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住进死过人的房间以后

    发布时间: 2020-03-25 11:09首页:月暮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阅读()

       陈生在城市最边缘的楼区租了一套房子,不是因为这里清净安宁,也不是因为室内装修精致风雅,完全是因为刚毕业的他囊中羞涩,这处离他工作地点跨了小半个城市的房子价位低的离谱,刚好符合他的条件。

      这房子在三楼,不高也不矮,在没有电梯的楼区里走上去也不会累。陈生作为新入职的员工,在试用期内自然是想好好表现,得以留在公司发展,加班加点已经成了他最近的工作常态,往往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

      这天,陈生加班到很晚,到楼下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他拖着疲劳的身体,手里拿着夜间路边摊买的小吃,步履沉重的走上楼梯。

      这栋楼建立于九十年代,说老不老,说新不新。陈生一踏进楼道里就发现,声控灯坏了。

      他用力的拍了两下手,灯光还是没有如他所希望那般亮起来,他叹了口气,手扶着楼梯扶手,小心翼翼的向上走着。

      大概到了二楼的位置,陈生扶着的楼梯扶手上出现了黏黏的液体,他摸着黑在手里捻了捻,一股恶心感从胃里涌了出来,他心里大呼倒霉,只好扶着墙壁向上走去,就在他即将到家的时候,脚下却被狠狠地绊了一脚,陈生拿出手机借着灯光一看,平整的地面上却是什么也没有。

      “真是倒霉。”

      陈生揉了揉摔疼了的膝盖,将地上散落的小吃捡了起来,还好有塑料袋包裹着,他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进屋却发现室内开着灯。

      “难道是忘记关灯了吗?”

      陈生脱下衣服扔在沙发上,赫然发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殷红的鲜血!他吓得倒退一步,立刻就想到了楼道里楼梯扶手上那黏黏的液体。

      难道是……不会的,一定是什么红色的颜料,陈生立刻洗净了双手,他实在没有勇气出去一看究竟,桌子上的小吃他一口也没有动,匆匆洗漱过后就上床休息了。

      这一晚,陈生睡得很不安稳,耳边总像是有人在交谈,还有很多细碎的声音,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上班的时间。

      “遭了,要迟到了!”

      陈生连忙起床,快速收拾一番,正准备出门的他随意瞥了一眼客厅,却愣住了。

      昨晚他拿回来的小吃不见了,桌子下的垃圾桶里还看得见小吃的包装袋,而地板上,隐约可见一只小小的手掌印,陈生狠狠的呼了一口气,快步跑了出去。

      在楼道里,他几乎是两步并一步,很快就冲出了楼道,还好,没有看见什么类似于红色的液体。

      陈生住进这房子之前是有做过心理准备的,虽然是地处偏僻的楼区,但这么好的环境与精致的装修也不可能开出那么低的价位,这其中一定会有什么问题,在他的了解下得知,这房子里,出过一桩惨案。

      一家三口是这栋房子的上一任租户,却在一个夜晚被全数杀掉了,小孩的尸体被挂在楼梯上,鲜血一直流到了二楼,孩子母亲的尸体横在门外,而那男人的,却是在客厅里,脖子都几乎被砍断了,这桩案子悬而未破,而这房子,也没人再敢住进来。

      因为一直不太相信灵异事件,又苦于没钱的陈生,做了一次陈大胆,没有太多考虑就搬了进来,现在,他心里隐隐有些后悔,他在公交车上打电话给房东,却被明确告知不会退房租与押金,陈生心中无奈,下班之后,他早早的回到了家,又早早的睡下,期望自己什么也听不见。

      只是,他未能如愿以偿。

      半夜,陈生猛然间醒来,房间里的灯还亮着,他僵硬的坐了起来,很快,就走向了厨房。

      “不,不能动了……”陈生心里十分惊恐,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拿起一把锋利的菜刀,却什么也做不到动不了,只能任凭身体被支配。

      菜刀并没有如他想象中那样抹上自己的脖子,“他”缓缓的向卧室走去,小心翼翼的像一只偷腥的猫儿。

      卧室里面的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关上了,在他的床上,有两个人正在熟睡,是一对夫妻。

      “他”手里的菜刀缓缓举起,猛然砍向睡梦中的男人!

      鲜血飙了出来,旁边的女人蓦然惊醒,她疯狂的推开陈生,跑向另一个房间里将小孩子抱了出来,发疯一样的向外跑去。

      陈生感到自己的嘴角扯开残酷的笑容,他提着鲜血淋漓的菜刀立刻追了出去,在女人身后狠狠地给了她一刀!刚好打开门的女人不甘的倒在门口,她手里的孩子猛然飞了出去,陈生心里悲痛万分,他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己"提起孩子放在楼梯扶手上,紧接着一刀砍在了孩子的脖子上,顿时,血雨纷飞……

      孩子的父亲还并没有死,他挣扎着爬出卧室,在客厅里看到这一幕,愤恨而又绝望的他却只能看着杀人凶手向他步步逼近……

      “不!”

      陈生在心里大喊出声,然而却起不到丝毫的效果,男人很快就被"他"用菜刀砍死了,这时,陈生抬起头,对着镜子邪邪一笑。

      天啊,那是房东的脸!

      陈生猛然间从床上坐起,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庆幸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

      突然,有脚步声在他的卧室门口响起,陈生一愣,除了他之外,还有这房门钥匙的就是房东了,卧室门被打开的声音变得诡异,陈生心中警钟响起,他迅速的缩到床下,这时,房门轻轻被打开,一只脚踏了进来。

      在床下,陈生一头冷汗的看着房东手中那把刀锋雪亮的菜刀!

      正当他在床下瑟瑟发抖的时候,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一颗圆溜溜血淋淋的脑袋突然从上面掉了下来,正在房东的面前,陈生看的清楚,那正是他在梦里看到的男主人,房东惊叫一声,立刻吓晕过去,那颗人头又瞬间不见了。

      陈生飞快的逃离了这栋房子,思索再三,他还是拨打了报警电话。

      虽然没有人相信他那套看到了凶杀经过的鬼话,但是在审讯房东的时候,这套说辞起到了极大的作用,房东对此事供认不讳,原来,他对这家女主人动了真情,却被女主人义正言辞的拒绝,怀恨之下,才做出了这样冲动的事情。

      至于陈生,他打电话给房东之后,房东怕事情败漏,打算在半夜里神不知鬼不觉的结果了他……还好,陈生逃过一劫。

      事后,陈生由于表现出色,成功与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他也终于搬出了这栋充满悲伤与无奈的房子。

    上一篇:辜负就是错过
      
    下一篇:一起约会的鬼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