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辫帅”张勋与名妓阿毛

时间:2020-03-20 22:03 | 栏目:民间鬼故事 | 点击:

张勋醉倒美人裙下

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仓皇西逃,张勋被派随驾护卫。谁都知道这是一件提心吊胆的差事。张勋在护驾中舍生忘死,深得西太后慈禧的称赞,说他“忠勇可嘉”,返宫后获得“圣宠”。利欲熏心的张勋见机趁热打铁,秘密用重金贿赂西太后的贴身总管太监李莲英,不久便成为朝中一位重要人物。张勋的青云直上,对一向诡计多端的袁世凯构成了极大的威胁。隔山观火的冯国璋早看出了袁世凯的贼心眼儿,觉得有机可乘。一天试探地问:“袁大帅,从你脸上的气色看,好像有心事,不妨对我说说,也许能为你解解愁闷?”袁世凯见冯国璋态度诚恳,于是向他吐了真情。

冯国璋听后哈哈大笑道:“这有何难哉,只看你舍不舍得献美?”

袁世凯双目一愣道:“冯大帅,你的话我听不明白。”

冯国璋又笑道:“你舍得阿毛吗?他张勋是个色鬼。若把阿毛送给他,有了这一着,你随时可以行云降雨嘛?”

阿毛是京城名花,倾国美人,虽刚成年,但已是久见世面的风尘女子。两年前就结识了袁世凯,二人一见倾心,从此,阿毛几乎成了他的专用品。袁世凯权衡利弊,为了自己的宏图大业,只好忍痛割爱,他眯着双眼对冯国璋扬扬手说:“你冯大帅做主就是。”

派谁去与张勋说合呢?冯国璋从袁府归来,正思下一步棋时,突然想到一个人,就是谋士杨世琦,他与张勋曾是莫逆之交,由他出面说合张勋最好。杨世琦遵令,速到张府,见过张勋,满脸堆笑:“张大帅,听您的牛夫人说,想给您找个小妾相伴,我倒发现了一个绝色美人,特来报告。”

“谁?”张勋一脸淫笑。

“阿毛。”世琦有意加重语气。

“她不是袁大帅的情妇吗?”

“这事我对袁大帅说了,他说,若你张大帅需要,他愿意拱手相送。”

“既然如此,我得亲自看看。”

第二天,杨世琦将张勋带到“醉春楼”。

在这之前,杨世琦早已与阿毛通了气,阿毛欣然同意,做了准备,今天在张勋面前更加施展迷人之功,笑吟吟地将他们带到烟室。张勋举目细瞧,只见阿毛身着朱袄长裙,苗条丰满,革履丝靴,鲜桃般的秀脸衬在高领之中,五官端丽,明眸皓齿,娇艳无比。玉手巧托烟盘,艳艳目光在张勋脸上不停滚动,翩然来到床边,把烟盘放在床上,再在锦被上摆弄绣花枕头,喜滋滋地扯着张勋的衣带说:“大帅,请品尝吧?”张勋本是烟鬼,如今见了这个绝色美人自然愿作色鬼了。他迫不及待地把阿毛搂在胸前。当着杨世琦的面亲了她一口:“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多大年纪?”阿毛楚楚动人,娇气滴滴:“奴家叫阿毛,今年十九岁,嘉兴人。”

“你愿意嫁给我作小妾吗?”

“你是大帅,我只是个风尘女子,哪敢?”

“我喜欢你,什么敢不敢?”

“天生了我这个贱人,却没生我这个福气。”

一旁的杨世琦推波助澜说:“今日有缘,从现在起,你就是大帅的人了,这不是福气是什么?”说罢借故告辞而去。张勋没等阿毛关上房门,就掀开了她的衣裤。张勋做梦也未想到,阿毛是袁世凯埋在他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

美人井中,越陷越深

张勋自从有了新艳阿毛,其他女子皆忘在脑后,真是“六宫粉黛无颜色”了,他一心迷恋新美人,对她的话言听计从。1911年,辛亥革命开始,史无前例的革命浪潮在全国各地风起云涌。顽固不化的张勋率领辫子军与革命军新军第九军大战雨花台。张勋凭枪炮优势战败革命军,进南京城后,张勋这个清廷走狗,出奇地为主子效劳,以搜捕革命党人为名,下令对剪辫子、穿西服、悬白旗、挂白布的人一律格杀勿论。一时,全城到处悬挂着血淋淋的人头,古城处于腥风血雨之中,几乎户断炊烟,路断行人。12月2日,革命军攻克南京,张勋被革命军击败,在紫金山、天宝山、狮子山等地负隅顽抗,终溃不成军,夹尾北逃,退守徐州。慌忙之中未顾上情妇阿毛,让她落入了革命军手中。冯国璋闻讯,出面找联军司令徐绍桢协商,提出南北议和。徐同意收回被张勋缴获的战车换人。张勋无奈,被逼以战车调换美人。联军派人将阿毛送到徐州,龟缩在徐州的张勋亲自出面迎接,为阿毛接风洗尘。

尽管张勋吃了败仗,然而清廷对他的南京大屠杀大加奖赏,封他为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南洋大臣。张勋受宠若惊,大肆招兵买马,加紧备战,反对南北议和。阿毛把这一情报又及时遣人送到冯国璋、袁世凯手中。此时袁世凯正密谋东山再起,组织南北议和,妄图从中窃取革命果实。担任南北议和的总代表唐绍仪建议冯国璋搬掉张勋这块绊脚石。此话正合冯国璋的心意,当即密电袁世凯除掉张勋,同时向阿毛面授机宜。

这天,阿毛按冯国璋之意要张勋陪她看戏。结怨太深的张勋做贼心虚,对她说:“你一个人去吧,我怕途中有人使暗箭。”阿毛在他脸上戳了一指说:“亏你是个英雄,我看比狗熊还不如,我一个弱女子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张勋拗她不过,被她挽着手臂上了轿。冯国璋本不想一同杀掉阿毛,可他二人同坐一轿,只好让他俩同赴冥府了。谁知张勋命不该绝,刺客向路边扔去的炸弹只空炸一颗,仅把张勋与阿毛吓了个半死。

事后,阿毛找到冯国璋大闹大吵。冯国璋不好实言,急中生智来了个一箭双雕,一口咬定是袁世凯所为,这样使阿毛既恨袁世凯,又反张勋。阿毛不仅不恨冯国璋,反而对他更加忠心耿耿了。

翌年1月1日,孙中山就任南京临时政府大总统,虎视眈眈的袁世凯慌了手脚,掉过头来又通过阿毛拉拢张勋。他晓得张勋是个张飞式的鲁莽人物,是个难得的拼命人才。张勋与袁世凯有杀身之仇当然不会轻易就范,可阿毛则用柔情相逼。任凭张勋温度升到一百度,也经不起阿毛的青情春雨:“好歹你们曾是结盟兄弟,君子成人之美,不应计较前嫌,识时务者为俊杰嘛?”袁世凯又特派张的心腹徐世昌为其旁敲边鼓:“绍轩,你忠于清室,鄙人钦佩,我与袁大帅同具此心。惟目前党人势盛,人心被蛊惑,其势不可力敌,袁大帅通达权变,与党人言和。假以时日,必败党人。若一朝之念而乱大谋,无以对袁大帅,即无以对清室。吾弟任重道远,愿三思而行。”张勋当即表示:“老师之言,弟子一定遵办,扶持袁大帅。”第三天,即从北京向袁世凯发出一个“拥护袁世凯的中华民国”电文。袁世凯欣喜若狂,情不自禁地说:“阿毛,你为我立下了汗马功劳,我将永记你的真情。”阿毛火速将张勋的举动报告了冯国璋,使其加深对张勋的愤恨。

2月,袁世凯如愿以偿,当上了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冯国璋慌了手脚,密令阿毛抓紧行动,把张勋的言行及时送到袁世凯耳中。张勋为不改对清廷的初衷,尽管换了服装也不肯剪掉辫子。袁世凯对张勋极为不满,三令五申,要他调换脑筋。可他依然我行我素,顶着辫子满街行,还把清廷会客的跪拜大礼保留下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袁世凯对他无奈,只好将他带领的江防营改编为武卫前军,移往山东兖州。这一阴谋,张勋并不知情,只知阿毛的“香风吹得爽人心,陷阱当中称仙境”。

自作孽,不可活

1913年7月,一连数月无雨,烈日如炙,素有“火城”之称的南京热浪滚滚。袁世凯电令张勋和冯国璋率兵进攻南京守军第八军。张勋心中不悦,急奔北京,要求袁把主攻任务交给他。这一消息早已由阿毛传给冯国璋。冯国璋趁张勋不备,捷足先登。张勋闻讯气得像个死虾蟆,暗中骂道:“冯国璋,老子是怕你的吗?”便学着乌龟和兔子赛跑的原理,笨鸟先飞,马不停蹄,按袁世凯的电文,先到兖州听令。张勋一下车,直入官邸,只见冯国璋早已坐等。一营官不识冯国璋,冒冒失失地跑进来说:“报告张大帅,咱们的队伍已经运完了,他冯大帅的还未出发,秩序乱七八糟,真是个笑话。”张勋心中十分得意,可当着冯国璋的面假装发怒道:“胡说些什么,人家冯大帅早来了。”坐在一旁的冯国璋窘得面红耳赤,在心中骂道:“老辫子,小心老子揍死你。”于是将计就计,干脆怂恿张勋主攻南京。

8月14日,张勋开始攻城,南京是古皇城之都,真可谓铜墙铁壁,辫子军又是炮轰,又是枪战,战得辫子翘在空中也无济于事。张勋来了性子,马上组织敢死队强攻,结果是惨败而归。冯国璋观看阵势,先是暗自得意,躲在帐篷内吸烟喝茶,按兵不动。但又想到如果城不攻破,何以获利?不由焦急,坐立不安。谋士张忠诚见状挑帘进帐,对冯国璋说:“末将倒有一小计,可让大帅坐收渔利,不知可否?”冯国璋给他泡了一杯茶,凝视着他的脸说:“请速讲来。”张忠诚呷了一口茶道:“大帅你还记得吗?上次雨花台之战,张勋在城内奸淫掳抢,杀人放火,把整个南京城变成了人间地狱,使一些外国人纷纷提出抗议。幸好是革命党人冤顶其祸,要不那些洋人岂会善罢甘休?如果这次张勋取下南京,势必会以搜查革命党人为名,故技重演,这样必然导致洋人反抗。最怕洋人的袁世凯准会来个顺水推舟,把南京奉送于大帅。”冯国璋听后茅塞顿开,喜形于色,但又马上紧锁双眉:“这法子好倒是好,就怕他张勋不钻笼子。”张忠诚笑道:“现在张勋窝了一肚子火,正无计可施,你可借阿毛再征服他一次嘛?”他观了一下冯国璋的脸色,进一步又说:“张勋是个粗人,怎是大人的对手。只要经阿毛一挑,说一不二。”

冯国璋点点头,当晚找阿毛密谈,如此这般交待一番。阿毛轻挑娥眉:“此计倒好,可是这是个损德之举,有罪于老天爷。”

“张勋倒行逆施,为非作歹,乱我社稷,此人不除,不是更损德污辱老天吗?”阿毛说:“现在当官的大多是贪官污吏,都该受到老天爷的惩处。”冯国璋说:“我也在内吗?”

“好,我听您的。”阿毛受命,重新打扮一番,显得更加妩媚多姿,前往张府而去。

张勋听了阿毛的一番甜言蜜语如获至宝,立即派十多个心腹剪掉辫子,装扮成老百姓混进城内,以应募参军为名打入敌人内部,来个内应外合。同时对所属辫子军下了一道死令:“只要冲进城去,允许掳抢三天,所获之物,全部归己,三天之后,再来报到。”金钱和美女的强大诱惑力给辫子军增添了无比的勇猛。曾在雨花台尝过甜头的辫子军,一个个如洪水猛兽,横冲直撞,奋不顾身,所向无敌,虽也死伤不少,但冲进城内的还是多数,他们见人就杀,见妇女就奸,见钱就抢,连三岁小孩,七十岁老妪也未能幸免。一时全城哭声震天,狼藉不堪,惨不忍睹。

张勋坐了南京,想起当年朱元璋,心里好不痛快:“我是不是洪武第二吆?”

没想到就在他得意忘形之时,大祸相继而至。有人议论说,张勋得罪了洋人,日本人正向袁大帅告状。这话传入张勋耳内,他心中又烦又急,想找阿毛再解燃眉之苦。没料他的宠妾阿毛,看到南京的惨景,精神恍惚,六神不定,吃饭无味,便找些柑子暖胃。正在吃柑子时,被张勋撞见,因知道她不能吃柑子,便斥道:“你怎么不记教训又吃柑子呢?”阿毛嗔道:“我胃口不开,吃点柑子与你何妨?”张勋不知从哪来的火气,朝她左脸就是一掌,打在阿毛的粉白脸上,印下了五个指痕。阿毛心想:自从与你交往以来,没听过半句重话,今天你得了天下,就忘了我的大恩?竟拿我出气?好一个老贼,老娘跟你拼了?一头向他撞去。张勋火上加油,给她右脸又是一耳光,打得她眼冒金光。阿毛岂肯讨饶:“今天就拼个你死我活?”又是一头撞过去。张勋朝她美丽的双乳间狠狠一拳,阿毛当即倒在地上,七孔流血。这下子急坏了张勋,将她扶起:“我的心肝,是我不好害了你?”阿毛好久才醒过来,断断续续说:“不,是我害了你。是你害了国家,害了老百姓,你是狗官,我是狗女,我俩都不得好死。”说完就断气了。

阿毛刚出葬,洋人直逼袁世凯,要他处置张勋。冯国璋见缝插针,扩大事态。袁世凯急令革除张勋之职,由冯国璋任江苏都督,接管南京。次年3月,张勋闹了七天暴病后长喊而亡。因此人们说:“张勋阿毛,罪孽难逃。”

    

上一篇:“比干剖心”的民间传说
  
下一篇:“穿小鞋”的传说故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