华的婚礼,令所有人羡慕,当他们像王子和公主那样在台上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坐在台下的爸妈和哥哥周俊都欣慰的笑了…

  他们在市中区买的豪华别墅,婚后过着异常甜蜜的日子,然而,好景不长,他们之间的甜蜜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噩梦打破了……

  周仁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九点多钟了,刚下飞机的他异常疲惫,这是他出差的第七天,本来的行程是八天的,他没有告诉曼丽提前回来,想给她个惊喜。周仁想想美丽的娇妻看到他突然回来时欣喜的表情,不禁~哧的一声笑了。

  十点半左右他来到了自己的别墅门前,掏出钥匙,他轻轻的打开房门,屋子里很黑,伸手不见五指,只有二楼的转角处透出一点微弱的光,那是他们的卧室,很明显,曼丽在家。周仁笑了笑,蹑手蹑脚的爬上二楼,一步一步的悄悄向卧室门口走去………“哈哈,你这个人真讨厌………”曼丽责备道。敏感周仁听出这语气不完全是责备,而且还夹杂着一丝暧昧。周仁心里咯噔一下,他慢慢的探过卧室的门缝向床上看去………那是他一辈子抹不去的阴影,曼丽和一个陌生男子躺在床上有说有笑。周仁的脑袋嗡的一声,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妻子竟是如此荒淫的人。他没有出声,踉踉跄跄的走下楼梯,一头栽到沙发上,他捂着胸口,不断的喘着粗气,两手在兜里慌乱的摸出一个小药瓶,他快速吃下了一粒………

  老毛病了,周仁和周俊都遗传了他们家族的基因,心脏都不好,不能经受过度刺激。周仁的情绪慢慢的稳定了下来,他用阴冷的目光看向二楼,“哼”,周仁冷冷的说道,是你逼我这么做的曼丽,他的嘴角浮起一丝诡异的笑容。周仁悄悄的离开了别墅,仿佛没有来过,但此时,他的心中在酝酿着一个令人心惊胆寒的阴谋。

  次日,彻夜未眠的周仁回到家里,对于妻子的迎接和嘘寒问暖,周仁不屑一顾,甚至推开投怀送抱的曼丽,曼丽只以为丈夫太累了,就没有在意。可接下来的日子里,周仁对曼丽越来越冷淡,甚至是非打即骂,他用各种近乎残忍的手段对待曼丽,让曼丽觉得不能在继续和他生活了。曼丽每次提出离婚都被周仁一口回绝。周仁心里很清楚,那个奸夫,就要露面了。想到这里周仁阴森森的笑了起来……

  “ 喂,曼丽,我又要出差了,你自己好好给我看家,我们没有离婚,还是夫妻,如果你敢逃了……哼哼”,周仁阴死阳活得说道,“那就让你远在乡下的父母当心点吧,我会好好为他们养老送终的,嘿嘿哈哈哈”。曼丽颤抖着答应着,但她感觉眼前这个曾经深爱的男人自己已经不认识了,如今他好像一个恶魔,在监视着她,软禁着她,折磨着她…她很无助。

  “砰”,周仁甩门而去,但是他并没有去机场,而是走到一个角落掏出了手机:“喂,阿龙,今晚按我之前交代你的做,把事情给我办的妥妥的,要滴水不漏,明白么?恩,好,待会过来盯着吧,记住机灵点。”

  周仁挂断了电话,他开着自己的豪车离开了。躲在二楼窗帘后面的曼丽看着周仁离开后,慌忙摸起电话,她停顿了一下,又把电话放下了。因为她害怕周仁会试探性的往家里打电话看看自己有没有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她心痛的撩拨着满头秀发,任由眼泪嗒嗒的滴落在床头柜上。过了一个小时,曼丽确定周仁不会打来了,她摸起了电话迅速拨通了那个号码:“喂,辉,我希望你现在快点过来,我非常害怕,他现在像一个魔鬼,他会杀了我的,他……呜呜呜……呜呜呜……”曼丽已经泣不成声。电话那头是另外一个男人在安慰着她。曼丽挂掉了电话,等候着辉的到来。或许是曼丽这么久以来没有感受到男人的温柔和关爱,当辉进来的时候他们立刻拥吻着上了二楼………

  “仁哥,那个男的进去将近两个小时了,我们可以进去了么?”电话那头传来阿龙的声音,周仁慵懒的点燃一支香烟,对着电话说:“去吧,把他们带过来,我要静静的看戏”。

  阿龙一行三人用周仁给他的钥匙打开了房门,上了二楼,他们不由分说得将曼丽和辉捆绑起来,任由他们惊恐的呼喊着救命。他们驱车将二人带到江边一座废弃的铁皮屋旁边,在不远处,周仁早已将车停在茂密的荒草丛中,他目不转睛看着这两个被捆绑的和待杀的羔羊一样的奸夫淫妇。周仁冷冷的自言自语道:“曼丽,你不是荒淫无耻么,我就让你荒淫个够……是你逼我的,呵呵呵…

  阿龙三人将曼丽和辉像拖死猪一样把他俩拖进屋子里………屋子里传来三个男人放浪的笑声,和曼丽哀嚎的声音,那声音撕心裂肺。半个小时后,三个人抬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麻袋挪到江边,将麻袋推入江中,江面泛起了巨大的涟漪,渐渐的归于平静。

  周仁眼角有些湿润了,他甚至忽然想到,现在打捞还来得及,曼丽还能救过来!!但他的心此刻被那个惊天的计划占据着,他不能因为一丝的心软将整个计划功亏一篑。

  三天后,他找到了哥哥,周仁痛苦流涕,泪雨滂沱。哥哥周俊诧异的看着眼前可怜兮兮的弟弟,忙问:“怎么了弟弟,先别哭,先别哭,跟哥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曼丽,曼丽她出事了,两天前我带她去山上的别墅渡假,晚餐她要吃牛排,当时冰箱里已经没有牛排了,而我正好在批阅一个重要的邮件,就让她自己开车下山去买,没想到…………她不熟悉这趟山路……她…撞在了路边的石壁上,面目全非,……满……满脸鲜血…她死了…是我…是我害了他呀,曼丽!!”周仁撕心裂肺的哭诉着,像一个小孩子。周俊心疼的看着痛不欲生的弟弟,他只有安慰道:“曼丽的死不怪你,兄弟,不怪你……别难过了。”兄弟俩就这样拍打着,痛哭着,安慰着,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慢慢的,周俊睡着了。周仁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缓缓的笑了,笑得那么恶心,那么阴冷。

  “ 哥哥,曼丽走了也将近一周了,我想出趟远门散散心,我的心情糟透了,你去我那帮我看几天家好吗?”周仁问道。“好的,你确实也该出去散散心了,你看你都快成疯子了”周俊爽快的答应道,他为弟弟能自觉走出痛失爱妻的阴影而高兴。

  兄弟二人一起来到周仁的家里,周仁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发了。道别前,他随手抓起了桌上的一包快递。周俊问道:“这是什么啊?”“哦,这是今天刚到的面… 呃…!………面…面膜。”周仁停顿了一下,显然他有些慌张。随后他半开玩笑的说道:“我抑郁到内分泌失调了,是该保养保养了”。

  和哥哥道别后,周仁走到门口,他看到了哥哥挂在门口衣架上的外套,他迅速的伸手摸向外套的衣兜,然后放回自己的衣兜。回头看看哥哥,哥哥在看着电视节目,周仁的脸上又浮起了那一丝诡笑。

  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周俊打了个呵欠,他来到了洗手间,准备洗一个澡去睡觉,可当他走到厕所的时候,屋里的灯突然全都灭了,楼梯上闪过一个黑影………是谁?周俊颤抖的问道。没有人回答,周俊尽量睁大眼睛适应屋里的黑暗,他一步步的挪向楼梯,在楼梯的尽头,一团黑乎乎的不只是什么的物体在那里,慢慢的拖动着,那团东西正朝着周俊一点点的逼近,借着月光的映照,周俊依稀看到了长长的卷发黏糊糊的粘到一起,一条紫色的连衣裙。难道!!!难道是……曼丽!!!周俊突然想到,今天正好是曼丽死去的第七天,是曼丽的回魂夜。“咚…咚…咚”墙上的挂钟敲响了午夜的死寂,伴随着恐怖的钟声,那在地上爬行的女人慢慢的抬起了头………天!!!那几乎溃烂的面容,七窍流血,对着周俊嘻嘻的笑着:“亲爱的……我回来看你了……哈哈哈哈哈,曼丽伸出了白骨一般的手像周俊抓去。

  周俊感觉胸口传来巨大的压迫力,他痛苦的倒在地上,慌乱的伸到外衣口袋摸他的救命药………但是……怎么也摸不到……几分钟后,周俊没有了生命的迹象,他死了。曼丽缓缓的站起来,脱掉连衣裙,撕掉那刚刚寄来的人皮面具……竟然是周仁!

  周仁看了看倒在地上脸色惨白的哥哥,他轻轻的笑了起来,他在为自己的聪明而笑,曼丽死了,哥哥也死了,往后两家的财产要全部归于自己一个人的名下,他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神不知鬼不觉。周仁忘乎所以的笑着。忽然,他感到几滴粘稠的液体滴在他脸上,散发着淡淡的腥味,窗户是关着的,但屋里却穿过一阵阴风,周仁感到脊背发冷,因为他感觉到了身后有东西,周仁心猛地转身,脖子杵到了一双冰冷冰冷的手,那双手湿嗒嗒的……是……是曼丽,眼前的曼丽披头散发,脸色苍白且面部极度水肿,脖子上挂着水草,散发着令人作呕的鱼腥味。曼丽幽幽的说:"周仁,我来看你了,你好狠的心哪,你还我命,还我命啊……

  周仁死了,死在了哥哥旁边!

  第二天清晨,电视播放独家新闻,香港富商的两个儿子突然在家中暴毙,死于心脏病突发,突发原因不明。

  曼丽慵懒的窝在沙发上,关掉了电视,她拨通了电话:“喂,阿龙,这次可是多亏了你啊,哈哈,当然,还有那个替死鬼阿辉!哈哈哈哈,曼丽放荡的笑着,她拿起她和周仁的结婚证,眼睛闪烁着恶毒的光芒!

上一篇:鬼尸村【1】
  
下一篇:鬼妻之鬼打鬼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