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结拜”之后

时间:2020-03-21 11:52 | 栏目:民间鬼故事 | 点击:

清光绪年间,山东济南府有个“欣欣”银号,主人姓赵,人称“赵百万”。这一日,赵母仙逝,赵家为母治丧,亲朋好友来往络绎不绝。

账房中,来了一位吊唁上礼的人,自称“张金龙”。此人30上下,身穿长袍马褂,头戴瓜皮小帽,英俊潇洒,气宇轩昂,一副富商模样。

这张金龙出手阔绰,上礼纹银一千两,令掌簿的瞠目结舌。当时一千两纹银可是个了不起的数目。赵家家大业大,亲朋中也不乏有为官殷富之人,上礼最多的也不过百两。这张金龙出手如此大方,可见此人与赵家关系非同寻常。

再说主家赵百万,闻知此事后,来到账房,一看吊簿,落款是“直隶南皮张金龙”。感到很纳闷儿:想想自己所有的亲戚朋友中,并没有个叫张金龙的呀?此人是干什么的?缘何上如此重的礼金?不管怎么说,得请来见见呀?再问掌簿的,说此人上完账后就走了。这怎么行?于是赵百万立即差人去各家旅店查访。三找两找,真还找到了张金龙。赵家急忙用轿子把他请到府上。

“结拜”之后

这张金龙何许人也?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

张金龙乃直隶南皮县黑龙镇人。早年家境贫寒,随父常去口外贩马。几年下来,钱倒是赚了不少,但也养成了他为人奸诈的品性。

父亲过世后,张金龙独挑家当,发财的欲望越来越强。当时鸦片的生意已经在国人中热了起来。张金龙见风转舵,便做起了鸦片的生意。

这年春天,张金龙带着伙计去青岛贩卖烟土,因事在济南府耽搁下来。一次外出,正逢一家出大殡,车马人僧成百上千,一问,说是一家姓赵的死了老娘,这姓赵的是个开银号的,人称“赵百万”。

张金龙见此,灵机一动,忽生一个念头,踅身回到下榻的旅店,取出随身所带的一千两纹银去赵家上了丧礼。随行的伙计见他把本钱都搭上了,不解其意,问他,不认不识的,缘何上如此厚礼?张金龙并不解释,只是“嘿嘿”一阵冷笑。

再说赵百万,将张金龙接到府上,设宴招待。张金龙张开嘴没下巴,可就吹上了大牛。问赵百万可知当朝重臣张之万、张之洞否?张氏二兄弟权倾朝野,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张金龙告诉赵百万,张氏二兄弟就是他本家叔父?自家开着“万”字号银庄,眼下正和洋人做着一笔大买卖。早年他听叔父讲过,济南府赵家祖上对张家有恩,一直没能回报。这次路过此地,恰逢伯母仙逝,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话说得十分轻松自然。

赵百万一听他是朝臣张氏兄弟的侄儿,更是敬慕。至于自己祖上对张家有恩的话,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既然人家说出,索性默认了吧?于是抱拳拱手,连说:“有幸,有幸。”

张金龙装出一副腰缠万贯的样子,在赵家玩了一天,便推说生意压手,要起程赶路。赵家见遇到这个飞来的“报恩者”,自然是高兴,见张金龙有钱有势,岂有不巴结之理?赵百万一心想攀这个高枝儿,提议两人金兰八拜结为兄弟。张金龙也是求之不得。于是,两人歃血立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结成了生死兄弟。

张金龙风风光光离开了济南府。青岛去不成了,因为所带的银两全都上了礼,玩了个净,只好回家。家人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以为他得了癔病犯迷糊呢?

时过月余,张金龙又去了济南赵家。言说做了一笔生意,资金一时周转不开,暂借五千两银子。赵百万连犹豫一下都没有,爽快地答应了。岂料,张金龙并没有提款,说用时自会来取。

一晃一年。这一日,张金龙差人送来了五百两银子的利息。赵百万不解其意:银两没有提走,哪能收利息?差人解释说:“我家掌柜的说了,银子虽没提走,可银号已为我们准备了。既已准备,就算过了账,就当付息。”这下赵百万更是欢喜得不行,觉得自己结识了天下最讲信义的人。

大约又过了半年,张金龙亲自来到济南,赵家自然是远接高迎。张金龙言说自己跟洋人做了一笔鸦片大生意,急需十万两银子,万般无奈,来求大哥。三个月内保证本息一并归还,利息加倍。

十万两银子,可是个吓死人的数目。赵家银号得倾其所有。因彼此通过两回事,赵百万对张金龙自然是深信不疑。还特意摆供,为他的盟弟在赵公元帅神像前,多烧了一炷香呢?

第二天,赵百万东挪西借,七拼八凑,总算凑足了十万两银子,并通过镖局,雇车将张金龙送回南皮。

常言说,酒壮胆,钱壮气。张金龙自从有了这从天而降的十万两银子,腰板子顿时挺了起来。当初为了诈得这十万两银子,他煞费苦心,采用了“欲擒故纵”的策略,诱使赵百万一步步上钩。如今钱已到手,他得好好尝尝钱的神通?

张金龙虽为张氏族人,但与朝臣张之万、张之洞根本沾不到边儿。张氏祖宗从明朝永乐二年?公元1404年?迁往南皮县,时经几百年,繁衍数十代,张之万、张之洞与张金龙也算同宗,一为五门第三支后裔,一为四门第十八支后裔。俗话说,穷人辈大。要论张氏辈分,张金龙长张之万两辈儿,决不是什么“叔侄”辈儿?

张金龙清楚,要想在社会上站住脚,必须得有靠山。依傍大树不着霜嘛?他明白,自己与在朝为官的张之万虽为张氏族人,但一个是一品朝廷命官,一个是平头百姓,恰如那两山亲嘴——到不了一块儿?自从有了这笔钱后,他要好好地使一使,铺一条通向官场的路。

张金龙打听到,张之万的二少爷张瑞荫在天津为官。于是便打点了一万两银子去见张二少爷。自报家门,一下子就降了三辈儿,与张瑞荫成了同辈儿。言说这些年经商赚了些钱,特来府上拜望,还想去京城拜见一下叔父老大人。

毕竟是同宗同族,所谓灰比土热。张瑞荫见张金龙一下子就白送了他一万两银子,非常高兴,当即答应张金龙进京。

张金龙进京后,他深知张之万喜好丹青,特花了一万两银子买了一幅吴道子的真迹名画奉上。张之万收了画儿,又问了些家乡的情况,张金龙察言观色,对答如流。张之万看着这个“懂事儿”的“侄儿”很是高兴,特留在府上小住。

巴结上了重臣张之万后,张金龙仍不满足,他还有更大的目标,就是当今至尊无上的慈禧老佛爷。张金龙又花了两万两银子,买了一件稀世珍玩,求“叔父”从中帮忙,拜见慈禧皇太后。张之万也许是看在白给自家两万两银子的份儿上,果真答应帮这个忙。

有一天,在颐和园里,张之万看准了老佛爷的心情高兴,奏明太后恩准,赶忙叫侄儿带上稀世珍玩,进园拜见慈禧皇太后。

慈禧对张金龙孝敬的珍玩很感兴趣,问了他的姓名、岁数,张之万一旁极尽阿谀奉承,介绍侄儿如何年轻有为,如何忠孝廉悌……慈禧一边听,一边欣赏珍玩,很是愉快,偶尔还打量一眼张金龙,见此人天庭饱满,气宇轩昂,心中一高兴,随口赏了他一个五品顶戴。张金龙立马跪下叩头谢恩不迭,张之万也一旁跪谢太后恩典。

就这么着,张金龙花了四万两银子,换了一个张氏的“侄儿”和五品顶戴?

自从有了这两顶头衔后,张金龙顿时抖了起来,就连州官县官见他,也都是笑脸相迎,前襟长后襟短?张金龙好不得意,回到家后,大兴土木,修建庄园,又雇了一帮子小打手,那真是要钱有钱,要势有势,南皮城跺脚四处颤,如那钦差出巡,八面威风?

再说济南府的赵百万,将自己倾家所有都借给了张金龙,他这个银号再也无法开了。好不容易等了三个月,也没见张金龙送还钱来。他想,也许张金龙的货物一时还没脱手,只好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个月,仍不见张金龙的影子。这下赵百万可坐不住了,带上两个随从,连夜赶到了南皮黑龙镇。

不料,张金龙拒而不见。传出话来,他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济南府赵百万,更没有借钱的这回事儿?

晴天响霹雳?赵百万当时就给惊懵了,半晌才清醒过来。他不相信这是真的,大喊大叫要找张金龙。张金龙吩咐打手,将赵百万乱棒打出。

当即,赵百万气了个肠子发挺,眼珠子发蓝。天下竟有这等大骗子?无奈,只好来到南皮衙门告状。南皮知县一听状告的是老佛爷亲赐的五品官张金龙,当时就把小脸吓了个煞白。推说自己官小职微,不敢受理。赵百万又北上沧州,结果仍是一个调门儿?

赵百万气血上撞,当即就吐了一口鲜血,病倒在客店里。两个随从只好先将掌柜的送回济南,再做计较。

赵百万回到济南后,一病不起。他好悔好恨啊?祖上含辛茹苦,挣下的这万贯家财,一朝被张金龙骗了个精光。

赵百万实在咽不下这口窝囊气?告官,张金龙有钱有势有靠山,上哪儿去找海瑞、包大人?于是他在济南买下了一个杀手,专来行刺张金龙,怎奈张金龙行踪诡秘,防范严密,花了一年时间,竟然未能得手?

赵百万由此倾家荡产,遗恨终生?

    

上一篇:“间谍”生活
  
下一篇:“聚宝盆”的传说故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