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十禁忌之甲村

时间:2020-09-16 12:00 | 栏目:短篇鬼故事 | 点击:

  余教授带着四个学生到甲村去考察民俗风情,主要是研究甲村的丧葬方式。甲村的丧葬方式很是独特,人死后无需火化和棺材直接尸体埋入土里,然后在上面种上一棵树,树上只刻着死者名字和生辰八字。如今的甲村已无人居住,村民们都搬离了,原因无人知,村民也不说。因无人居住,甲村被浓浓的阴气笼罩。

  余教授开着车,带着三个男学生和一个女学生去了甲村。余教授是很不赞成那个叫王雪的女同学一起去的,可拗不过她的纠缠,只好一行五个人由余教授开车往甲村驶去。

  甲村荒芜人烟,只剩破房破瓦,院子里摆着些村民不要的瓶瓶罐罐和破木板车。余教授他们下了车,此时已接近中午,火辣的太阳当头照,叫韩鹏的男生提议找个好点的屋子打扫打扫,有个落脚点休息再开始他们的研究也不迟。大家都同意了,找了个有桌有椅相对能呆人的屋子放下东西,利用院里未干涸的井水打扫干净桌椅上的灰尘,一行人坐下休息,讨论起这次的行程。王雪建议先去看那些丧葬树,看看葬人的地方有什么不同。余教授同意,简单吃了午餐,五个人往葬人的地方走去。余教授手里有一幅关于甲村的地图,是甲村的一个村民所画,余教授希望村民给他们做甲村向导,可那村民说什么也不愿意,给再多钱也不干。余教授问他原因,他不肯说。余教授无奈,这才带着学生一起去考察研究。

  五人跟着地图的指引来到葬人的地方,发现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树的品种大概有三种,树的年龄不一致,大概跟死者的死亡时间有关。早年死的人树比较高大,而没死多久的人树比较小。

  一走近树林里,五人感到身上一阵发寒,在这大夏天里身上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王雪打了个喷嚏,忍不住抱着胳膊搓了搓手臂。韩鹏见状,看了看自己身上,只穿了件短袖T恤,他是不能脱衣服给王雪披上了。这林子真怪,头上顶着大太阳,身上竟会觉着寒冷,是因为这里是埋葬死人的地方聚阴吧。

  余教授和一个男生一组,另外两男一女一组,分开找寻甲村丧葬之谜。不知是这里的土壤异于别处,还是将死人埋于树下能让死者的灵魂得到更好的升华,这些都是余教授他们想要知道的。余教授和学生们一棵棵的检查树,树上除了刻着名字和生辰八字外,暂时没别的发现。

  “赶快过来看,这里刻的内容很奇怪!”王雪喊道,其余两个男生赶快跑了过来。王雪发现的那棵树大概两米高,看来树下埋的人死了没几年。王雪慢慢读着那些字,那些字刻得歪歪扭扭,需要仔细看才能辨认,刻的地方也在树下方,王雪蹲下身子辨认。王雪一个字一个字读着树上刻的字:“你死了好好在这呆着,不要怨恨村人,我会陪你去,我们死后一定能在一起!钱凤。”读完后王雪站了起来,三个人很惊讶,难道村里发生过什么冤情。再看树身,没有刻死者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另外一边,余教授一棵一棵检查树,他感觉这些树很奇怪,似乎有灵魂在里面,每当他的手触摸到树,手上都会传来一种颤栗感,这些树好像不喜欢人的触摸。余教授的心里暗暗有了一个想法,难道甲村将死后之人所埋土上种上树是为了树吸收死人的魂灵,让魂灵附在树身上不入阴间,不入六道轮回?世上只有恶人和冤死之人不愿进入轮回,恶人怕堕地狱,冤死之人想要报仇。一个更可怕的念头在余教授脑海中出现,那就是甲村这种丧葬方式并不是每一个甲村人死后都用这种方式安葬,也就是说这林中埋的都是恶人和冤死之人,并且,他们的灵魂还附在树上并未消失。想到这儿,余教授赶快叫上另一个男生,他要去找别的三个学生,他要带他们赶快离开这里,还好下午是有太阳的天气能够抵挡一些林中阴气,否则,他们极易被附身而出什么危险。难怪那些村民们都要搬走,如今村里人外出的多,留村的人越来越少,都是老人孩子,抵挡不了林中阴气,自然会闹鬼。

  另一边,王雪三人在每棵树上找着一个叫钱凤的人的名字,他们想要知道那个叫钱凤的女子是否殉情,可找了好久都没发现有刻着钱凤名字的树。余教授喊着三人的名字,韩鹏和另一个男生听到后跟余教授碰了面,这时两人才发现,刚刚离他们并不远的王雪不见了。四人焦急的喊着王雪的名字,余教授更是将他发现的甲村树葬的秘密告诉了三个男生,四人更加着急,王雪是女生,如果抵挡不了林中阴气容易着道。余教授既着急又后悔,汗水直流,王雪那孩子可千万不要出事啊。他喊住三个到处奔跑的男生,要求大家一起行动,落单如果再不见一个人可怎么得了。四人喊着王雪的名字,到处找寻,突然发现前面一棵树诡异的摆动着,韩鹏冲上前去,发现这棵树正在吞噬着王雪的身体,它利用埋在土里的根茎捆绑着王雪将她往土里拖,要将王雪埋于它的树底下。王雪昏迷不醒,表情带着痛苦,一动不动任凭树茎绑着她。余教授他们一看,都吓住了,李赫最先反应过来,他从背后取下铁铲,猛烈抨击那棵树,树茎更是加快了速度将王雪往土里拖。韩鹏抓住王雪的胳膊,余教授和柳志成从包里掏出刀割着树茎。

  这时,周围的树开始摇晃起树干,似乎很兴奋的样子,余教授抬头看天,才发现太阳已经不在头顶,一看表,才知已经下午五点,他让大家赶快救出王雪,一定要在天黑前离开甲村。

  韩鹏在抓住王雪往外拽时,看到了树下那一排字,正是那个叫钱凤的女子所刻,这棵树下埋葬着钱凤所说的冤死之人。韩鹏感到恐惧,一只手抱着王雪,另一只手也掏出兜里的刀割断树茎,虽然害怕,他一定要将王雪救下。

  四人的努力没有白费,斩割断树根茎,硬是将王雪抢了过来,韩鹏背着王雪,四人没命似的奔跑在林中,周围的树猛烈摇晃着树干,似乎集体发怒了,余教授抬头看天,发现天空只剩夕阳的余晖,四人更是加快速度。

  狂奔到甲村,太阳已经不见,黑暗很快就要来临,去屋里带上重要的东西,五人来到车外。余教授叮嘱三个男生,呆会上车后不要往村里看,不要往车后看,三人不知为何,但很听教授的话,按捺住好奇,都没有回头。如果他们当时回了头,一定会永生难忘那恐怖情景,一群死去的人,各式各样恐怖的样子都有,站在村口张牙舞爪怒看着他们。

  在车上,王雪醒了过来,她说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看不见脸的男人非拽着她让她留下来陪他,她死活不干,拼命的跑着,这就是韩鹏看到她的脸上露出痛苦挣扎表情的原因,是她的意志在反抗男人的纠缠。

  回去后,余教授从那个画地图的村民口中得知那个叫钱凤的女人前年就结婚了,根本没有殉情。这也许就是林中那魂怨气重想要王雪留下陪她的原因,至于那个男人是谁怎么死的,村民不肯说。余教授也不愿多管闲事,那四个孩子平安无事比什么事都重要。他开始思考下一次做民俗研究要不要带这几个孩子一起。

上一篇:一只鬼的快乐生活
  
下一篇:恐怖的杀人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