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打白条”的起源

时间:2020-03-19 15:08 | 栏目:民间鬼故事 | 点击:

“打白条”缘由何来?还得从诸葛亮白条退兵说起。

当年,司马懿带领百万大军气势汹汹地前来攻打襄阳、樊城,诸葛亮手下只有大将张飞和几千名老弱残兵。别说迎头拒敌,这丁点儿士兵,就是守两座城的城门还嫌少哩?

看到司马懿的人马像潮水一般朝樊城涌来,张飞见诸葛亮没有调兵遣将,急得像百爪抓心,便闯进辕门找诸葛亮商量对策。

张飞急匆匆地来到诸葛亮面前,只见他仍从容不迫地在书案上挥笔写字,就咋唬开了:“大军压境,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了,军师不作布置,还有闲工夫描呀画的,是何道理?”

“俗话说,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张将军不必焦急。”

“你拣根灯草,说得轻巧。莫听人们常说铁打的襄阳,纸糊的樊城,这两座城隔水相望,唇齿相依,照眼下这架式,司马老儿只要拿下樊城,他带的人马吐口唾沫也要把襄阳城给泡涨啊?”张飞越说越急,看到诸葛亮不动声色,将脚一跺,又嚷开了:“军师在这里束手待擒吧?我老张前去拼个鱼死网破,就是守不住城,死在刀枪下,也比伸着脖子让别人砍强?”

诸葛亮听到这里,呵呵一笑,说:“强敌压境,硬拼可不行?要想巧办法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才是上策。”

“我可比不上军师,久居襄阳,吃的藕多心眼多。到了这生死关头,你快拿主意吧。”

诸葛亮眉头一皱,抓起书案上的一张纸条儿,装进锦囊内,递到张飞手中,说:“只要张将军从现在起不离辕门半步,等到司马懿的大军攻到城下,打开锦囊,这里面自有退兵之计。”

张飞随诸葛亮南征北战,早知锦囊妙计可以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心里悬着的石头落了地,拍着胸脯说:“只要有了军师的锦囊妙计,这守樊城的事我就包了,你快些过江去料理襄阳城的事吧。”

“我这锦囊妙计,不到兵临城下可别拆看啊?”诸葛亮对张飞再三叮嘱后,便渡江去了襄阳。

诸葛亮前脚走,司马懿后脚就攻到樊城城下。张飞依照诸葛亮的吩咐,稳坐在辕门内,接到战报,不慌不忙地将锦囊打开,去看军师亲授的计策。他抓出纸条儿,正面看看,背面瞧瞧,原来是张连个墨点子也没留下的白条儿,气得他七窍生烟,连声怨道:“军师将军机大事耍起儿戏来,这不是有意捉弄我老张嘛?”事到临头,连打个商量也没余地。他心一横,自己年轻时,家里请不起屠户,我老张无师自通,也没吃过带毛的猪。眼下我就不信,离了你诸葛亮我就想不出个守樊城的高招儿。他思前想后,这跟当年守汉中的情景差不多,不妨依着军师的葫芦画个瓢,也摆个空城计。

司马懿攻到城下,看到城垛上有几十名士兵在那里洒水扫地,不禁嘿嘿冷笑:“诸葛亮呀诸葛亮,世人都说你聪明绝顶,我看你是越老越愚蠢透顶。往日我上过你摆空城计的当,今日换汤不换药,看我不把你生擒活捉才怪?”他急忙下令攻城。

张飞将士兵派走后,想到这空城计摆得没有诸葛亮的周全。虽说闭上城门与军师当年开着城门有区别,人家军师当年在城头焚香弹琴,儒雅风流,自己又不会那玩艺,若不抛头露面,会有人笑我张三爷只是老鼠胆子。他又一想,自己离开辕门,谁人发令调度?真是双手提篮——左也难?篮?右也难?篮?,又眼盯着书案发愣。他看到文房四宝,突然有了主意,抓过斗笔,呼啦啦写下“张三爷在此镇守”的大条幅,派人挂在城墙上。

司马懿看到这条幅,仰天大笑:“原来我还当是诸葛亮在此坐镇哩,对手却是张飞。一个屠户胚子也想与老夫斗心眼,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于是,放开胆子,仗剑督阵,加紧攻城。

再说张飞派人挂出条幅后,感到以上都是学诸葛亮的套子,没有自己的新招。他心想,吃别人嚼过的馍没味道。自己当年在当阳略施小计,吓退了曹操百万兵。眼下不妨派用上,便吩咐手下的士兵每人骑着马,拖着树枝,在城内来回奔跑。

司马懿指挥进攻正得意时,猛听到城内战马嘶鸣,惊天动地;抬头一望,尘土飞扬,遮天蔽日,心中大惊。原来哨探报告说这里孤将弱兵,守备空虚,怎么突然冒出了千军万马?他暗中盘算,莫不是张飞又像在当阳栎树林里搞的疑兵计吧?这种雕虫小技何足挂齿?转念猛地想到,诸葛亮素来用兵谨慎,坐镇此地,始终不露面,说不定又在耍新花招。即使莽张飞将同样的计策用两次,那樊城内的青石板上是不会长栎树林的?司马懿越看,心中越狐疑,急忙下令停止进攻。他要弄个水落石出,绕过樊城,来探襄阳的虚实。举目一望,襄阳城上无甲兵,城内鸡不鸣、狗不叫。心中明白是两座城的守兵合在一起了,他火速下令后队变前队,佯攻樊城,迅疾绕道去占襄阳。

司马懿策马没走多远,只见天边远处烟火腾飞,金鼓阵阵,声声穿耳,高叫一声:“大事不好?张飞在樊城牵制我们,诸葛亮乘机抄了后路,想两路夹攻置我于死地?”慌忙下令火速退兵。

刘备听说诸葛亮和张飞率几千老弱残兵智退了司马懿的百万大军,亲自到襄阳、樊城犒赏守军。接驾后,张飞当面把诸葛亮临阵塞张白条充锦囊妙计,差点儿误了军机大事一一禀告,要求给予惩治。

“有这等事?”刘备问。

张飞甩过锦囊,抓出白条,嚷道:“证据确凿,何必磨牙?”

刘备问道:“这白条究竟是怎么回事?”

诸葛亮轻摇羽扇,微微一笑,说:“两军对阵,千变万化,随机应变,决断全在于主将。那日,张将军向我问计,因要分兵守城,我怕出点子捆住了张将军的手脚,就留下白条让他自谋决断。张将军一向粗中有细,是会急中生智拖住司马懿的。这样为我赢得了时间,派兵绕到司马懿的后路,放火烧山作疑兵计。这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就把一生多疑的司马懿整得像罩着眼睛的驴,离开磨道,不知东南西北。”

不等诸葛亮把话说完,张飞又嚷起来了:“大哥,别听他巧嘴狡辩,即使能说出千条理,那白条能算啥呢?”

刘备见庆功的时候,这家伙却反贴门神不对脸,忙打圆场,说:“三弟,这事要看人口罗?我们兄弟跟军师情同手足,往日说话办事丁是丁,卯是卯,白条也照样算数?”

“那白条上连个墨点子也没有,谁知道作啥用?”张飞仍嘟囔不停。

“好?今后军师给三弟过来往,在白条上写清楚就行了。”刘备边说边向诸葛亮使眼色。

诸葛亮接过话头,忙说:“按主公的意思,我今后与张将军过来往,在条子上写清楚就是了。”

“还得签字画押。不然,到时候又说不清楚。”张飞火气未消地补充道。

刘备听到这里,满斟两盏酒,递给诸葛亮和张飞说:“畅怀喝庆功酒吧,打白条的事看啥情景再说。”

二人碍着刘备的面子,不好意思为白条的事打嘴巴官司了。

后来,军民人等过来往,没有见证人,打白条一律不作数;那立约、租借更得在凭证上签字画押;就是不识字的人,除找中人作保,自己也得在凭证上按个手指印。若是要好人之间,虽说白条也作数,一旦翻脸就说不清楚了。人们常说的“亲兄弟明算账”,就是怕开具白条扯不清谁是谁非哩?

    

上一篇:“穿小鞋”的传说故事
  
下一篇:“狗宝”传奇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