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游泳队之恶鬼缠身

时间:2020-09-05 15:42 | 栏目:灵异鬼故事 | 点击:

  “天才少年佐子健!还有二百米就可以蝉联五连冠了,他可以突破这个前无古人的记录吗?”解说员疯狂的喊着,全场的人都沸腾了。

  佐子健:这次的冠军是我的。。。

  他心里正想着,腿突然被什么抓住了,一下子停在了远地,腾的一下子钻入了水底。被拉到水池底的佐子健发现对面飘着两个人,都已经高度腐烂,他们凝视着自己,猛的抓住了他,这时佐子健开始出现缺氧的表现,想往上游,根本没有机会。

  他使劲憋着最后一口气,但还是没有撑住,在他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一双手抓住了他,把他拉了上去。

  迷迷糊糊地听到两个人在对话,声音一直在耳边围绕,似梦似真。

  “你看看他,即使没拿第一名同样享受着第一的待续,真是气人。”

  “谁让人家关系硬呢,家里指不定给了老板跟教练多少钱呢。”

  佐子健越听越来气,一股火窜到脑瓜顶,一下子坐了起来,把一旁的小曼吓了一跳(小曼是佐子健的忠实粉丝,因为自己的严重抑郁症,被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为了配合她的治疗,认了小曼做妹妹。)

  “奇怪了,我怎么会躺在医疗室?刚刚没有别人在这吗?”佐子健有点莫名其妙地问。

  “因为你溺水了,被救了上来后送到医疗室的,其他人还在比赛,所以只有我在这陪你呀。”小曼说着底下了头,好像在害怕什么。

  墙上的电视突然亮了起来,画面正是比赛现场,解说员扔在激昂地讲解赛况:“因为天才少年佐子健的溺水,冠军由韩国选手朴不够获得,真是非常的遗憾,希望女子组的银苏可以为中国摘得一枚奖牌吧!”

  “小曼,快扶我去现场看看比赛去!”佐子健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说。

  “你都这样了还怎么去?一会儿马教练和欧阳他们会来看你的。”小曼说道。

  不得以,他又躺下,而这期间小曼则站在窗前做着一些奇怪动作。

  门突然开了,一行人走了进来,其中几个人身上都是湿漉漉的。

  “子健,怎么样了?”马教练摸着他的手问道。

  “我没事,就是感觉头有些晕晕的。”佐子健又坐了起来说。

  “你晕是肯定的,大脑缺氧都是这种状况,还好欧阳哥眼疾手快救了你。”金迪有些傲慢地说。

  “行了,子健没事就行,你好好养病,等你早日归队呢。”欧阳少恭微笑着说。

  这时他注意到了金迪脖子上挂着的一个数字八的饰品,格外的扎眼。

  因为下午还有个团体赛,大家也没有过多逗留,很快地就都离开了。

  在休息室,金迪正在冲澡,正在想着下午比赛的战术,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传来。

  “谁在外面?是欧阳哥吗?还是植野?”他问了半天也没有回应。

  围上浴巾,慢慢地推开了门,走廊一片漆黑。摩擦声又一次传来,他顺着声音往前走,一个踉跄载倒在地上。一抬头是一只金属公鸡,像是什么奖杯上卸下来的。

  “疼死我了,到底是谁这么无聊?”他捡起了金属公鸡,有些不满地继续寻找声音。

  终于,他锁定了七零八的这间房。敲了半天门也不见回应,正准备走的他随手试了一下门把手,门就这样地开了。

  “不好意思,我以为门锁了就试着转动了一下门把手。”金迪礼貌性地说了一句。

  迟迟不见回应,他便踏了进去,金属摩擦声又一次传来,在最里面的一个门内,声音格外清晰。

  “谁在里面?别装神弄鬼的好吗?”说着拉开了门,一个小女孩躲在地上用手摩擦着墙面,血顺着手往下流。金迪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小女孩转过了身,冲着金迪尖叫了一声。

  “咣当”一声,金属公鸡掉到了地上。

  佐子健:今天在水池里看到的两个人到底是谁?

  他心里犯起了嘀咕,因为那两个鬼脸已经高度腐烂,根本看不出是谁。越想越头疼,便往脸上泼了泼凉水,让自己清醒一下,一抬头,镜子里面一左一右站着那两名腐烂的男子。

  惊的他猛一回头,是小曼站在他身后,正对着他笑。

  “你吓死我了,不声不响的站在这干嘛呢?”佐子健摸了摸胸口说道。

  “哥哥,我喜欢你,无论你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那么帅,所有人都孤立我,只有你,在我没落的时候出现帮助我。”小曼说着抱住了佐子健哭了起来。

  “小曼,别这样,没有任何人孤立你,是你始终不愿意敞开心扉去接纳别人,你得世界里容不下任何一个人,才导致你的抑郁症如此严重。”佐子健开始开导她。

  小曼又低下了头,开始默不作声起来。佐子健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好了,好了,别在意我刚才说的话,做你最真实的自己,你才是图曼!”

  说完他走出卫生间,开始换了套衣服,准备去观看一会儿的比赛,毕竟自己丢失了自己的五连冠,多少是会有些失落的。

  刚踏进游泳馆,马教练就走了过来。

  “子健,你看到金迪这小子了吗?一会儿该团体赛了,这小子居然猫起来了。”马教练生气地说。

  “他上午不是跟你们一起走的吗,后来我就一直没有看到过他。”佐子健回忆说。

  “算了,算了,一会儿他再不回来,我就让鲁焱补上他的位置。”马教练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离开始还有半个小时呢,我去找找他去,您别太着急。”佐子健说着拉着小曼一起走了,马教练看着走远,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不一会儿来到了休息室,发现里面有他的衣服,而通向酒店的正门是开着的。

  “他应该是去了酒店吧,一会儿咱俩分开找,你找到了就给我打个电话。”进了酒店走廊后是两条路,于是他俩便分开找了起来。

  幽暗狭长的走廊里寥寥无几的几个人,快走到拐角处时,一个体型和金迪差不多的人匆匆走了过去。

  “金迪,是你吗?等等我!”佐子健大喊了一声。

  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洗衣房,偌大的洗衣房,堆满了衣服,正对面的大滚筒洗衣机正在转动,他慢慢地走了过去,听到了洗衣机里有奇怪的声音,正要弯腰去听一听,便被人拍了一下。

  一转身,是其中一个腐烂的鬼站在那,浑身湿漉漉地,他张大了嘴想要说什么,但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反而从嘴里飘来的是腐臭味。这时洗衣机突然停了,他听到身后洗衣机盖子弹开的声音,但是不敢转身,因为他正面对一只鬼。

  正当他犹豫不决时,身后两只手抓住了他,惊恐地转过了头,另一只腐烂的鬼从洗衣机里爬出来,正抓着他的后背。

  “放开我!放开我!”佐子健大喊着,脚下一滑,载倒在地上。 

上一篇:真的有一种可以融为一体的情
  
下一篇:凶煞之封煞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