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鬼客屋第二部

时间:2020-03-19 18:52 | 栏目:恐怖鬼故事 | 点击:

  记得有一次分厂刚建成的时候,厂里要派技术人员去分厂指导一下工作,而我就是其中之一,我们那个分厂建立在一个叫黄埠镇的地方,地理位置虽然算不上好,但是周围的环境还可以,由于靠海比较近,当地气候比较潮湿。

  晚上下班的时候,宿舍里比较闷热一些,电视也坏了,宿舍里的几个朋友让我和他们一起去KTV“潇洒”一下,我笑了笑推脱了,我这个人比较宅一些,不喜欢去那种地方,我感觉那儿的高音对人心脏不好---太吵了。我比较喜欢安静一点的地方,而这里我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办?还是出去转转吧。

  别说,当晚出去转转,我还真碰上了熟人了,我的生死之交,,小徐。我当时十分的高兴,邀请他一起去喝两杯,虽然我酒量不好,可是这个提议可能是我当时能想到的最好的主意了。

  可是小徐拒绝了我的提议,他可能也知道我酒量不行,于是我又建议他去我的宿舍,他也拒绝了,说不能影响别人休息,我当场就无语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直接就给他撂挑子了,哥们儿,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没说的了。小徐也看出我有点不高兴了,于是他提出去他那儿,我点了点头与他一起买了点东西和两瓶花雕,大步走向他出租房。

  嘿,你别说,他这地方可真是够偏僻了啊,左拐四下--右拐六下--还要再转四个圈。我的天,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进了诸葛亮的八卦图了呢!周围也黑的出奇,约把一个小时吧,我终于和他来到了他的屋子,他那屋子也不是很大,一张床,两张桌子,一台电视机,头顶上还有一个电风扇。

  可把我累的半死,我躺在他的小床上,让他把电视弄开。他摇了摇头说,电视坏掉了,修理工明天才有时间来呢。算了,咱们喝吧,半小时后,买的零食一口没吃,可两瓶花雕被我两喝了个精光,我提议再出去买两瓶,这玩意度数低,不容易醉。他没说话,我站起身来就要出门买酒,小徐突然抓住我的胳膊,“好凉!”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人的手可以凉到如此地步,他轻声说道:“我去吧,这地方我熟悉,你好好休息一下。”说完便打开门走了出去。

  奇怪!这小子今天怎么怪怪的?这事我也没怎么在意,看着房中不能开的电视机,我就有点郁闷,于是,我决定去好好修理一下这个该死的电视机,咱这技术员可不是白当的。当我的手触摸到电视机的那一刻,一种不好的预感随之而来,我发誓你一定没有见过这种电视机,因为它是用纸糊的。我赶紧抬头看了一下上面的电风扇,三片扇叶子像树叶一样耷拉着,我立刻就感觉不对劲,这让我很快就联想到上次住的那间鬼..客..屋。

  不行,我要赶快立刻这..鬼..地方,可是我发现这个房门怎么也打不开了,赶紧想办法了,怎么办?怎么办?还好急中生智的我当场决定用这个床的木板去砸开这扇门,当我推开木床,我庆幸的发现,这床是真的。我三下五除二刚弄下一根床板上的木条正准备砸门的时候,只听‘吱呀’门开了,小徐从门后走了过来,手里还领了两瓶酒,小徐把酒放到了桌子上,奇怪的问我怎么回事?我当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猛然看见桌子的上的酒也是纸糊的,于是我支支吾吾的说道 :“我那个,今晚有个重要的电话,可是我那个..电话呀..忘到厂里去了,我得马上去取,比较着急的一个电话,必须马上..走。”

  小徐看着我默不作声,像一尊雕塑似的,弄的我心里直哆嗦,只见他在自己的口袋里摸着什么,不一会儿,他掏出一部手机递给了我,我战战兢兢的接过来一看,也是纸糊的电话,我擦了一下脸上的汗,说道:“那个信号不好,我要去外面打一下。”说罢我急忙打开屋门,三步并两步地向下跑去,刚跑到门口,一个人影站立在哪儿,我心想,坏了,这是‘他’的地盘,我哪跑得过他呀!

  小徐问道:“怎..么..样?打..通..了..吗?”“没没没...我那个,这个,号码忘记了!我得要..回去拿号码,然后再过来!!”“太远了,我开车送..你..吧!”“别..不用了..我认得路。”“别..客..气!”小徐刚说完,身边就开过来一辆,纸糊的轿车,车上还有一位纸糊的司机。“我的妈呀!!”我当场就撒丫子跑了,没跑两步,一双大手就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胳膊,我脸上的汗水直流,“拿着用吧,打车快点,记得早点来呀。”我使劲的点头,头也不回的就往外跑去。

  回去后不多会,我就发高烧了,还连带着说了不少胡话,宿舍的几个朋友是连拉带拽的把我弄到了床上,还发现我手上始终握着几张冥币,等到三天后我清醒了过来,我急忙打电话到厂里问小徐的事情,一开始领导不愿意多说,却受不了我的软磨硬泡,原来小徐也在分厂上班,几天前在厂外面租了间屋子,没几天就莫名其妙的死了。这种事情不能对外面说,厂里人自己知道就可以了,放下电话,我对小徐的死是心知肚明,我顺手看了一下月份牌,三天前的晚上,正好的七月十四.......

上一篇:鬼客屋
  
下一篇:诗优美容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