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半脸”的传说

时间:2020-03-19 18:51 | 栏目:灵异鬼故事 | 点击:

  胸口异物

  夏羽飞从小灵山回来后,胸部就开始隐隐作痛,并出现了幻觉。他几乎不能照镜子,因为镜子里他只有半张脸——半张脸栩栩如生,另外半张却踪迹全无。这景象看上去十分诡异,令人毛骨悚然。夏羽飞不时地摸摸脸,肌肤骨肉全在。

  想起那个咒语,他的心越来越慌。他打电话给一起去小灵山的驴友小生。小生懒洋洋地问他愿望实现了没有。夏羽飞没有回答他,反问他是否感觉异样。小生说没有啊,和平时一样无聊呢,巴不得发生点儿刺激的事。显然,小生虽带夏羽飞去了小灵山,可对那个恐怖传说压根不相信。

  而夏羽飞是真心相信的,因为他已经快被自己的感情逼进了死角,几近绝望。他发狂般喜欢上了隔壁科室的阿莲,可无论他发动怎样的攻势,阿莲就是无动于衷。夏羽飞曾几次下决心想放弃,但感情俘获的总是理智,一看到阿莲,夏羽飞就忘记了一切。他只想靠近她,看着她,冲她微笑。公司里几乎所有的人都说阿莲善良温柔,可她为什么却对自己如此冷酷?

  当夏羽飞听小生讲起小灵山,讲起半脸的传说,他真的去了。因为心诚,他在深潭中看到了半脸,许下了自己的愿望。

  深夜,夏羽飞的胸痛得越来越厉害。不得已,他打电话叫了120。120车到了,夏羽飞犹豫一下,又发短信给了阿莲。

  令夏羽飞吃惊的是,阿莲居然在他进医院5分钟后到达。她担心地看着夏羽飞,问他感觉怎么样。夏羽飞激动得几乎要从床上跳下来,因为阿莲从未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他。

  X光片出来了,医生说夏羽飞胸部有阴影,看上去是异物。“肿瘤?”夏羽飞恐慌地问。医生摇头,说看上去不像,形状有些特殊,就像凭空长了很大的骨刺。这骨刺马上要威胁血管,所以得尽快手术。

  手术安排在第二天。整整一晚,阿莲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在夏羽飞身边。夏羽飞试探着握住阿莲的手,她竟然没有拒绝。夏羽飞觉得自己躺进了幸福的漩涡。天啊,他的愿望竟以这种方式实现了!

  夏羽飞被推上了手术台,阿莲在他身后举着代表胜利的手势。半小时后,医生从夏羽飞胸部取出了异物。那异物竟然是一粒牙齿。

  夏羽飞拿过牙齿,用舌头下意识地舔一下牙床。他的脸一下子僵住了——自己少了一颗嚼牙。

  寒潭半脸

  在医院呆到拆线,夏羽飞回了家。阿莲像换了一个人,向公司请了假,每天炖汤给夏羽飞喝,哄着他,照顾他,眼神温柔,目光迷离,典型的沉浸在热恋中的女子。

  夏羽飞看着阿莲,不时地指着自己的脸问:“你看我的脸有什么不同?”阿莲被问了几次,仔细盯着他的脸,突然皱起眉,惊诧地说:“天啊,你的脸上怎么长出了毛毛虫?”

  夏羽飞吓坏了,马上挣扎着下床走到镜子前。阿莲在他身后笑弯了腰。夏羽飞却不笑,看着镜子里的半张脸,他的心像扎进了深刺。他的半张脸去哪儿了?镜子里的他十分古怪,一只眼睛,半张嘴,半个鼻子,一只耳朵。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过了一个月。按说夏羽飞的手术不大,休养半个月就应该没问题了,可奇怪的是,他的伤口反复感染,久治不愈。阿莲每天都往他的伤口里倒大量的消毒水,为他注射抗生素,可这些药似乎在夏羽飞身上全无效果。看着阿莲焦急万分的样子,夏羽飞更急。再在床上躺下去,不仅他的部门经理保不住,恐怕工作都要丢了。

  跟起初的甜蜜相比,夏羽飞对阿莲的感觉也变了。当阿莲如他所愿靠近他,喜欢他,留恋他,他却觉得不耐烦。看着匆匆起床为他换药的阿莲脸色苍白,黑着眼袋,头发凌乱,夏羽飞心里暗自叹息。阿莲,冰清玉洁天使一样的阿莲,原来不过如此!他当初怎么会发疯地爱上她?难道他当初爱上的不是阿莲,而是心跳加速的感觉?夏羽飞吃惊地问着自己,答案却越来越清晰。盯着天花板,他觉得自己又要发疯了。不行,他得去解除这个愿望,他不能每天都和阿莲在一起。

  “阿莲,带我去趟小灵山吧。我自己去不了。”吃着饭,夏羽飞小心翼翼地说。

  “为什么要去那儿?”阿莲疑惑,“你的身体还没好呢。”

  夏羽飞摇头,拿过镜子,问阿莲是否能看到自己的一整张脸。阿莲点头。夏羽飞叹了口气,说:“我只能看到半张。”阿莲惊得筷子掉到了地上。

  阿莲开车带夏羽飞来到小灵山。夜深人静,两人左弯右绕,走上一条崎岖小路。路上杂草丛生,十分难行。走到尽头,一片冒着淡淡白雾的深潭出现在两人眼前。

  夏羽飞停住脚,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休息了一会儿,他在心里重复着祈求半脸出现的话。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丰”道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