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灵木罗刹

    发布时间: 2020-10-17 10:07首页:月暮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阅读()

      (一)百鬼夜行

      “快跟我走!来不及了。”温冬一下子推开黄凯寝室的门。

      黄凯瞥了温冬一眼,说:“怎么了?”

      “韩心雅被抓了,就在实验楼。”温冬焦急地说,额前微微渗出汗珠

      温冬是黄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有困难自然义不容辞。

      一听这话,黄凯收拾了东西就和温冬来到了实验楼前。

      夜色如墨,实验楼在昏暗的月光笼罩下,显得格外诡异,楼内漆黑一片,窗户全都紧紧闭合,像是一个个吃人的恶魔,等着猎物的到来。

      韩心雅是温冬的女朋友,今天忽然失踪。温冬收到一条短信,内容是韩心雅在实验楼的某一个教室中,楼里的每一个教室中都锁着一个鬼,如果天亮之前还找不到韩心雅,那么韩心雅就会被那些鬼分食,没有署名,陌生号码。

      黄凯望着实验楼,面色凝重,顿了一会儿说:“楼里应该是布了百鬼夜行阵,利用阴间游荡的上百孤魂恶鬼,将它们暂时封印在距离相等的区域,互相连结,阴气互通,威力巨大。若想破阵必须准确找出阵眼,而且只有一次机会,找错了就会引动整个阵法,百鬼夜行,噬人魂魄。”

      “小雅刚转学来一个多月谁也不认识,不可能得罪谁啊?”温冬的急躁丝毫未减。

      “你这个花花公子换女朋友还不是常事?怎么这次这么认真了。你别急,实验楼有五层,阵眼应该在第三层的某个教室,估计韩心雅就被困在那里,走!”黄凯和温冬一同跑进了实验楼。

      进楼之前,黄凯拿出一张画着莲花的黄符递给温冬,让他揣在心口,说是护心符,保命用的。

      楼中漆黑一片,很是瘆人,顺着楼梯向上看去,好像是到不了尽头的黑暗。

      “八卦流光,护佑我身,十方恶灵,速避千里。开!”黄凯拿出一面精致的八卦镜,念出咒语,八卦镜亮起耀眼的黄色光芒,将黄凯和温冬周围照得透亮。

      黄凯警惕地看着四周,拉着温冬一步一步地向三楼走去,时不时看了看两边的走廊,每一个教室中都透着说不清的诡异,让人心痒,害怕的同时又想要接近。

      到了三楼,两人不禁打了个哆嗦,阴气很重。

      “走左边走右边?”温冬问。

      黄凯眉头皱的像是可以拧出水来,小声嘀咕了一句:“要是林威在就好了,算了,赌一次,走右边!最中间的那个教室。”

      “林威是谁?”温冬顺带着问了一句。

      黄凯小声说:“林威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天生阴阳眼,能看见“脏东西”,要是他在的话一眼就可以看出哪里是阵眼,省去好多麻烦。”

      教室门口,黄凯拿出一把桃木剑,先咬破了自己的中指,鲜血在桃木剑左侧剑身从头抹到尾,又让温冬照做,抹在了右侧剑身。

      “双阳合一,归元破灵,太上三清,速速显灵。破!”随着黄凯一声怒喝,教室门咣的一声打开,里面涌出一阵阴风钻入温冬和黄凯的袖口。刺骨的寒冷让人清醒,一个青面獠牙的女鬼,阴阴的笑着向他们两个扑来!

      (二)破阵救人

      “糟了,阵眼在左面!”黄凯一把推开温冬,上前和那女鬼缠斗起来。女鬼很凶猛,没一会儿黄凯的白色道袍上就染上了点点血红,不知是谁的鲜血。

      忽然,那女鬼向后飘了几米,抬起双手,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举起干枯的双臂舞动着青黑色的手指。没几秒,阴风大起,连续的砰声想起,一间间教室的门全打开了,一个个鬼影尽数出现,个个面目可怖,狰狞瘆人。

      狼多肉少,每一个鬼都像饿狼一样扑向温冬和黄凯。

      温冬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不行,抖如筛糠。黄凯从包中掏出一把黄符,念起咒语:“脚踏七星,天罡之处有雷霆,天雷降此灭邪灵!落!”

      狭窄的走廊中雷声震耳,白光大盛。没一会儿,白光黯淡,刚才诡异的走廊变得正常了,亮起了以往熟悉的,昏黄的灯光,这让温冬松了口气。

      “快去看看韩心雅。”温冬急忙向着另一侧的走廊跑去。

      黄凯一把拉住了温冬,神色惊恐,大喊道:“不对劲儿,快走!从窗户跳下去!”

      “跳窗户?疯了吧!”温冬有些不理解,这好歹是三楼啊,摔不死也残废。

      哪知黄凯力气大的出奇,一下子就把温冬从窗户扔了出去,自己也赶忙跳下。

      意识一闪,眼前又回到了刚才熟悉的黑暗。此时黄凯和温冬正在一间教室里,就是刚才的那间。

      黄凯迅速转过身,那个青面獠牙的女鬼正在教室门口倚着门,咧着腐烂的嘴巴,笑得让人看了恶心。女鬼身后站着一排排黑影,看不清脸,数量多的可怕。

      “我们刚才进了迷魂阵,要破阵就要反其道而行之,如果你去左边的教室救韩心雅,那你就会真的从窗子掉出去!”温冬听到黄凯这么说,心里一震寒意涌起。

      黄凯拿出一把翠绿色的玉质短笛,递给温冬,说:“吹一首曲子,什么都好。”

      温冬吹着笛子,黄凯拿出一张黄符贴在笛子最下端。教室门口的鬼魂们竟然都呆住不动了,像是凝固了一般。

      “这是安魂笛,你要一直吹,不能停。我现在去救韩心雅,一定要撑住,不然我们都会有危险!”黄凯说完后就匆匆跑出教室。

      到了左边走廊最中间的教室,黄凯如刚才一般,念出咒语,那桃木剑破开了教室的门,救出了被绑在凳子上的韩心雅,拿出了她嘴巴上堵的白布,赶忙问她:“谁把你带到这的?”

      韩心雅刚刚想要说些什么,眼神中忽然露出一丝惊恐,颤抖着用手指着黄凯的身后。

      黄凯没等回头,就被韩心雅拉扯着在地上打了个滚。

      “快闪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是温冬。

      黄凯看向刚才自己蹲着的地方,插着那根安魂笛,而门口,站着一个蒙着面纱的黑衣人,温冬被后面那个青面獠牙的女鬼抓着,根本动不了身。

      (三)符惊鬼神

      黑衣人低声道:“你应该知道我的目的,快把东西拿出来,我也就不再为难你了。”

      温冬看了看黑衣人,又看了看黄凯,心中冒出了一串问号。

      “你今天必须放我们走,木牌不在我身上,如果我们有什么不测,你这辈子都找不到木牌!你好好想想。”黄凯眼神中闪过一丝凛冽,与黑衣人四目相视,像是在辨识着什么。

      听到黄凯这话,黑衣人用手捻住下巴,开始思索着什么。趁着黑衣人思考的空子,黄凯一个急翻身,在韩心雅额上贴上一张黄符,又一矮身一扫腿,黑衣人和女鬼都被绊倒了,一张黄符也被贴在温冬额前。

      韩心雅好像很痛苦的样子,牙关紧咬。温冬却没什么事儿,只是依旧吓得脸色惨白。

      此时黑衣人已经缓过神来,迅速站了起来,第一反应不是去攻击黄凯,而是奔向韩心雅和温冬的方向,显然是要撕扯他们额前的符咒。

      黄凯见状急忙拉着温冬和韩心雅迅速往后退,边退边快速念着:“移形换影,千里疾行,追云逐月,心闪念现!”

      一阵白光闪过,温冬和韩心雅离开了这里,空荡荡的屋子里只剩下黄凯和黑衣人,还有数不清数量的鬼。

      “呦呵,还蛮善良和重义气呢。你也知道的,你根本赢不了我,不然也不会用什么障眼法送他们两个出去啊。”黑衣人冷哼一声,透过他的眼神似乎可以看出面纱下面的不屑。

      黄凯抽出桃木剑,直直地指向黑衣人,剑眉倒竖,没有丝毫畏惧。

      黑衣人身形一闪,转眼间膝盖用力顶在了黄凯的腹部。黄凯重重地摔在了墙上,勉强用桃木剑撑着地面站了起来,用道袍的长袖擦了擦嘴角的鲜血。

      “别、别杀我。牌子在我包里,你来拿吧。”黄凯把背上的包拿下来放在胸前。

      黑衣人给了女鬼一个指令,女鬼飘到黄凯面前,用全白的眼珠死死地盯着黄凯看。

      显然是黑衣人不相信黄凯,怕他耍什么诡计。黄凯低下头翻着背包,眼睛左右不停地撇着,猛地一抓身边的桃木剑,狠狠刺入女鬼的胸膛。

      桃木剑本就是斩鬼利器,刚刚又沾上了鲜血,事半功倍。女鬼的伤口处冒出一缕缕青烟,发出一阵凄厉的哀嚎,转眼间便消失了。

      黄凯从包中掏出一支巨大的毛笔,沾了朱砂,在空中画了晦涩难懂的符号,最后一笔画完,用毛笔用力向前一刺,空中的符咒发出红光,迅速变换,成百上千个相同的符咒迅速向着门外的百鬼飞去。

      “这符惊鬼神之术是对身体消耗极大,你何苦这样伤害自己呢?你师傅早就过世了,你空有一块木牌也没什么用,加上我手里这块,我们一同修炼里面的道法不好么?”黑衣人嘴角露出一丝狡黠。

      黄凯并不理会黑衣人,而是专注的将毛笔对准那符咒的中心,灵气氤氲,随着一个个符咒不停地飞出,一只只鬼也不停地被消灭。

      眼看胜利在望,只见黑衣人将双手用力按在自己的胸口处,一下子将自己的身体撕成了两半!顿时一阵黑气猛地弥漫开来,将黄凯冲了一个趔趄,毛笔掉在地上,符咒法阵也散开了,几个侥幸逃脱的鬼赶忙向窗外飘走,四散逃命去了。

      (四)韩心雅

      教室里一片寂静,只有淡淡的黑气。黄凯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走出实验楼,就在楼前见到了焦急等候在外的温冬与韩心雅,心里涌起一阵暖意。

      三人往寝室的方向走去,在路上,温冬问:“黄凯,你刚才应该让我们看看你怎么消灭他们的,真不够意思。”

      黄凯摇摇头,叹了口气说:“你刚才可能没有仔细看,那黑衣人身形缥缈,明显只是本体的一魄,我就已经招架不住。如果是他本人,后果可想而知。”

      寝室里,黄凯和温冬盯着一块古朴的木牌看了好久,上面凸起的符咒晦涩难懂,韩心雅在一旁帮黄凯清洗沾满鲜血的道袍,时不时望向这边。

      “这牌子就是他想要的东西?”温冬有点不解。

      黄凯用力点了点头,看了看天上皎洁的圆月,将牌子揣在怀里出了门。

      “这牌子叫灵木牌,一阴一阳,分别取树上吊死过人的水柳和只受雨水浇灌过的桃树制成。据说里面有如何脱离死亡的秘诀,但具体我也不得而知。许多修炼道法的人当年都觊觎这灵木牌已久,后阴牌丢失,师傅被他们设计害死,我青梅竹马的师妹黄璐也不知所踪。但可惜师傅把那阳牌偷偷给了我,所以邪人一直没能得手。可他们身怀邪术和道术,我这次胜算极低,你们俩照顾好自己。”黄凯把温冬单独叫了出来,给了他几张符咒就离开了。

      温冬和韩心雅两人对视了一眼,默契地出了门,悄悄跟在黄凯身后……

      校园里一片寂静,只能听见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温冬和韩心雅跟着黄凯来到了学校的后山,黑衣人倚在一棵大树旁,仿佛等待多时。

      “怎么,想通了?”那人语气中带着一丝激动。

      “想通了,我应该取了你的狗命,再把那害人的木牌毁了!”一道道黄符将黑衣人团团围住。

      黄凯又祭出八卦镜,悬在黑衣人头顶,念起咒语:“八卦聚顶,四象护身,邪灵鬼魅,无所遁形。破!”

      黄符和八卦镜一齐向中心聚拢,只见大盛的黄光中隐隐渗出黑气。突然黑衣人一声怒喝,黑气震开了所有的黄符,八卦镜也掉在地上,可以听见清脆的破碎声。

      “就这么点本事?让它们先陪你玩玩吧,哈哈。”黑衣人话音刚落,周围阴风大作,一个个面向可怖的恶鬼向着黄凯扑来。

      黄凯赶忙祭起各种法器和符咒抵挡,但终究双拳难敌四手,恶鬼数量实在多的惊人,没一会儿黄凯就占了下风。

      “天雷,引!”话音刚落,凭空降下数道惊雷,硬生生给黄凯开辟了一条逃生的小路。

      温冬拿着那张已经燃了一半的天雷符跑到距离恶鬼群较近的地方,等着接应黄凯。

      黄凯刚准备冲出恶鬼群,一个黑影闪过,黄凯倒地,喷出一口鲜血。

      黑衣人冷哼一声,缓缓转过头,看着温冬和韩心雅,手一挥,身后的恶鬼们一齐冲向温冬和韩心雅。

      恶鬼们速度极快,很快就将两人围在圈子里,温冬吓得脸色惨白,韩心雅却面不改色。

      “我…我掩护你,你快跑。”温冬对韩心雅说。

      韩心雅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说:“谢谢咯,不过…我自己能出去!”她猛地跳起,踩着温冬的肩膀,一下子跳出了恶鬼群,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站起来走到黑衣人身边,静静地看着黄凯。

      灵木罗刹

      “你…你枉费温冬对你这么好!我早就觉得有些不对劲。”黄凯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怒声说。

      韩心雅腿一用力,踢起地上的一个石块,不偏不倚的砸在黄凯脸上,划出一道血痕。

      “快点儿把木牌拿出来吧,我看到你把它带来了,呵呵。”韩心雅此刻完全是另一幅嘴脸,阴险妩媚,完全不像平日里温柔内向的她。

      黄凯指了指恶鬼群说:“牌子在温冬身上,我早就感觉你不对劲了。在洗衣服的时候你就一直盯着牌子看,所以我把温冬单独叫出去,把木牌给他,并叮嘱他不要告诉你。如果他被恶鬼撕得粉碎,想必那牌子也会碎成木屑吧。”

      黑衣人听完后急忙让恶鬼散去,空地上留下了伤痕累累的温冬,倒地不起。

      韩心雅走了过去,果然在温冬口袋里发现了那块木牌,递给了黑衣人。

      “算你小子识相,没有耍花样。”黑衣人边说边摘下脖颈上一直带着的木牌,那块木牌和黄凯的那块大小相当,只不过牌子上的符咒是凹进去的。

      黑衣人走到之前倚着的那棵大树下,贴在韩心雅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韩心雅身子一震,之后愣愣地站在原地。

      两块牌子被对接到一起,凹凸的地方紧密结合,树中亮起一道绿光,直直地进入他的身体。

      随着绿光的进入,黑衣人身上的皮肤开始渐渐变黑,像是一层层树皮,撑裂了衣服,脸也变得格外恐怖,两只眼睛透着绿光,摄人心魄,格外可怖。

      没一会儿,黑衣人浑身的皮肤都变得像树皮一样!厚重的树皮下,一声声沉闷的低吼不知在诉说着什么。

      韩心雅见状一把夺过黑衣人手中的木牌,用力抛给了黄凯。黑衣人僵硬地扭过可怖的脸庞看了看韩心雅,碧绿的眼珠中迸出了血红色的光,发狂一般地挥舞着双臂,一把抓过韩心雅,尖锐的手指狠狠地刺向韩心雅的心脏,鲜血如注喷涌。

      韩心雅临死前眼神中没有一丝畏惧与憎恨,反而带着一丝满足和诡异。

      温冬看着韩心雅死去,愣愣的站在原地,目光呆滞。而黄凯有了木牌作媒介,拿出那支巨大的毛笔,沾了朱砂,在空中划出和刚才木牌上相同的符咒。

      “道法天,天法地,地法道,道法自然。破!”空中的符咒凝聚在木牌之上,木牌分成两块,一前一后,用力地穿透了黑衣人的身体,在体内合二为一。

      “砰”的一声,一阵血雾弥漫,黑衣人的身体炸裂开来。

      黄凯慢慢地走到黑衣人身边,看着他身上的树皮一点点掉落,露出丝丝皮肉,鲜血汩汩的流出,身上飘出了七缕白烟,散在空中。

      黑纱剥落,看清了黑衣人的面容,黄凯眼中闪过一丝迷离,在回忆着什么。

      “冬子,过来,他才是韩心雅。”黄凯猛的一句话让温冬从韩心雅死去的伤痛中清醒过来。

      “这…这也不是心雅啊。”温冬一脸疑惑。

      “他就是林威,从前聊天,他就总旁敲侧击的问我关于木牌的事,可我对他从没起过疑心,但没想到当年丢失的木牌居然是他偷得!而且他还利用天生的阴阳眼修炼邪术控制鬼魅,成了这样心思狠毒的邪人,自己当年真是信错了人!刚才林威在韩心雅耳边吹了口气,是将自己体内的三魂与韩心雅的进行了交换,魂主命,魄为辅,现在林威的七魄已散,这具身体中的三魂是韩心雅的。我刚才大意了,对不起,冬子。”黄凯一脸愧疚。

      听了这话,又看了看气若游丝的韩心雅,温冬顿时怒火大盛,抓住黄凯的衣领喊道:“你告诉我,为什么!连我的女朋友都要离开我!”

      黄凯打断了他的话,大吼道:“你和我发火有什么用!你是我从小大的好兄弟,我可能害你?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无父无母?因为你天生被罗刹附体,害死了全家人,是我的师傅把罗刹封印在这木牌中,还将阴牌佩戴在你身上,压制体内的煞气,当年你发狂的时候不知道毁了多少道家典籍。我知道实情后怕你接受不了,就一直编了个谎话骗你。丢失阴牌的时候你还是小孩子,没有记忆,师傅发现阴牌丢失,就将那阳牌自己收藏,等我长大后交给了我,还教给了我破除封印之法,因为邪人一旦解封那罗刹,后果不堪设想。”

      黄凯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一回头,三缕浓浓的白烟带着七缕细弱的白烟迅速飘来。

      “是林威的三魂七魄!灵宝道光,乾清坤明,无妄真火,焚陨至恶,疾!”黄凯迅速打出十道黄符,将林威的天地人三魂七魄封印起来。随后黄符迅速自燃,仰头望去,只剩下漆黑的夜空。

      林威魂飞魄散,同时,他的体内也飘出三缕白烟,飞入了韩心雅体内。

      韩心雅缓缓站起,体力不支,忍着疼痛,强硬地挤出一丝胜利的微笑,慢慢向着温冬的方向走来。

      黄凯一脸惊讶,温冬赶忙上前扶住韩心雅。

      尾声

      “你别怪他,是我不让黄凯告诉你的,如果不拿到木牌做媒介,那罗刹封印是破不了的,所以我和黄凯才配合演了那么一出戏。”韩心雅吐了吐舌头,调皮的一笑。

      韩心雅颤抖着手从衣服中取出一张破烂不堪的符咒。符咒上的粉色莲花已经模糊不堪了。原来是黄凯给温冬的护心符,而温冬给了韩心雅。

      黄凯张大了嘴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笑着说:“我刚才还在奇怪怎么回事儿呢,哈哈。冬子,算你有心了,心雅没白为你冒险。这护心符保住了她的七魄不散,三魂才能重新归体,也算是阴差阳错了。”

      韩心雅一下子扑在温冬怀里,柔声道:“对不起,刚才让你担心了……”

    上一篇:讲鬼故事之卷纸人
      
    下一篇:老师,不是我干的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1345860224 官方微信:19907320365 服务热线:19907320365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 蜀ICP备180366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