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六指孽恋

    发布时间: 2020-06-25 17:22首页:月暮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阅读()

      黑夜,黑漆漆的天空只挂着一轮明月,就像是白色的妖精,在雨后的夜空中瞪着仅有的一只眼睛,森然可怖。几只乌鸦在路边的枝头上凄惨的叫着,嘶声力竭的叫声,仿佛在为谁的遭遇不公。

      一名男子突然走进视线,黑色羽绒服与黑暗形成一色,高高的衣领遮住白皙脸庞,一头白发被寒风吹乱,双眸异常浑浊,不难发现乌青的眼眶。

      骨节分明的手指泛着吓人的白,紧紧的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借着微弱的月光向前方看去,茂密的草丛里隐隐约约有几座快被野草遮住的无名坟包。

      男子杵着拐棍,来到其中一座坟前,从塑料袋里拿出上坟的东西,接着开始烧着纸钱,许是想起了什么,男子叹口气,沙哑的音线低声说道:“罗宇不简单,和他硬碰硬,受伤的只会是你,我都放下了,你也该放下了。”

      话音刚落,一阵狂卷大风从一旁袭来,惊起树枝上的鸟类,摇摆不定的树枝好似张牙舞爪的鬼魅,也将烧纸钱的铁盆子刮翻,夹杂着灰烬吹的男子睁不开眼睛。

      或许这样才能发泄心里的不甘。

      不一会儿,风停了,整个山谷里安静的出奇,仿佛刚刚并没有发生任何事,只有坟前的一片狼藉提醒着男子。

      男子缓缓起身,看着眼前的坟头,眼神里带着一丝心疼,一缕后悔,还有隐藏不了的柔情,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终,还是垂下眸光转身离去。

      坟头上慢慢冒出白烟,若有似无的白色身影漂浮在半空中,女子眉目如画,鲜红的唇瓣在惨白的脸上,显得格外诡异。

      望着男子消失的背影,“辰,为什么要我放下,都是因为他们……我们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啊!”空灵一般的声音四周传出,像是在问男子,又好像在自言自语,深不见底的眼眸无助至极。

      “莲儿,他是为你好,若是罗宇找来道士什么的,受伤的还是你啊!”一旁惊现一名红衣女子,腐烂的半边脸上爬满蛆虫。

      倏然,张莲儿上一刻的较好面容不复存在,脸上浮现出一条条像是蚯蚓的青筋,狰狞的吓人,“不!我不甘心,辰被病痛折磨,我成了孤魂野鬼,那个畜生却逍遥自在的活着,他该死!该死!”

      祝梓辰从坟地回到公寓,脱掉羽绒服,一张病入膏肓的脸庞暴露在外,才二十二岁的他,却已经憔悴的像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家,身心俱惫的他猛的倒在沙发上,空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天花板眼眶慢慢湿润,不知不觉昏睡过去。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回到了四年前,坐在操场树荫下,阳光透过树叶缝隙像充满生命力的萤火虫,草坪上有茵茵小草对日浅笑,那清新的空气带着缕缕花香荡绦心间。

      一双软弱无骨的小手从后面蒙上他的眼睛,故作粗糙的声线幽幽问道:“猜猜我是谁?”

      祝梓辰嘴角上扬,一把攥住那一双手,拉向他自己,后面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张莲儿清澈明亮的瞳孔看着眼前的少年失了神。

      少年皮肤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笑起来让太阳都失去色彩。

      张莲儿回过神,撅起小嘴,不满控诉道:“你耍赖!”

      捏住张莲儿小巧的鼻,祝梓辰很欠揍的笑着说:“你智商低怪我喽?”

      “讨厌!”张莲儿也报复性的捏住他的脸颊,操场上嬉戏的声音是那么的美好。

      这样的画面没有持续多久,随之转换另一个场景。

      阴沉的天气让心情变得压抑起来,一个中年男子拉住祝梓辰的手臂,带着命令的口吻,冷声开口道:“你弟弟中了毒,只有你和他的血型一样,所以你必须为他试药!”

      身体的温度一瞬间被抽取,意志冷的瑟瑟发抖,期盼了十几年的父爱,却是如此可悲,把他的生命当做蝼蚁一般。

      祝梓辰心灰意冷的笑了笑,这条命是他给的,他想要就拿去吧,这般廉价的亲情不要也罢,孑然一身的他无牵无挂……倏然,脑子里一个笑脸逐渐清晰,不!他不能死!莲儿还在等他,他必须要遵守承诺,不可以丢下她一个人。

      想到这,祝梓辰甩开中年男子的手,拼了命向外面跑去,可还没到大门,就被两个保镖制住他的双手……

      一片白色的实验室,祝梓辰躺在手术床上,手脚都被厚重的铁链锁在原地,桌子上的试管里五颜六色的药剂就是他的一日三餐,来这里没几天,祝梓辰就已经瘦的不成人形了,像夜间星星一般的眼睛深深的陷入眼眶。

      在死亡边缘徘徊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

      一名男子走进实验室,祝梓辰抬起眼眸看了看,猛的发现那张脸竟和他以前一模一样,就像是照镜子一样,只不过,他现在样子……药物留下的后遗症彻底毁了他。

      罗宇在祝梓辰身边蹲下,嫌弃的眼神打量着他,讽刺的笑了笑,“你就是老头的私生子,怎么看起来你比老头的年龄还大啊?说起来我还真要谢谢你,若不是你,我身上的毒又怎么会解的干干净净,你现在心里一定很恨老头吧?”

      罗宇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边帮祝梓辰打开铁锁边说:“我现在毒也解了,你也就没什么用了,我跟老头说放你走,不过你能不能活着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铁链打开,祝梓辰手腕脚腕处的肉都腐烂了,可以清楚的看到骨头,血糊糊的一片让罗宇一阵作呕,受不了这里的环境,罗宇站起身离开,刚走到门口,忽然转过身,邪魅一笑道:“张莲儿你认识吗?放心,我会用你的身份好好疼她。”

      祝梓辰身子一僵,双手止不住的颤抖,比起这个,在实验室的日子真的不算什么,心口的疼痛让他呼吸困难,恨不得立刻就离开这个世界。

      罗宇看到想看到的结果,双手插兜,满意的离开。

      祝梓辰不知道他是怎么离开实验室,跌跌呛呛的来到校园的,一如从前的景色,终究物是人非,他不敢去找她,怕她会嫌弃他现在的样子,他给不了她承诺,倒不如远离她,或许罗宇更适合她,命由天定,这就是他的命,笑着笑着,两行浑浊的泪水落下。

      画面再次转换

      月亮被乌云遮住,罗宇坐上刚准备发动车子,张莲儿倏然出现,手中捧着一块石头,砸向车子,挡风玻璃立刻出现蜘蛛网般的裂缝,张莲儿眼睛里布满血丝,像是疯了一样,“你不是祝梓辰,梓辰在哪?”

      罗宇握着方向盘不怒反笑,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起手机拨通电话,放在耳畔,张莲儿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掏出手机,看着车子里的那个人,不确定的接起电话。

      “张莲儿,你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女人,做了我的女人,整天还想着别的男人,你恶不恶心!不错,我的确不是你日思夜想的祝梓辰,话说回来,你到底有多爱他,他每天在你眼皮底下工作,你不是也没认出来吗,所以,你根本不配说爱!”罗宇嘴唇轻启,吐出的字字句句如同刀刃,分解着张莲儿的意识。

      张莲儿的手指一点点握紧,指甲深深陷进肉里,鲜红的血液从指缝处流出来,可她好像感觉不到疼痛,喉咙不知道被什么堵住,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他在哪……”

      手机里不断的传来罗宇兴奋的声音,讲述着祝梓辰的遭遇,直到张莲儿的手机从指尖滑落,耳畔边顿时没有让人心痛的事实,眼眶中的泪滴流淌下来。

      转过身,张莲儿向着一个方向跑去,她不知道他受了这么多的苦,她不知道他遭受了非人待遇,她不知道他为了可以多看她一眼,会来到她公司前的公路上清理垃圾,记忆中,那个温文儒雅的少年,那个爱着她的少年,那个……她深爱的少年,怎么会默默的承受这么多。

      终,一个孤独憔悴的背影映入她的眼帘,看着在路灯下他,竟恍如隔世,衰老又能怎样了?有谁会永生不老,若是不老,又怎能白头。

      张莲儿停住脚下的步子,不敢上前,她害怕他会嫌弃她不是完璧之身,害怕他会怪她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她没有在他身边,她怕会正如罗宇所言,她不配爱与被爱。

      两人的距离明明很近,却又很远,一阵寂静,倏然,一束刺眼的光照射在祝梓辰的身上,车子的引擎声越来越近,张莲儿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可以再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张莲儿猛的推开祝梓辰……

      马路被血染红,罗宇坐在车子里冷眼旁观,张莲儿则是倒在祝梓辰的怀里,嘴里不断涌出鲜血,手掌轻轻触碰他布满皱纹的脸庞,细小声音愧疚的哽咽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祝梓辰猛的惊醒,环顾四周,空荡的屋子,秒钟走动的声音,抬起手摸了摸脸颊,发现早被泪打湿,垂下眸光,自嘲一笑,莲儿若从来没有遇见他,该有多好,至少她会活的好好的。

      门外一阵声响扰回他的思绪,祝梓辰一下警惕起来,骨瘦如柴的手臂撑死摇摇欲坠的身体向门口走去,还未走近,公寓的门被人砸开……

      郊外的一所别墅,原本华丽的屋内,打斗的一片狼藉,白烛纸符掉落一地,罗宇请来的道士被张莲儿一掌狼狈的拍在地上,口中不断吐出白沫。

      一旁的罗宇见状,意识的想要离开,还没有移动步子,一缕白色丝绸就勒住了他的脖子。“呵呵呵呵呵……来陪我玩~快过来~”整个大厅回荡着毛骨悚然的声音。

      随着脖子上的丝绸越来越紧,他的呼吸也越发的困难,俊美的脸庞逐渐变的铁青,脑门上也出现青筋,许是求生意志较强,用着仅有的最后一口气,罗宇艰难的吐出几个字,“祝梓辰在我手里,如……如果,你想让他给我陪葬,你就继续。”

      预料之中,白色丝绸在罗宇的脖子上松了一圈,罗宇无力的扶着桌子,贪婪的大口吸食着空气,同一时间,一个白色身影出现在罗宇面前,冷冽的眸子直视着罗宇,“你竟敢!”

      脸色稍稍缓和,罗宇咧嘴一笑,仿佛在说他有什么不敢。

      自从张莲儿死后,每晚她的魂魄都会来这间别墅,刚开始张莲儿的目标是罗老爷子,即使老爷子整天疑神疑鬼,罗宇也没有太在意,可没几天罗老爷子竟驾鹤西去了,张莲儿的目标也就转向他,不仅生命受到威胁,还整日夜不能寐,那种生活他过够了!

      罗宇的表情成功激怒张莲儿,美丽妖娆的脸蛋再次面目全非,血盆大口对着他问道:“他在哪?!”

      打了个响指,没过一会儿,几个保镖就把疑惑不解的祝梓辰带到前厅,祝梓辰模糊不清的视线落在张莲儿身上,神情一慌,这时才明白,他们把他抓过来是为什么,“你来干嘛,滚,给我滚!”

      “辰……不要赶我走,好不好。”两行血红色液体无助的流淌下来,张莲儿知道他的用意,可是……她亦是放不下他啊。

      爱情就像一把双刃剑,伤害她的同时,他的心也如刀绞,可是,他不能这么自私,“不要叫我的名字,我不想看到你,滚啊!”

      祝梓辰说话的同时,余光看到张莲儿身后的情况,摔在地上的道士,杵着桃木剑缓缓站起身,右手从身后拿出一张黄色的符,嘴里嘀嘀咕咕的念着什么,直到符纸被火燃起,包住桃木剑。

      模糊的视线再一次看向了他一生的最爱,苍白的唇勾起了阳光的弧度,这一次,换我来做你的保护伞,“莲儿,我爱你,一直都是……”

      不知哪来的力气,猛的甩开了制服他双手的保镖,穿过张莲儿的身体,冲向了那把桃木剑,桃木剑刺入他的身体,道士惯性的向后到去,被烛台夺去心脏。

      从认识到爱上,从爱上到阴阳相隔,这一幕幕好想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却又久的忘记了它的初衷……

      “不!”

      罗宇脖子上丝绸随着张莲儿的情绪倏然收紧,脖子被活生生的勒断,头颅在地上滚了几圈,双眼惊恐的看着不远处的身体,气绝身亡。

      一道光照亮了整个大厅,半空中漂浮的少女一如从前那般纯净,洁白的身影一点点的永久消失视线中,再惨烈的结局也不会让她后悔当初的爱上,不能相爱,只愿相伴……

      一切都回到了原点,那个少年安静坐在树荫下,只不过少了那双蒙住眼睛的小手,多出了第六只小手指。 

    上一篇:爱你 所以跟着你
      
    下一篇:恐怖漫画妈妈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1345860224 官方微信:19907320365 服务热线:19907320365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 蜀ICP备180366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