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埃及制尸之美脸

时间:2020-03-19 15:36 | 栏目:短篇鬼故事 | 点击:

  月亮已经渐渐的升起了,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点缀着闪闪繁星,让人不由深深地沉醉,漆黑的街道在路灯的照耀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正靠着路灯的杆子补着自己脸上的妆,女子看着镜中自己的颜容,满意的笑了笑,对美丽的女人而言,莫过自己最满意的地方就是脸蛋,的确,脸蛋是生活的基本,有了一张美丽漂亮的脸蛋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

  女子借着灯光再度的看了看镜子,她发现了她的背后有一张极其扭曲的脸,并且没有脸皮,就好像他的脸皮活生生的被人扒了一样,血淋淋的一片。

  女子咽了咽口水,被吓的倒退了几步,她突然想起了新闻报道里的内容,女子就像受惊吓的小鹿一样,撒腿就跑,突然之间,她的后脑勺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似的,女子便晕倒在地,而那个人影却是冷哼一声,迅速的来到女子的身边,用锋利的刀刮破了女子的肚子,他手里拿出一个袋东西,里面装的全是蟑螂与蜈蚣,他倒在女子的肚子里,以最快的速度用针缝合起来。

  他的手法熟练的就像是他经常为人做手术一般,他小心翼翼的刮掉女人的脸皮,放入一个木盒子保存着,在拿起白布将女子全身都包囊起来,而那张只有肉与肉互相交织的脸突然笑了起来,让人顿时觉得胆颤心惊……

  现场拉起了警戒线,此时的凌轩正凝望着地上的“木乃伊”,叹了一口气,发现尸体的人正是一名清洁工,而凌轩是一名警察,正负责调查这件案子的警察,在这一个月里,不断有女子被人被残忍的做成“木乃伊”,再加上这件命案,一共是第四件命案了,凶手也依旧没找到,整个城市的女性都陷入恐慌,害怕自己就是凶手的下一个目标。

  “根据报告检测,这名女子的姓名为张琴,从女子的肚子里发现大量的蟑螂与蜈蚣,而她的后脑勺像是被坚硬的物体所伤......” 法医唐悦如实上报道,唐悦读着读着就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她也实在想不通是谁用这么残忍的手段杀人,“死者跟凶手有什么仇恨?”凌轩问了问,只见唐悦摇了摇头,说:“我们调查过了,应该没有,死者只是一个化妆师,专门帮别人化妆的,没有跟人结过仇,即使跟人结过仇,那么也不会用这么残忍的手法来杀人吧。”

  这一下,凌轩陷入了绝境,此时的他十分的迷茫,就好像在黑暗的世界里找不到出口。

  醉醺醺的何梦琪刚从酒吧里出来,她摇摇晃晃的走着,却不知危险即将来临,“呵呵呵……”那个声音似乎很沙哑,根本听不出是男是女。

  原本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何梦琪猛的一阵清醒,此时的她想起了那个变态的杀手,“呵呵……”再一次的笑声刺激着何梦琪的每一根神经。

  何梦琪加快自己的脚步,“逃么?呵!”声音让何梦琪停下脚步,此时的凶手正在她的面前,何梦琪被他那血淋淋的脸吓得倒退了几步。

  “你,到底是谁!?”何梦琪大吼着,她似乎不相信眼前的人是杀人凶手,或者是以为有人吓唬她罢了。

  “如你所愿……”人影诡异的说完这一句话,手抽出一把匕首,一把刺入何梦琪的心窝……

  人影这一次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破开肚皮,而是直接朝她的脸皮下手,“没了脸皮,看你们还怎么勾引人!”人影呵呵的笑着,手上的动作依旧工作着,很快一张完整的脸皮已经从女人的脸上分开了。

  他依旧自顾自的冷笑着,一脸微笑的拿着何梦琪的脸皮离去,他到底要做什么呢?

 

  二日,凌轩急匆匆的做着计程车赶到了现场,头疼的揉了揉他的太阳穴,看着这一副没脸皮的尸体,他更是头疼起来。

  “凶手是同一个人吗?”凌轩问了问身旁的唐悦法医,唐悦打了打哈欠说着:“是的,但凶手突然换了手法来作案……”声音越变越小声,很明显,唐悦她们也是为了几天的案子忙前忙后的,脸上的黑眼圈都可以跟熊猫有的一拼了。

  “案件都是女性,并且杀手都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到底应该怎么办呢?”凌轩有点疑惑道,脑海更是浮现了死者的尸体,双手一拍,恍然大悟并且激动的道:“对!女性,我们有办法抓住凶手了!”

  凌轩双手摇了摇唐悦的双肩,摇晃的强烈感觉让唐悦微微的睁开眼,看着凌轩神情悦色道:“唐悦,能不能抓住凶手就靠你的了!”唐悦依附这凌轩的话点了点头......

  此时的天空有些黄昏,唐悦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她已经准备好当诱饵引出凶手的机会,此时的她,简直就是浓妆艳抹的女人,穿着低胸的性感衣裙,一双诱人的黑丝包裹着那修长的玉腿,长长的秀发落在肩膀上,颇有一分气质,看着自己这样的打扮,唐悦不禁暗暗自豪着……

  令人兴奋而又充满危险的夜幕来临了,凌轩与其他的警员替唐悦捏了一把汗,为此也十分的紧张不安,待凌轩安排好后,朝唐悦使了一个眼神,唐悦依附着点了点头。

  漆黑的街道上,“噔噔......”高跟鞋的声音缓缓而来,唐悦熟练的走着,像是在引起凶手的注意,黑暗中的一双眼正注视着她,眼神中的狠辣似乎像把眼中的女人撕成碎片,即后,那双眼闭了起来,冷哼一声便淹没在了黑暗之中......

  清晨来了,凌轩和警员们十分的垂头丧气,让他们失望的是凶手并没有来,凌轩想着这些案子,莫名其妙的心烦,凶手似乎提早知道了陷阱似的,根本没出现,凌轩烦躁的握紧双拳……

  带着烦躁与郁闷的凌轩回到了家中,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他点燃了一根烟,双眼死死的盯着地上,仿佛那里就有一具尸体就躺在那儿,他的脑海里依旧不停的浮现女者的尸体,凌轩烦躁的用手捏灭了烟头,他很想把这些案子抛到云霄之外,他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渐渐的,视线模糊了……

  唐悦急忙的赶到凌轩住的地方,那是因为又有一具尸体出现了,而打凌轩的电话却是无法接通,她一遍喘气一遍敲着门,门并没有关,一敲便开着,唐悦走了进去,房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唐悦本想打算离开这里,眼睛忽然间看见床底下的盒子,好奇驱使着她打开,原本那好奇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惊恐,那里面藏着正是那些死者的脸皮,而盒子上的斑斑血迹正印着在了上面!

  难道凶手是凌轩?!唐悦不禁的想到这里,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不,不可能,凌轩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唐悦即使脑海这么想,但心里却是十有八九便相信了。

  她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放回床底,默不作声的退出凌轩的住处,而在黑暗处的一人冰冷的看着她的离去,嘴角勾起了微笑的幅度。

  一路上,唐悦都思寻这个问题,凶手是凌轩还是另有其人?

  一袭黑衣如影子般闪过唐悦的眼前,唐悦本能的追了过去,终于,眼前的黑衣人停下了脚步,唐悦喘了喘气,抬头望像黑衣人,居然,不见了。

  唐悦暗暗地嘀咕着该死,原本想这样的离去,不料的是双眼眩晕,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朦胧的意识让唐悦微微睁开了双眼,眼前尽是一片陌生,她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被粗绳捆绑在椅子上,她四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尽是一片废弃的房屋,但墙角那儿有一具木乃伊的棺材,屋子里正只有她一人,唐悦费力的摸了摸裤袋,索摸着把手机的音量调到了最小……

  “真美。”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唐悦的心一下提高,黑衣人走了出来,容貌完全被暴露着,唐悦不敢相信的看了看眼前的人:“居然是你!”

 

  “很惊讶么?”黑衣人笑了笑说道,“凌轩!你为什么这么做?”唐悦神色激动着,她完全没有想到凶手居然是凌轩!

  “美丽的女人总是愿意当狐狸精,我只是让她们享受痛苦的滋味,有错吗?”凌轩和睦道,正是因为美丽的女人愿意当狐狸精,凌轩才对“女人”种下怨恨的种子,他越想越激动,平静的脸越来越狰狞,像是恨不得把所有的女人撕成碎片。

  作为法医的唐悦也看出他的怒火,不怕死活道:“凌轩,在你眼里,女人就是狐狸精吗?”

  “对!要不是她拥有一张美丽的脸,她怎能会离开我?”凌轩面目狰狞起来,那天的记忆仿佛就在昨天。

  那天,凌轩的住处响起一片争吵声,“老娘出轨又怎么样?他比你有钱,能满足我物质上的需求,你呢?连满足我物质上的需求你都没本事,天天跟尸体和案子混在一起,你去死吧!”王娜处处逼人道,话语就像锤子一般打击在凌轩的伤口上,唤醒了内心深处的恶魔。

  “如果,你没了这张脸,你就不会勾引人了吧!”凌轩意味深长的看着王娜,“你,你想干嘛?!”王娜不禁被凌轩的那一道冷光吓的倒退了几步,大白天,他应该不可能做成杀人的冲动吧。

  王娜自我慰着,可她低估了人的本能,是的,无论是谁,唤醒了他人的心中的恶魔,那么就不要指望你有好日子过了。

  看着凌轩拿着小刀,一步一步的逼尽,王娜顿时感到心慌,她没了退路,后背只有冷冰冰的墙......

  唐悦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凌轩,原来,是因为女友的背叛,他才一致认为所有的女人都是狐狸精,爱慕虚荣的狐狸精,他才奋不顾身的杀掉无辜的人。

  “你要知道那些都是无辜的人,你就不怕那些怨魂找你报仇吗?”唐悦脱口而出着,这一句话却引来凌轩的大笑:“世界根本没有鬼更没有怨魂。”他顿时停了停,看着唐悦说道:“是时候应该把你灭口了。”

  “慢着!”唐悦转了转眼珠说出了这一句话,又说道:“我们来一笔交易,怎么样?”凌轩听到这句话,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

  “但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真的是我认识的凌轩?!”唐悦微微笑道,凌轩满腹狐疑的说:“难道,我不是?”凌轩突然的意识到了唐悦正拖延着时间,眼神就立即变的狠辣起来,受拿起着刀,正想往她脸上划开,唐悦却反手将凌轩擒住。

  “好!唐悦干得好!”凌轩从门外走了进来,不忍夸奖了唐悦的英勇,原来这一切只是为擒住真凶的骗局,原本唐悦将手机的音量调到最小后,拨通了局里的电话,让他们赶了过来,而后发现凌轩不是真凶,才有现在这个局面……

  凌轩看着他,不禁倒吸一口气,说道:“哥,你这是何苦呢?”哥?对,他的哥哥——凌飞。

  “哈哈,女人就是狐狸精,狐狸精!甘愿当小三的狐狸精!” 凌飞讽刺的笑着,又对着凌轩冷冷的说着:“我可没有你这个弟弟!”

  凌轩无奈的摇了摇头,原本凌飞是家里最宠爱的孩子,所以经常学坏,可直到凌轩的出生,才打破了凌飞的美梦,凌轩的乖巧和礼貌征服了每一个人的心,长大后的他更是让人无法挑剔,凌飞也渐渐嫉妒凌轩了,不过,他庆幸的是以为王娜会一直陪着他,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出轨了,这一下,他彻底的失控了,而他假扮凌轩是为了让他们误会他……

  凌轩无奈的吩咐局面的人,让他们代替的凌轩提问问题,并且凌飞也不愿意见到他……

  二日,凌轩来到了局里,想再度看看凌飞,可却是发现凌飞惨死在了局里,他的脸皮完全脱落了,肚子更是装满了蟑螂与蜈蚣,有的还在啃食他的肉体,而死亡的原因谁也不知道,或许是那些冤魂的报复吧!

上一篇:1872僵尸事件大结局
  
下一篇:“诡”公寓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