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0点15分的白色大巴

时间:2020-03-19 16:05 | 栏目:恐怖鬼故事 | 点击:

  监控室里格外安静,几个穿着制服的民警正在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时而紧锁眉头时而表情凝重,似乎画面里正上演着什么扣人心弦的恐怖情节。

  这是从交通指挥中心刚刚调出来的一段监控视频,地点是位于B市市中心的特别管制范围——市贸商业街十字路口。由于这里人口密集车辆众多从建成近几年来没少发生交通事故,因此成了众所周知的黑点路径,也就是时常有非人为却诡异的意外事件出现。

  然而,这次发生在夜间凌晨的无人大巴案却和以往撞车剐蹭事件大有不同。不但车上没有一个乘客更连司机也不见踪影,唯一可以断定车上曾经有过乘客存在的证明,就是遗留在座位与行李架上大大小小的手提包和箱子...

  方华是日报社的记者,就在日报大厦里工作,而这栋建成不久的大厦离市贸商业街仅隔一条马路。

  由于最近上面给的压力很大想要发表的新闻都被退了回来,因此他已经很久没有采集到什么有价值的新鲜事了,为之还不辞辛苦的在外头跑了好几天终于有了重大发现。

  一周前B市刚刚发生过一起离奇诡异的交通意外,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却始终没有任何结果,为了不引起民众的恐慌心理此案对外保密。方华便从中有了思路并很快采取行动,利用工作上的人脉关系找到了那晚路口的监控录像,发现了一些端倪。

  于是方华在离出事地点不远的加油站里找到了那儿的一个老职工老曹。方华借着空将他请到一旁攀谈起来,知道来者的目的老曹显得很不耐烦,皱起眉毛摆手说:

  “哎呀,我说你们烦不烦啊我还要上班呢,前几天是警察三番两头的过来询问现在又出来个记者,弄的我连工作都受到影响,有没有人管啊?我说了我只是给那辆大巴车加过油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方华见状满脸堆笑仍旧是一副套近乎的嘴脸,压低声音接着说:

  “曹师傅,我当然知道你的难处了,我也只是想多了解一些关于大巴案的具体内容嘛…”说完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塞到老曹手里,顿了顿便又问:

  “协助警方调查是每个良好市民的应尽义务,不过帮助记者透露一些关键信息就不是义务喽,如果我的报道能得到上司的赏识那曹师傅也有一半儿功劳,不是么?”

  方华其实早有准备,当了这么多年的记者对付一个不想给自己多添麻烦的老百姓还是难不倒他的。何况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的特大新闻被他挖掘出来也一定能得到预期效果,现在吐点血也是值得的。

  果然,老曹用手将信封按进工作服的上衣口袋里,突然捂住自己的肚子声称要上大号找来个同事替他,我便若无其事的跟在他身后去了加油站出口的公厕旁。

  “借个火儿…”

  老曹四下张望了一圈确定没有人后,摸出香烟点上还示意我也来一支,我知道他是在整理思路准备给我讲述便接过烟夹在手指缝里。待他尽情的吸了几口烟,片刻后才缓缓开口:

  “我劝你啊还是别打这事的主意,太他妈邪门儿了…”

  “哦?说来听听…”

  “要不是因为警察找到我询问,我想我大概会把这事烂在肚子里。那天是我值夜班因为没什么过来加油的车就坐在边上打盹儿,差不多快12点的时候我被一道刺眼的光给晃醒了,我想我就只能说是这样醒的因为我没听见任何声音…”

  老曹心有余悸的说着,眯起的眼睛被白色的烟挡住,嘴唇仍旧一张一合。

  “当时我还纳闷儿自己是不是在做梦,除了那晃眼的灯光我看不见车窗里有人,甚至没有司机下来。于是我走过去想看清楚些,正当我走到车头想要询问加多少油的时候…你猜怎么着?”

  老曹熄灭抽尽的烟头,扔在脚下狠狠踩着。见我一脸茫然继续说:

  “车头的窗户忽然被拉开然后伸出一只白的吓人的手,手里还捏着几张百元大钞,凭经验我知道该加多少油就把钱接过来准备加油。等我再抬起头去看那窗户里是什么的时候却什么也看不见了,似乎那辆车的所有窗户都被刷了黑油漆似的密不透风。”

  方华想到这应该就是老曹所说的邪门儿之处吧,两人又简单说了几句便散了。见老曹走远方华扬起嘴角微笑着从挎包里拿出录音笔,按下按钮放回去就迅速离开了加油站。

  下午回到报社,方华一头扎进办公室开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起来,他觉得自己这次会写出有史以来最棒的新闻,整个人也像着了魔似的一直忙活到晚上下班。

上一篇:阳台
  
下一篇:4楼卫生间的窗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