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龌龊的老头

时间:2020-09-07 22:51 | 栏目:短篇鬼故事 | 点击:

   邹建林今年60岁,是一家大公司的电力科长,退休之后他还一直在单位里做电力方面的工作。在别人眼里,他一直是个老实巴交,不善言谈的老头子。但没人知道,他有严重的同性恋倾向。在他的办公电脑里,隐藏着大量不堪入目的淫秽照片,视频。里面的令人作呕的画面和情节一点点侵蚀着他本就畸变的内心,时间一久,他的心里开始酝酿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电力科的老电工即将退休,邹建林盘算着物色一个新电工来接替他的工作。他QQ上有一个电工群,于是他就随手在电工群发布了一条招聘信息:本公司电力科紧急招聘电工,有意者请面谈。没想到刚刚发布,就有人拨打了他的电话,电话是一个年轻人打来的,他表示对这份工作很感兴趣,想过来看看。邹建林非常高兴,于是他和年轻人约定第二天在公司见面。

  第二天是周末,天气很冷,公司除了保卫科和电力科,基本全都放假了。年轻人如约赶到公司找到了邹建林,他不过20多岁,个子不高,长着一张娃娃脸,但非常白净秀气。看到年轻人的第一眼,邹建林忽然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因为这小伙子正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

  “邹科长,你好,我叫王伟,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念的是电力专业,我想应聘贵公司的电工.....小伙子有些羞涩地说道:“这是我第一次应聘。

  “不错,不错。邹建林垂涎欲滴地看了看这个叫王伟的小伙子,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热情地招呼道:“咱们进屋来聊吧。

  “好的。”

  邹建林把王伟领进了位于公司最里面的配电室,那是他平时办公和休息的地方,在电房四周四处看了看,谈了一些关于工作上的问题之后,很快就到了晌午。邹建林笑着对王伟说:“今天中午别走了,就在我这吃,我去饭店叫几个菜,咱们喝两盅。说着他从柜子底下摸出了一瓶白酒,放在了办公桌上。

  “邹科长,这不太好吧。王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初次见面,怎么好意思劳您破费呢?”

  “哎,这么说可就太见外了!邹建林拍了拍王伟的肩膀:“以后啊,咱们就在一个屋檐下共事了,客气什么呢?留下来吧。

  王伟虽然很不情愿,但见邹建林执意留自己喝酒,也就勉强同意了。两个人就在电房的办公室支起桌子,邹建林看了看表,说道:“菜可能还要等一会儿,咱们先喝上两杯吧。他拧开瓶盖,给王伟倒了满满一杯酒

  “邹科长,我不会喝酒啊,王伟有些为难地看着邹建林:“您就饶了我吧,我平时连啤酒都不喝的。”

  “哎,我说,小伙子不喝酒怎么行呢?邹建林给自己满上一杯,一饮而尽,随后笑嘻嘻地对王伟说道:“这酒好喝得很呢,快点来一杯吧。”说着把另一杯酒递到了王伟手上。

  “这.....王伟顿时面露难色,他根本就不会喝酒。但一想到邹建林即将成为自己的领导,认识第一天怎么也要给领导点面子,况且自己目前急需一份稳定的工作养家糊口,如果不买这位邹科长帐的话,以后可就不好混了。算了,喝就喝!”王伟咬了咬牙,将那杯白酒一饮而尽。

  “嗯,这才对嘛。邹建林又给王伟满上了一杯,王伟再次拿起杯子一饮而尽,喝到第四杯的时候,王伟感觉脑袋晕晕乎乎的,眼睛也越来越模糊,他像烂泥一般瘫倒在地上,昏睡了过去.....

  见王伟醉倒,邹建林嘴角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在酒精的刺激下,他越来越抑制不住他蠢蠢欲动的心灵,他骑到了王伟身上,慢慢解开了他的裤子.....

  不知昏睡了多久,王伟渐渐醒了过来,他觉得有一双粗糙的手正在自己的身上四处游走,摸得他很不舒服。王伟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的裤子已经被脱掉了,而邹建林正骑在自己的身上,用手在自己的身上乱摸!”

  王伟吓坏了,他没想到邹建林一个老男人竟然对自己做了这种下流的事情。他惊慌失措地推开邹建林,尖叫着冲出了电房。见王伟醒了酒,邹建林也很害怕,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影响一定是非常恶劣的,不行,得阻止他!于是邹建林追了上去。

  然而,老年人始终赶不上年轻人,王伟很快就冲出了公司大楼,保安拦都没有拦住,他像只受惊的兔子一般,飞快地跑到马路上,但可能因为过度惊慌,王伟没有发现一辆满载货物的皮卡正朝着自己飞奔而来。只听“嘭”的一声巨响,王伟被撞出了好远,他重重地摔在地上,脑浆迸裂,鲜血飞溅.....

  追到大街上的邹建林看到这一幕也吓坏了,但他随即镇定了下来,反正王伟不是自己杀的,而且他死了,自己对他做的那些肮脏龌龊的事也就不会有人知道了。他狞笑着拿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假装惊慌地说:“110吗?有人被车撞死了,地址是.....”。

  事后,在警局做笔录的时候,邹建林谎称因为自己没有录用王伟,他就情绪激动,失控。自己跑到路上撞了车,跟自己毫无关系。虽然警察觉得邹建林的辩解不合常理,漏洞百出,但邹建林有保卫科帮忙作证,警察也找不到什么破绽,于是就把这件事定性为意外事故,草草地结了案.....

  见自己的丑事和罪行没有暴露,邹建林总算松了一口气,他像个没事人一样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若无其事的进行着每天的工作,在他眼里,这件事情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个礼拜,这天晚上下着大雨,邹建林一个人在电房值班,因为怕电力系统因为雷雨受到损坏,他就打着手电筒来到配电室外面,检查电箱和其它设备的运转情况。

  走了没多久,突然,邹建林听到身后传来了窸窣的脚步声,他大喊一声:”是谁!随即将手电筒照了过去,却发现身后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奇怪,难道是自己听错了,唉,年纪大了.....邹建林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当他接近靠窗位置的时候,天空迅速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滚滚的雷声震耳欲聋地响了起来,窗户玻璃突然破碎,邹建林惊恐万分,他立刻用手电筒照向窗外,在闪电和电筒的照射下,邹建林分明的看见,窗外,竟然站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

  邹建林吓得腿脚发软,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惊慌失措地大叫起来。可是外面雨太大了,保卫科的人根本就听不到。窗外的人猛地推开破碎的窗户,摇摇晃晃地爬了进来。慢慢地爬向了邹建林。当邹建林看到他的脸时,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起来——这人,竟然是不久前来单位应聘却被车撞死的王伟!”

  “啊!你,你......邹建林吓得心脏都快跳了出来:“你还活着?!

  “呵呵,活着?王伟咧着被撞得稀烂的嘴呵呵地笑着:“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许真的还活着呢?”

  “不,那都是意外,意外,邹建林哆哆嗦嗦地说:“那天我是不小心喝了酒才做出那种事的,我也没想到你会.....

  “好了,不要解释了!王伟愤怒地瞪起了眼睛,他狠狠地说道:“你这个无耻的家伙,坏了我的清白,还害我丢了性命,现在有什么理由好解释的呢?像你这种败类,还留在人世间干什么呢,干脆到下面陪我去吧!说完,王伟伸出血淋淋的手,恶狠狠地扑向了邹建林.....

  “啊!.....又一道闪电快速地划过窗棂,滚滚的雷声随之响起,很快就将这败类的惨叫声淹没了.....

上一篇:龙降荒村
  
下一篇:最后的合唱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