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恐怖碎尸案

    发布时间: 2020-07-05 15:42首页:月暮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阅读()

      “阳关道,来又回。月高起,莫伤悲。听风语,把头回。看一看,有人追。”楼下的小孩子又在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了,我无奈地把头埋进被子里,虽然这样会让他感到窒息,可是这至少能让我感到些许的安静,难得的星期天,楼下的小鬼们竟然起的那么早。

      想想自己小的时候,也玩过这种游戏,不知道这些小鬼为什么还玩这种游戏,毕竟,现在的小孩子早就已经把鼠标玩的出神入化。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有时候,和你聊天的很可能真的是一只狗。狗倒是有些夸张,但是有时把你耍得团团转的,没准就是小孩子。当你还在做着一个完美的网恋梦时,对面没准就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

      话说回来,在我小时候那个电视都很匮乏的年代,小孩子们还真就很喜欢这种游戏。首先会有一个小朋友在前面对着墙闭上眼睛,然后后面是一群小朋友不停地向他接近。之后前面的小朋友会说这句歌谣,当说完“有人追”之后,前面的小朋友就会回过头,此时若是发现后面的小朋友在动,就说明“捉鬼” 成功,被捉住的鬼要受罚。如果后面的小朋友一直没被发现,直到“鬼”碰到了“人”,那么人就被鬼上身,前面的小朋友就要被碰到他的小朋友罚。就这样,经常会有一群孩子举行拉锯战,而我,经常被抓到。

      唉,好好的星期天就这么泡汤了,我现在特别想骂人。无奈,穿好了衣服准备下楼,唯一能让我感到安慰的就是小区外面的一个早餐摊,那的煎饼果子真的不错。锁了房门,外面的空气还真是不错啊,可是为什么每天我上班的时候感觉不到。我自嘲了一句,转眼又闻到了一阵恶心的味道。那味道却一直伴随着我,我顺着味道,不错,正是小区里面的垃圾箱。怎么味道这么大阿,我掩着口鼻,我突破重围,向小区外面走去。

      买了煎饼果子回来,突然听到了小区里面的警笛声。“这是怎么了?”我自言自语道。进了小区,发现警车就停在小区的垃圾箱附近 。那画面,让我瞬间没了食欲,虽然尸体上盖着白布,可地上粘稠的血水始终让人感到反胃,加上恶臭的气味,顿时想让人逃避。发生了什么?我好奇地凑了过去,警戒线以外还有人围观,不时地淹着口鼻。”都散了吧,散了吧!“小区的物业帮忙维持着秩序。

      回到家,我怎么也坐不住,于是就给我的朋友们打电话约他们出来玩。很快,我们就在一家台球厅集合,见了面,反而让我忘了早晨的事情。打了几杆,之后就去一家餐馆吃中午饭。

      “小时候你就总输,看你这熊样,早晨没吃饭啊?”小胖得意洋洋地看着我,今天他可是玩的相当尽兴,作为输家,我答应请大家吃饭。

      “别提了,你一说我又没胃口了,大早晨被一群小孩吵醒,之后小区里面还死了人,丫的真是多灾多难的星期天。”我抱怨着,然而饥肠辘辘的我早已不在乎早晨那血腥的一幕。

      “我去,是不是你丫的在外面有私生子了,孩子都找上门来了,可以啊你。”二爷拍了拍我的肩膀,露出他那标志的猥琐的笑。

      “你妹夫,今天早晨正睡着,小区里面就有小孩子玩咱们小时候的抓鬼游戏,一早晨,根本没睡好。”我一边嚼着披萨一边抱怨着。

      “现在怎么还会有小孩玩这种游戏,想想咱们小时候就属你笨,不对,你刚刚说死人了?”二爷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虽然显得正经了许多,但在我看来猥琐极了。一时间,小胖和刚子也来了兴致。“是啊,都不知道死了多久,就是恶心,好像还被扔到了垃圾箱中。”吃完了,我擦了擦手,轻描淡写地说着。然而我知道,对我,冲击还是很大的。

      “我去,这地方终于有大案子了。”小胖就是不怕事情大,上学的时候就是有名的打架王。之后又是二爷对案情的一通神推理,简直是醉了,这么多年了,一点都没变。

      吃完午饭在二爷的强烈建议下找了几个女同学出来,一起出去k了歌,晚上,又在酒吧里纸醉金迷。我迷迷糊糊地下了出租车,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小区。路过那个垃圾桶的时候,我感到恶臭还在蔓延着,以后恐怕没人敢去丢垃圾了吧。“哇”的一声,我吐了一地。“呵呵”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闪而过,我回头去看,没看到任何人。“奇怪。”我跌得撞撞地回到了家,重重地栽在了床上。

      第二天,我如期的迟到了。“唉?你怎么了?怎么眼圈这么黑?”小雅打量着我的脸,好奇地问道。周末根本没休息好,加上昨晚那个怪梦,整个人能精神就怪了。“没怎么,就是没睡好。”我无精打采地答道。

      昨晚上那个梦?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但是我记得醒来的时候我出了一身冷汗。而且我的床上莫名出现了几片树叶,看样子应该是小区里面的树叶。也难怪,自己喜欢开着窗户睡觉,而且最近纱窗还坏了,难免有树叶飞进来。想到这,我身上又是痒痒的感觉,看来花露水没效果啊,蚊子还是那么毒。还好一天的工作量不是很大,收拾好东西打卡下班。因为自己一个人住的缘故,所以吃饭的时间不是很规律,回家打开电脑对着键盘一顿狂砸,才发现已经很晚了。家里应该没有什么了,不如出去买点什么,就这样再次穿衣服下楼,单身狗的生活基本都是这样吧。

      夏天的晚上,往往让人感到舒畅。不知什么时候,门口出现了一个馄饨摊,也好,晚上不妨吃口馄饨。“大爷,给我来一碗牛肉馅的。”我看了看上面的牌子,“牛肉馅八元一碗”,价格还很便宜,以后又多了一个吃饭的地方。也不知道这老大爷用的是什么方法,这牛肉肥而不腻,一点牛肉的羴味没有。“大爷,您这馄饨做的真好,肉很新鲜啊,你今天刚来么?”实在是好吃,让人忍不住要称赞一番。

      “我前天就来了,小伙子,喜欢吃的话这还有。”说完,大爷用漏勺又捞出了一碗。“今天很晚了,没什么客人,这碗就当我送你,吃吧,吃完我还要回去买肉。”大爷把碗放在了我的旁边,他那骨瘦如柴的手上残留着几道特别扎眼的疤痕,而他的眼睛,竟然泛着些许的红色。“唉,真不容易啊,不过,这么晚了,能去哪里买肉。”我心里想着,又掏出了八块钱。”大爷,这怎么好意思,这份我打包带走,这是钱,不能白吃您的。“说罢,我扯出旁边的塑料袋,顺势将馄饨倒了进去。不知为何,大爷的脸上充满着失望,自顾自地收摊了……

      我拎着打包好的馄饨,哼着小曲走在回家的路上,树叶洒在我的头上,感觉好极了。那个垃圾箱还没有被拆除,谁敢在这倒垃圾,周末的事情早已弄得整个小区人心惶惶。“呵呵。“银铃般悦耳的笑声把我的思绪打断,我环顾四周,并没有什么人啊。于是我转过头继续向前走,夜晚的风,好凉啊。“阳关道,来又回。月高起,莫伤悲。听风语,把头回。看一看,有人追。”我吓了一跳,因为这声音,这声音简直让人感到压抑。不错,这声音就来自我的身后。而且,这声音正是刚刚那笑声的主人。我猛然回头,然而并没有人,难道是我幻听了?我回头继续走,带着一身的冷汗。平时回家没觉得小区里的路这么远,然而此时感觉格外的漫长。

      一张报纸把我内心从惊恐转向了好奇,它就在我面前的地上诡异地一张一合,仿佛有生命一般。我捡起来看了一眼,是本市的地方新闻报。我瞬间麻木了,因为,上面的新闻,正是前天的杀人案。“女子深夜被人碎尸,系我市第一大案。“上面的照片,正是垃圾箱旁边的女尸,而那女尸,已经被剥皮剔骨,只剩一头长发能够辨别她生前是个女的。馄饨被我吐了一地,恶心伴随着惊恐早已让我不知所措。“阳关道,来又回。月高起,莫伤悲。听风语,把头回。看一看,有人追。”那该死的歌谣又一次刺激着我的耳朵,我头也不回地拼命向前跑。“突然感觉有人碰了我一下,之后我立刻瘫软在地上。“啊!”我猛地坐了起来,原来是一场梦。

      “我去!”我看了一眼手机,我又迟到了,而且这次已经是十点了,早就过了上班的时间,看来闹钟的响声都没能惊醒睡成死狗的我,这生活,也是够了。床上发现了飘进来的树叶。算了,索性请一天假,毕竟最近工作不是很紧张。我拿出昨天打包的馄饨,一股腐肉的恶臭扑面而来,不会吧,一晚就坏了。我连忙下楼丢掉了这包生化武器,顺势出来走走,买点早午饭。这个小区对于我来说确实不错,好吃的多而且商业区近。

      突然,一张从垃圾桶里露出头的报纸把我的目光从美女的身上抢了过去。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我抻出了报纸,上面的新闻让我呆在原地。“女子深夜被人碎尸,系我市第一大案。“上面的照片倒是没那么恐怖,尸体盖上了白布。我赶忙把报纸塞了回去,走过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一只手吓了我一跳,我回头一看,是二爷。“嘛呢!被孩子找上门了?”二爷是有名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丫的!”看到老朋友,我脸色好了不少。“今天没上班啊?还是又翘班了?”二爷向来如此,身为还算富二代的他根本不用上班,哪像我这样,养活自己都成了问题。我们找了一家酒吧聊了起来,我把昨晚的事情全都告诉了他。他安慰我一定是最近工作太紧张了,虽然他人很二,但是有时候还是能好好说说话的。

      喝到很晚,我再次从酒吧晃了出来,喝了很多酒,但基本没吃什么东西。感觉还是很饿,我又想起了小区门口的馄饨摊。和上次一样,牛肉馄饨,这次我吃了两碗。临走的时候大爷用他那血红的眼睛瞪着我说:“小伙子,好在你不是最后一个。”我感觉纳闷,回家的路上我心有余悸,毕竟上次的梦早已让我产生了阴影。

      “阳关道,来又回。月高起,莫伤悲。听风语,把头回。看一看,有人追。”银铃般的笑声过后又是这样的歌谣。就和昨天的梦一样,我这次头也不回地向前跑。关上了房门,我立刻把自己埋在了被子里,我知道,这次不是梦。我惴惴不安,根本无法入睡,然而酒精这东西,往往由不得你。

      就这样,我借着酒劲睡着了。

      梦,噩梦,梦中有个女人一直喊我的肉,我的肉。不一会,一个男人也抓住了我,他!没有脸,应该说是脸上的肉早已不见,血淋淋的嘴一张一合,还带着令人作呕的血色涎水。我醒了,树叶洒在我的身边,我睡在了小区里的路上。

      我赶忙起身,看天色应该是四点左右,我闻到了臭味,腐肉的味道。我顺着味道找到了垃圾箱,不错,味道是垃圾箱散发出来的。好奇心害死猫,我虽然知道,但还是忍不住地打开了它。里面,是一具尸体,一具没了肉的尸体,血红的嘴,似乎诉说着梦里他和我说的话,我见过他……

      警察问了我有的没的,在请医生确认我是梦游之后示意我可以走了,但是要随时配合调查。“我是陈警官,这些天可能需要你随时配喝我们的调查,有事打我这个电话。”之后我接过名片,上面的警徽让我找回了一丝安全感。

      我回到了家,手中握着陈警官的名片,然而心里一直在嘀咕着梦中的话,我的肉,我的肉……我瞬间想到了什么,我就这样忐忑不安地等到了晚上,因为这次,我可能要面对的可能是我之前从没见到的东西。我买了一碗馄饨打包,之后便躲在不远处看着馄饨收摊。

      最后一名客人是一个胖子,他吃馄饨的时候那个大爷已经在收摊了。吃完给了钱,和我那天一样,大爷又给他盛了一碗,胖子也没客气地又吃了一碗。之后我发现,那老大爷红色的双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笑。胖子走了,老大爷也推车跟了上去。之后如我所料,一刀,两刀,三刀……

      “陈警官,**街,发生命案,凶手正在行凶。”我不知道哪里来的镇定,但是当手铐铐住那老大爷的一瞬间我明白了,我的镇定不仅救了我,也救了很多和我一样喜欢在夜里出去弄夜宵的人。

      我拿着看着前几天的报纸,两起命案,一个凶手。“我帮你们报仇了。”我自言自语道。“谢谢你”不知道哪里来的银铃般的声音。我已经不再害怕,慢吞吞地从警局走回家。

      过了两天陈警官找我出去喝咖啡,他递给我一张当天的报纸。“首先感谢你帮我们破获了这么大的案子,法医鉴定,你给我们的馄饨中的肉全都来自遇难者。”陈警官说着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毕竟,吃了那么多人肉,多少都会让人感到恶心。之后,他告诉我一个惊人的秘密。

      原来那天我吃完馄饨就已经中了麻药,但是那老爷子知道药力根本不够,于是便给了我第二碗馄饨想要拖延到药力发作时再把我的肉“买来”。可是我拒绝了,老爷子当然失望地跟踪着我想等待机会,谁知道我如同有鬼追赶一般拼命地跑,第二天自然没出摊。

      而那个老爷子,在老伴得了重病之后四处求医,但因为没钱治病而听信了偏方—人肉。他骗老伴吃下了人肉馄饨,之后他的老伴还是不治而亡。而他,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对于这种方法的执着。

      我带着沉重的心回到了家,如果我早点发现,或许就不会有人死了。原来那天的梦是真的,原来我真的听到了那天的歌谣……阳关道,来又回。月高起,莫伤悲。听风语,把头回。看一看,有人追……

    上一篇:你也来经历一次吧
      
    下一篇:何瞎子算命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1345860224 官方微信:19907320365 服务热线:19907320365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 蜀ICP备180366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