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冥界警局

    发布时间: 2020-07-22 23:06首页:月暮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阅读()

       杜尔姆警察学院第三分局地处阿奎尼亚森林的边境地带,离首都凤凰城大约70多公里,与其说是警察局,倒不如说是边境安监哨站,过往的行人抑或贸易马车,只要是没有携带杜姆国安全通行证的,都要自觉接受安检,但自从我在这里入职的第一天起,就感觉到这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简直可以用无聊透顶来形容,直到一向以执法严明著称的芬洛探长意外来到我们分局视察工作时,才将这一切原有的宁静打破。

      那一天,霓虹色的天空刚刚微微放晴,警察局里突然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此时的我正在会客厅偏僻的角落里整理杜姆国安德斯省的资料文献,随后,屋外警卫队长提比略的惨叫之声引起了我们大厅内所有人的注意。

      “上帝啊,快来救我,有刺客,快来!”

      叫喊声越来越响,紧接着便传来了弓弩手放箭的声音,不由分说,我们一行人随即全副武装,拿起盾牌与长矛朴刀冲了出去。

      可之后放生的事却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一位身穿白色长官制服的少女松开了提比略已经有些发紫肿胀的双手,并意识身后的几位弓弩手放下武器,

      “这里天气可真热,不是吗?对新来的长官你们可要放尊重些,”说着,白衣少女泰然自若的微微笑了笑,只见她长发飘飘,纤瘦优雅的身材总给人以弱不禁风之感,其人五官端正,嘴唇樱红,眉毛有些细长,但却称不上美轮美奂。

      “我叫芬洛,芬洛•格里曼,新来的御使督察,称呼我芬洛探长就好,”

      “什么!”此刻,我们所有人纷纷瞪大了双眼,难以想象,大名鼎鼎的芬洛探长竟然是眼前这位白衣英飒,琳珉如玉的女子,提起芬洛,听说她惩治罪犯或者逃兵时绝不手软,手段极为残忍,就连杜姆国里最凶恶的罪犯也对她畏惧三分。

      “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一位名叫波尔多•箐琼斯的小伙子,”她有意的提高了嗓门,打断了我们窃窃私语的议论。

      “我就是,长官!”我在人群中战战兢兢的举起了手,突如其来的问话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很好,在这之前我看过你的档案,你是位新来的警员对吗?”

      我微微点了点头

      “看来我没找错人,波尔多,现在我有一个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你愿意帮我完成吗?”她对我莞尔一笑,笑容隐约透露着些许悲伤,像是静寂的月光洒在河源的垂柳上,丝丝不惊的波澜绝情一江向东流,令人心碎哀婉。

      “当然,我愿意,我是说,我很愿意为您效劳,长官,我来这里已经快半个月了,他们每天只是分配给我一些无关紧要的抄写工作,再这样下去,恐怕不等我辞职就…”

      芬洛摆了摆手,打断了我的解释,

      “那么,你现在就和特里斯一起去野德盖尼村吧,他的家就在那里,也会给你带路,到了目的地之后,你要去村镇中心的教堂里找到一位名叫稀德的神父,然后,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务必要把他带到你们第三分局这里。”

      “等等,尊敬的长官,那人到底犯了什么罪?还有,按照杜姆国的十二条法规,我,我得先拿到拘捕令才行。”我有些语无伦次,不知该说些什么,抓捕犯人的事还是头一次做。

      “我说波尔多,你怎么这么啰嗦,芬洛探长让你做什么你就好好做便是,在你走之前,我们可以给你提供一辆马车,不过,你要自己驾车。”第三分局的博罗德警官用一种严厉的口吻打断了我的解释。

      “特里斯!你在哪?快出来,现在要出发了”神秘的探长朝着四周空旷的原野大喊了几声,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从西边的灌木从中跑了过来。

      “我在这儿,姐姐,老实说,我几乎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芬洛对他微微笑了笑,然后用一种不信任的目光打量着博罗德警官准备的老式四轮马车。

      “这位是警员波尔多,他将带你一同前往野德盖尼村,你只需为他指路就好,不过在路上,我希望你能管好你自己的嘴,特里!”

      就这样,有些稀里糊涂的我便和这位陌生的小男孩一同上路了,尽管前方的道路崎岖不平,可路旁的景色却是美不胜收,时恰逢暮春三月,迷迭香和百里香盛开在路旁的四周,橘柚芬芳,北方阳光普照,阴林密布,仿佛置身事外桃源。

      特里斯是一个视野极好的向导,在太阳还没落山之时,我们就栉风沐雨般的赶到了野德盖尼村,放眼望去,村落的破败与荒凉超出了我的想象,这里似乎是一片废墟的海洋,只有几处茅草棚子旁依稀冒着炊烟。

      “我说,小家伙,你就住在这种鸟不生蛋的鬼地方吗?”我好奇的向这位细心的向导打趣道。

      “当然,尊敬的先生,我想,现在我要走了,长官,教堂的那位稀德神父可不好对付,如果你想回去,朝着西方的林荫古道前行便可,祝你好运。”这时的特里斯脸色有些铁青,似乎在极力隐瞒着什么,但还没等我彻底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他便迅速离开了我的视线。

      村庄里,石子小路已经被泥泞潮湿的泥土陷的低洼不平,索幸教堂并不难找,不多时,我就看到了西方冒着炊烟的茅草屋旁有一座用红砖外色石块砌成的中型房屋,尖塔高耸、尖形的拱门半掩开着,四周散碎的墓碑总给人以毛骨悚然般的不祥预感,其中有一块银白色的墓碑格外引人注目,上面清晰刻写着,

      “比尔罗•稀德神父之墓,他的功绩势必永垂不朽。”

      我悄悄拔出了佩剑,如果稀德还活着,情况势必比我先前所想象的要复杂许多,现在的我只恨自己疏忽大意,竟把军用扇形盾和无边头盔忘在了那辆该死的马车上。

      大门推开了后,一位手拿古籍,穿着修道长袍,戴眼镜的老者正静静站在布道台旁,此刻,他缓缓抬起了头,看的出神色有些紧张,仿佛知道我来着不善。

      “我是在找一位自称是稀德神父的混蛋,我想..”

      “没错,长官,我就是稀德,”黑袍长者对我微微笑了笑,“我想,应该是那个女魔头芬洛派你来的,上帝啊,毕竟人鬼殊途,她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呢,那么,您的搜查令和拘捕令呢,长官?”

      “我可没有你说的这些破烂,第三分局的人也没有给我提供这些,不过,不管你是否清白,我看你最好还是跟我走一趟。”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这件事确实很让我为难,最后,我还是把手铐主动扔给了他。

      “当然,长官,我会跟你去的,只不过,你能告诉我,带你来这里的可是一位十岁左右,名叫特里斯的金发小男孩吗?”

      “当然,他真是个不错的向导,不过,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啊哈,看来我猜的没错,那个女魔头又在玩弄她的小把戏了,不过我想等一会儿再带上这该死的手铐,在这之前,我想先带你去一个地方,长官。“

      “要去哪里,我希望你不要耍花招,神父。”我收起了佩剑,因为我感觉稀德本人并不是什么狂热的危险分子。

      “就是村里的公共墓地,长官,那儿离村东口并不远,那个叫特里斯的金发小男孩,三天前就因为一场意外的泥石流而断送了性命,两天之前,我亲自为他做了最后的洗礼告别仪式,今晚,他们家人要把他埋葬在东方的墓地里,现在,应该到时候了。

      “好吧,神父,不管你在胡说什么,我愿意和你去那里走一趟,只不过,到时如果发现你欺骗我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你有可能再也回不到你这温馨的教堂了。”

      我再次拔出了佩剑,意示稀德给我带路

      果然不出他所料,还没等我们走到目的地,周围便依稀传来了细细的啜泣之声,不远处,十几位身穿黑纱的妇人围在了水晶棺材边,特里斯静静地躺在那里,宁静而端详,散碎的影子与树枝的怪影混合在了一起。

      “怎么样,长官,这回你应该明白了吧,如果还是不相信,您可以在走近些细看这一切,不过您最好还是放了我,我还要主持…”

      “够了,闭上你的嘴吧,稀德,已经浑身发抖的我把手铐铐在了他的手上,随后,稀德便被我五花大绑的关在了马车的车棚里,我头也不回,也没再多想今晚发生的事,直径朝着西方的林荫古道疾驶而去,车内不断传来神父的抱怨与咒骂声,可已经精神处于崩溃边缘的我根本不想再去理会。

      有时候,如果身上的担子过重,回家最快的那条路反而是最长的那条,直到第二天清晨,有些惊魂未定的我才安全到达了杜尔姆警察学院第三分局这里。

      “下来吧,你这狡猾的老头,不管你昨天晚上给我看的是什么,都不可能是真的。”我把稀德拽下了马车,不过没有给他松绑。

      “我的上帝啊,长官,你还没有注意到吗?你已身在一片地狱的火海中,周围的人早已死去多时,这里哪里是什么警察局啊,分明是一处乱葬岗。

      清晨的阳光驱散了丛林的污秽,破碎的石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耀眼,

      “这里只有在没有阳光的日子里才会显示出警局的模样。”我诡异的对他笑了笑,等待着东方的乌云将阳光遮盖。

      “你说什么?”他惊慌失措的看着我,“你既然知道这些,又为什么还要待在这里呢?”

      我极为放松的伸了个懒腰,不耐烦的对他讲道“稀德老兄,我一个月前就因为一场事故而从马车上摔下了悬崖,当场毙命,难道你忘记了吗?那时的你亲自为我主持了告别弥撒。”

      他有些魂不守舍的吃惊注视着我,“这么说,…”

      “没错,这里是‘冥界警局’,只要是没有携带杜姆国安全通行证的,都要自觉接受安检。”

      “告诉我,什么是该死的通行证?”他有些气愤的再次抱怨道。

      “就是人身上的影子,可有些活死人,即便拥有,影子也是不完整的,不过在这之前,我注意到教堂边有你的坟墓了,老兄!”

    上一篇:钻石的诱惑
      
    下一篇:聊斋之僵尸王被灭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1345860224 官方微信:19907320365 服务热线:19907320365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 蜀ICP备180366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