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18号尸体冷藏柜

时间:2020-03-21 21:35 | 栏目:灵异鬼故事 | 点击:

死,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也许你感性一些,会觉得失落和遗憾,或者是有些后怕。

但客观而言,死亡,是生命的一种必然,它如同生一样,被赋予着伟大的责任。

尽管我不是十分认同这样的论断,但作为一个学医的天朝五佳青年,我还是尽量以理性眼光去看待这些喜客。

是的,我们这儿管停尸房叫大冰柜,尸体叫喜客,以中国的传统文化来解释,就是口头上图个吉利,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是的,真没什么卵用,该灵异的,还TM得灵异。

请务必原谅我的粗口,如果不是撞见那些该死的灵异事件,我也不会如此暴躁。

恐惧,真的会使人极端和暴戾,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这人有一个喜好,那就是看美女,不是那种盯着别人某一个部位看,而是整体的看,我想看看究竟是什么,让美女成为美女的,为什么会觉得美。

也许,有的人会觉得我说的是废话,但是,对解刨学有着浓重兴趣的我,想法也许和大多数人有些出入。

不管怎么说,一个女人我只要见过一次,就不会忘记在哪里见过。

那天,我和老赵接到了一个电话,便从负二楼坐电梯到十三楼抱喜,确切的说是收尸。

因为家属说要一个星期之后才过来拿,收了红包的负责人就将摊子甩给我们了。

当然,作为回报,我也拿到了一条不错的烟。

现在医院的停尸房可不是想进来就进来的,没点关系,不懂行,还真不能进。

那天夜里,我值晚班。

其实就是随便巡视一圈,看看大冰柜有没有什么故障,然后回去和老赵吹吹牛,玩玩游戏。

走进停尸房,还没几步,我就隐约听见了里面的异常响动。

“咚!”“咚!”

那是夹杂在制冷机器轻微轰鸣声中的异样响动,仿佛是什么从里面敲击冷藏柜。

这种事不算特别少见,有时候,确实会有些奇异的情况,我之前也听另一组的人说过。

但听说是听说,真听见冷藏柜里有东西在敲,心里还是十分发虚的。

所以,我随便扫视了一下就关门走人了,直到我走出停尸房,那声音都没有停。

停尸房的隔离门早先就坏的了,虽然装尸体的冷藏柜有隔温措施,但是,那股凉意还是会透出来一些,这使得走廊里都有一股深深的凉意。

和老赵打了个招呼,也许是心理因素,我觉得地下室有些压抑,必须去外面透透气。

电梯门打开,我走了进去,不多时,就到了正一楼。

尽管已经晚上十一点过,但医院的人并不算少,我一直走到大门口,才点上烟。

还没抽两口,一个留着黑色长发,浓妆艳抹的女子从我身边经过,带起一阵微风。

这女人我肯定见过,只是一眼我就确认了我见过她的事实,但我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怎么可能呢?

如果是个女人的话,我绝对不会忘记的。

这时,我闻到了那阵微风里的味道,那女人身上的并不是什么令人陶醉的香气,相反,那气息让我有些胆寒!

因为放入冷藏柜之前还要将尸体清洗干净,那需要用到一些药水,而恰恰,我闻到的,就是那药水味!

这一刻,我也想起来为什么我会记不得在哪里见过,这女人,可不就是冷藏柜里的那一位吗!惊骇欲绝中,我猛然转身,可那女人已经不见!

我赶紧朝一个走出来的人冲过去,拦着他问道:“看没看见一个穿着黑色短裙的女人走进去?”

那人被我吓到,反应了一下才道:“噢,她朝电梯那边走过去了。”

我立即跑到电梯边,左边的电梯在十一楼,右边的在负二楼!

我着急地拿出电话,拨通了老赵,喊道:“孙子!你那边没事吧?”

老赵不耐烦地应道:“能有什么事?”

我道:“给我精神点,今天有些情况。”

“情况,什么情况,你要出去嗨?”老赵猥琐地笑了起来。 找故事,读故事

“没,我马上下来。”

我没心情和他开玩笑,就刚刚那一会儿,这医院的电梯显然不可能从一楼到十一楼去,而一般人谁没事会大半夜去医院的负二楼?

上一篇:“鬼眼”阿路
  
下一篇:21路公交车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