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降头系列之阴宅

时间:2020-09-16 11:58 | 栏目:长篇鬼故事 | 点击:

  古镇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穿梭着形形色色的小贩和商人,他们吆喝着,嬉笑着过着属于他们平淡幸福的生活。这是个富裕的城镇,酒楼客栈鳞次栉比,在街道随后的尽头,是一座大宅子,这是一幢饱经沧桑的老宅子,虽然陈旧但仍不失庄严,巍峨的牌坊和广亮的大门足矣说明了这个宅子主人的身份。

  这是阴老爷的府邸,阴老爷的祖辈是朝廷的官员,阴家曾经鼎盛到极点,但到了阴老爷这一辈,却没落了,这宅子也是祖辈留下来的遗产,靠着祖辈的威名和积蓄,阴老爷在这个古镇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的。

  “老爷,该用早饭了,太太们和少爷都等您呢”。小玉说道。阴老爷拽过小玉的芊芊玉手,一把将小玉揽入怀中,淫笑得说:“让他们等着去,老爷我先疼疼你……”。小玉惶恐的挣脱了全身烟臭味的阴老爷,她迷茫的看着眼前这个满口黄牙,脸皮松垮的和包子一样的丑陋肮脏的老男人,用两只手抱住自己的肩膀哆哆嗦嗦的往后退着。“妈的不识抬举的东西”,阴老爷恶狠狠的瞟了小玉一眼,一边穿着外衣一边对着镜子照着,他揉了揉那浮肿的耷拉下来的眼皮,又白了缩在一角的小玉,走出了屋子。

  小玉是新来的丫鬟,长的漂亮水灵,她刚到阴府的时候,阴老爷望着她苗条婀娜的身段就已经垂涎三尺了。

  阴老爷走进饭厅……大太太正扭动着肥胖的身体,费力的把那肥硕的屁股塞进餐桌旁狭窄的椅子里,她手里攥着一块油饼,蹭的满脸的油渍,那涂的血红的嘴唇嚼的歪歪扭扭。 “这么大个人了,吃没个吃相,还富人家养出来的小姐…哼,真不知老爷怎么会娶你这么个东西做正房!”二太太翻着白眼不屑的嘲讽道。“哗”!大太太猛地端起面前的一碗热汤泼到了二太太的身上。“啊啊,你这个疯女人”,二太太惨叫着,她捂着烫红了的脸在地上打着滚………

  “你们闹够了没有,秀兰你过分了点啊,怎么说红羽也算是你妹妹了,你不该烫她”,阴老爷虽然说着大太太秀兰,但言语中却没有多少责备她的意思。随后他把那松垮烂皮的脸转向了二太太红羽,眼睛虽然快被耷拉的眼皮盖住,但仍能看到阴老爷那厌恶的目光:“红羽,你眼里还有我这个老爷?还有你这个姐姐?说出这样混帐的话来!”说着,愤怒的阴老爷随手摸来一把笤帚,对着躺在地上的红羽无情的抽打着。这一幕把新来的小玉吓傻了,因为她不知道二太太到底做了什么会受到如此不公的惩罚。

  这一切,红羽自己心知肚明。她和秀兰是一前一后嫁到了阴府,起初阴老爷对年轻漂亮的红羽百般疼爱。直到有一天,秀兰怀上了阴老爷的孩子。阴老爷老来得子乐的老脸上的褶子全部扭到了一起,不久秀兰就生下了一名男婴,随着这个孩子的到来,秀兰在家里的地位是一步登天,甚至很多时候阴老爷都得让她三分,因为阴家有后了!而直到现在,红羽的肚子都没有任何反应,想到这红羽遮着脸,站起身来抽泣的走出了饭厅,她捶打着自己的肚子骂道:“都是你这不争气的肚子,呜呜呜……”。

  黑夜渐渐笼罩了整个古镇,街道上渐渐的没有了行人,只剩偶尔几家酒馆还掌着灯。诺大的阴家老宅好像一只昏睡的饕餮,安详的睡在这森森夜幕之下。宅院虽然很大,但只有阴老爷四口和少的可怜的几个下人,都早早的进屋休息了,整个宅院死寂死寂的,如同一口棺材。

  小玉和往常一样,手收拾好满桌的杯盘狼藉。像后院自己的房间走去……初秋的夜风带了点微微的寒意,后院丛生的杂草中悉悉窣窣的传来几声蛐蛐的叫声,显得格外静谧。当小玉走过那几间破旧的屋子的时候。她怔住了,因为她发现平时紧锁的房门,有一间被打开了……小玉小心翼翼的走向了那个门口,她用手指捅开了纸糊的窗户向里面窥探着,破旧的帷帐后面透过丝丝微弱的光,光线特别微弱,那是一支摇曳的蜡烛,小玉看不到帷帐后面是什么,她很好奇也很害怕,她慢慢的将门缝推开……“吱扭”破旧的木门合页长年累月的不磨合已经变得生涩不堪。这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倒把小玉吓了一跳,她惊悚的瞪着眼睛盯着那个帷帐,连呼吸都不敢进行了,她半躬着身子在那儿僵持着,过了一会,她确信没有人发现她的到来,才蹑手蹑脚的向帷帐走去……一步……两步……就快到了,“当啷一声!”小玉大惊,她几乎叫出了声,为什么偏偏有一只该死的碗出现在脚边被她踢到……帷帐后面那摇曳的蜡烛忽然被人吹灭了!!黑暗瞬间吞噬了小玉,她用双手死命的捂住嘴不让自己叫出来,但刚刚这一系列的惊吓已经让她浑身湿透。。她努力的瞪圆了眼睛来分辨出黑暗中的事物。忽然,小玉感到脖子上多了两只手,并猛地锁住了她,她惊骇的四处乱抓:“救命啊!救………嗯嗯……!”小玉的嘴被严严实实的捂住了。这时蜡烛再一次被点亮了,摇曳的烛光中,小玉看到了一个半身赤裸的女人,正是二少奶奶红羽。她停止了呼救,转头看向身后的人,居然是大管家老丁。老丁松开了小玉,一把将她推到地上……小玉呆呆地趴在那里,由于过度惊吓的她脸上淌满了泪和汗,她脑子一片空白。

  “呵呵呵……”红羽呵呵的笑了,她妩媚起身的走到小玉面前:“我的傻妹妹~不要害怕,我们女人就是苦啊,我整天面对着那个无能又肮脏丑陋的老东西,我也空虚呀,都是女人嘛,你会明白姐姐的对不对我的好妹妹?”红羽阴阳怪气的对着呆呆地小玉说道。 “干脆让我宰了她算了,留着她我们早晚会出事!”老丁在一旁早已掏出了一把匕首。“别着急啊老丁,姓阴的老东西喜欢这个小妖精的脸蛋,你杀了她还不如驯服她呢,以后我们用的上!”红羽阴险的对着老丁使了个眼色。老丁立刻心领神会,他淫荡的笑着,将小玉的嘴塞住拖到了里面………红羽慢慢的穿着衣服自言自语道:“女人啊,一旦贞操没有了,哼哼,任你多么刚烈,还不是任人摆布么…

  那一夜之后小玉一直精神恍惚,她无法忘却老丁对她做的那令人作呕的肮脏的事情。阴老爷还是对小玉念念不忘,他仍旧对小玉毛手毛脚,但这次小玉没有反抗……阴老爷满足的穿上衣服时,对着木讷的小玉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阴法任的三太太,”阴老爷脏兮兮的笑起来,露出了那结满黄渍的牙齿:“只要你肚子争气,给我产下一儿半女,我就要杀那头猪和那只不会下蛋的鸡,然后就只对你一个人好,哎嘿嘿嘿嘿~~”阴老爷笑得脸皮挤到了一起。但阴老爷没有注意,窗外趴着老丁

  “ 呕呕呕……”这是红羽第六次干呕了,她也不知自己怎么了,难道说……自己………怀孕了??当红羽从医馆里走出来时,她又惊又喜,自己真的有喜了。这么说,不是自己的肚子不争气,而是阴老爷没有生育能力!等等………如果阴老爷没有……生育能力!!!那么,秀兰的孩子………红羽想到这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随后她阴毒的笑了,她摸了摸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说道:“天助我啊,哈哈哈哈…我不再用费劲心思的跟那老不死的磨时间了…还要杀我?老不死的…

  红羽在心中酝酿着自己的计划,她知道小玉已经对她构不成任何威胁,她最大的劲敌是秀兰,只要揭穿了秀兰,借阴老爷之手除去秀兰和她的孩子,阴家就等于归她和老丁了,至于这个老不死,呵呵………

  两个月过去了,红羽看着自己渐渐隆起的小腹,知道事情该有个了结了,不然等到阴老爷看出来时,她所有的主动权都没了,她幻想的荣华富贵也会破灭,毕竟老东西还是有点家底的。

  阴老爷坐在树荫下的摇椅上打着盹,嗖的一张纸条飞到他的怀里,阴老爷环顾四周,没有人。他打开了纸条,当他看完纸条上面的内容时,那张松垮丑陋的老脸痛苦的扭曲到一起,他怒不可遏的的掀翻了石桌上的果品和茶具………阴老爷咆哮着走进秀兰的屋里,他不由分说得抢过秀兰怀里的孩子,把孩子他提到大厅,任由孩子哇哇的大哭。他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和孩子的手指………而这两滴血,却没有融合在一起…

  “呵呵呵呵…”阴老爷心灰意冷的笑着,这狗杂种果然不是我的,他渐渐的把头转向秀兰,那如黄豆大小的眼睛充满了血红血红的杀气,他摁住肥胖的秀兰连捅数刀,秀兰哀嚎着,失去了气息。阴老爷笑着舔了舔刀上的血,他叫来了厨子老李,一把将孩子扔给老李,恶狠狠的说:“把这个狗杂种给我剥了,今晚我要在餐桌上看到这道菜!!如果没有,你的下场就是她!阴老爷指了指倒在血泊里的秀兰。老李惶恐的答应着,他低下头,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

  晚饭时间到了,那餐桌上果然摆放了一盆诱人的肉汤,汤面上漂着孩子的小手和头盖骨。阴老爷贪婪的咀嚼着,孩子的骨头在他嘴里咯咯蹦蹦的响着……“怎么没见二太太?”阴老爷边吃边盘问着老李。“二太太她不舒服,躺下了”老李低着头回答道。阴老爷拿来一个瓷碗,他盛了一碗肉汤,自言自语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得让她尝尝”。

  阴老爷端着瓷碗走到红羽的屋里,屋里没有点灯,他放下瓷碗点着了油灯,然后端起肉汤像红羽的床边走去!

  “啊!!!!!” 阴老爷手里的碗摔在了地上,床上的红羽已经被人开膛破肚,肠子和内脏都被拽了出来,子宫也被划开,油腻腻,黏糊糊的血液和粘液流满了床单。旁边还有一个被斩断了脖子的男人,那滚到地上的脑袋分明是大管家老丁。阴老爷哆嗦着转身想向外跑去,却对上了一双血红的眼睛。没错~~是厨子老李,老李发疯一样的笑着,那笑声无比的变态:“你不是要吃我的孩子么,怎么样,红羽和老丁的孩子比我的更好吃吧,哈哈哈哈,本来想多留你活几天的,但是你不死,我的亲骨肉就得死,哈哈哈……老李举起手中那早已满是鲜血的菜刀劈向阴老爷………当无辜的小玉也倒在血泊中时,她看着身边的这些恶魔,看着这个罪恶的老宅,愤恨的闭上眼睛,这是小玉噩梦开始的地方,也是小玉生命终止的尽头……

  夜幕中,老李背着一个婴孩,收拾了阴家的细软离开了。一把熊熊的大火将这个气势的老宅化为了乌有。阴宅……真的变成了“阴”宅。

  作者寄语:人生最宝贵的莫过于善,人心向善,世间更美好。

上一篇:鬼尸村【3】
  
下一篇:鬼尸婆婆【七】我儿名叫许天保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