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祁云渊温琉璃(我已和离,你还愿意娶我吗?)全文免费阅读_(祁云渊温琉璃)我已和离,你还愿意娶我吗?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_笔趣阁

    发布时间: 2024-06-11 17:16首页: 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阅读()

      温向烛见状,连忙上前扶住她,一脸关怀:“你受伤了,不用出来迎我。”

      温琉璃被他扶着往里走,整个人好像被他包裹在怀中。

      强势充满占有欲,可随后男人松了松,方才的强势好像只是她的错觉。

      她蹙了蹙眉:“我一个人在此养伤有些无聊。”

      “你若是无聊,便让恒儿陪着你去逛逛。”

      前些日子,温琉璃为救下被擒的温向烛,受了很严重的伤。

      这段日子一直在此养伤。

      今日方能下床。

      而恒儿是温向烛为她安排的丫鬟,就是云来镇本地人,十八岁,成熟稳重。

      说恒儿,恒儿到。

      话落,一个身材高挑瘦弱,荆钗罗裙的女子走了过来,样貌清丽。

      在见到温向烛那一刻,面有喜色:“将军,您回来了。”

      温向烛点头,将药递给她:“去把小姐的药煎了。”

      “是。”恒儿应声,声音低沉不少。

      温琉璃瞥见了恒儿眼底的失落,朝温向烛挤了挤眉眼:“哥哥,檸檬㊣刂你什么时候给我娶一个嫂嫂?”

      “自从你十八岁那年来到边关,已经有三年不曾归家了,咱们家不拘门第,我瞧着恒儿挺不错的。”

      温向烛狭长的丹凤眼闪过一抹异色,随即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尖:“哥哥只要有你一个就够了。”

      温琉璃摸了摸有些泛痒的鼻子,心底闪过一抹异样。

      却没有抓住。

      她又担忧地问道:“哥哥,京中没有什么旨意来吗?我代父出征,算算日子,陛下和……沈阙也该知道了。”

      犹豫片刻,她还是说出了那个名字。

      提起这个名字,温琉璃心中还是有些隐隐作痛,不过也仅此而已。

      她已经决定放下了。

      温向烛柔声宽慰:“这事自有我操心,你就安心养伤。”

      “走吧,进去。”

      两人心中各怀心思。

      而圣旨也在当天抵达了军营。

      只是温向烛不在。

      一匹马悄悄溜出了军营。

      当晚,温向烛与温琉璃正在一起用晚膳。

      这饭是温向烛亲手做的。

      屋内气氛温馨。

      可突然,“砰!”的一声,门被从外踢开,温向烛亲信冲到了两人面前,急忙禀告。

      “少将军,京中来圣旨了,您须得尽快回军营接旨。”

    第14章

      温馨的气氛瞬间被打破。

      温琉璃面色一变,担忧的看向温向烛:“哥哥。”

      温向烛面色不崩于泰山,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才问道:“你可看清,来传旨的是陛下身边的内监还是其他人?”

      温向烛亲信回忆道:“据属下观察,好像不是内监。”

      “是沈阙的人。”温琉璃指出。

      可沈阙为何派人来遥远的边关宣旨,连陛下身边内监的活都抢了。

      温向烛起身:“走吧,回军营。”

      温琉璃也一同起身,便要跟上去:“等一下,哥哥,我也去。”

      温向烛转身,抬手按在她肩膀上,不容拒绝:“你留在这里,军营那边有我。”

      温琉璃虽然担心,但还是信任兄长,犹豫着还是点头答应了。

      温向烛立即离开。

      这时,楼顶上,也有一个黑衣人偷偷离开,向着京城的方向而去。

      可半路,却被温向烛拦住了去路。

      温向烛坐在马上,与黑衣人对视。

      周围是无人的街道,被夜色笼罩。

      一片寂静无声,只有风声呼啸。

      黑衣人感受到了危险,率先出手,发动暗器向着温向烛射去。

      “嗖、嗖、嗖——”

      温向烛眼疾手快,拔剑抵挡,从马上飞身而起,举剑就朝着那人攻去。

      他和他,同时闪出腕中的剑光霹雳一般疾飞向对方所在的风中,只听得那破碎一样的寒光闪过他们的面前。8

      温向烛的剑在夜空中寒风凛冽。

      而黑衣人不断的躲闪,在夜空中身形鬼魅。

      温向烛靠近,他便迅速拉开距离,射出暗器。

      不过温向烛征战沙场多年,反应迅速,暗器皆被格挡开。

      温向烛几乎很快判断出,这人是死士。

      他单手持剑,立在月色下,薄唇轻勾。

      “怎么,沈阙身边的人,都是这样的窝囊废吗?”

      话落,温向烛耳朵一动,几乎一瞬间便听见了西南方传来的动静。

      几乎是一瞬间,他身形化作一道月白色的光影,寒光剑气随着他动。

      “啊。”夜空中,一声惨叫传来。

      还有一声闷响,身体摔落地上。

      温向烛看着落在他面前的尸体,却是拿出一块帕子,将染血的剑擦干净。

      随即朝着马一掷。

      “铿——”

      剑便入了鞘。

      温向烛亲信下了马,也跟了上来:“少将军。”

      “跟踪本将军,意图不轨,带回军营。”

      温向烛将帕子扔下,随后上马离开军营。

      军营。

      前来宣旨的如疾一身黑衣,不满的将茶杯放下:“你家少将军究竟何时回来?”

      “是不是根本不想接这道圣旨?”

      这罪名扣下来就大了。

      陪着的将军心生不满:“你这什么话,我们将军日理万机,你以为都像你们京中的官员一样,每日无所事事。”

      “你说什么?”

      如疾不敢置信,双方对视,剑拔弩张。

      眼看着快要打起来。

      温向烛掀开帘子,踏进军营:“发生何事了?”

      如疾转头望去,掀开帘子那一刻,他看到身后被将士抬着的一具尸体,脸色一变。

      他认出是自己的兄弟。

      温向烛勾唇道:“方才我回来路上,此人欲刺杀我,估计是敌军残部,我便将他杀了。”

      如疾咬牙道:“既然少将军来了,便接旨吧。”

      温向烛跪下。

      如疾拿出圣旨,宣读了让温向烛回朝,带着温琉璃的棺木。

      “若少了什么,立斩不赦!”

      “还有,温家所有人都被扣留,等到少将军将温小姐尸身带回,查明真相后,方可放过。”

      温向烛接过圣旨。

      果不其然,沈阙在怀疑温琉璃的死讯。

      不愧为安国第一国师,沈阙!

    第15章

      京都,国师府。

      派去跟踪的死士已死的消息也传到了沈阙那里。

      如墨将信鸽里的密信取下后,便放飞了鸽子,随后呈给沈阙。

      沈阙接过,看到上方写着‘死士已死,温小姐生死未曾查明。’

      刹那,他面色冷凝,密信被他揉成一团:“废物!”

      如墨双手交叠,放置身前,恭敬的低着头,不敢言语。

      沈阙压下心中怒意,冷静下来后,才吩咐:“让如疾务必贴身跟在温向烛身边,催促他,尽快回京。”

      这夜,三人难眠。

      边关,云来镇。

      温琉璃撑着脑袋在桌子上一点一点,往下点,差点砸到桌子,才猛然惊醒。

      院内一片宁静,清晨的阳光斑驳洒下,在白墙上落下光影。

      深秋的树叶上,露珠莹润。

      而桌上,却是昨晚的残羹冷炙。

      温琉璃眼底闪过一抹失落,更多的是担忧。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就在这时,恒儿走了进来。

      温琉璃眼前一亮,上前:“恒儿,京中传来圣旨,哥哥去接旨,现在还没回来,我怕发生什么事情,你随我一同去军营。”

      说完就要出去。

      恒儿面色一异,便拦住她:“小姐,少将军吩咐了,你如今伤还未愈,需要静养,军营那种地方,不利于你的伤口恢复。”

      事到如今,温琉璃也顾不上了:“可现在我很担心我哥哥。”

      她还是选择了要去军营。

      恒儿再次拉住她:“若是少将军知道了,会担心的……这样,我代替您去军营,确认少将军无事,我便回来告诉你。”

      温琉璃思索一瞬,觉得可行,便答应了:“好。”

      恒儿离开,温琉璃在院内焦急的踱步,等待消息。

      军营。

      恒儿来到了军营,因为有温向烛准备的令牌,可以随意出入。

      她很快便被带着来到了温向烛面前。

      “恒儿,你怎么来了?”

      温向烛一身银甲,威严俊朗。

      恒儿一不小心便看呆了,直到听到他的声音才回过神来:“少将军,小姐担心您,让我来看看您被何事绊住了?”

      瞬间,温向烛眉目便得柔情起来:“你告诉她,我无事,军中也不要让她担心,此事与她无关。”

      “还有近日外面不怎么安全,你务必看着她不要离开院落,我会抽空去见她。”

      两人谈论着,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里面隐约有如疾的声音:“你们少将军究竟在见哪个女人?”

      温向烛闻声,朝外喊道:“让他进来。”

      不一会,如疾便大喇喇掀开帘子,大步走进来,目光落在恒儿身上,打趣道。

      “人不风流枉少年,没想到少将军也不例外。”

      如疾来到她面前,上下打量一番,随即抬手触摸她的脸。

      可刚触碰到,恒儿便如同被吓到一般,蹙了蹙眉,躲到了温向烛身后。

      温向烛冷声警告道:“恒儿是云来镇人,大战中丧失了亲人,承蒙军中之人相救,便每隔几日会替nmzl军中将士浆洗,以报答恩情,莫要平白污了人家姑娘家清白名声。

    本文出自月暮鬼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yuemucn.com/changpian/459252.html

    上一篇:晏长凌白霓音(白霓音晏长凌)在哪里可以免费看-白霓音晏长凌(晏长凌白霓音)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下一篇:我已和离,你还愿意娶我吗全网热搜(祁云渊温琉璃)是什么小说,我已和离,你还愿意娶我吗免费阅读无弹窗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随机阅读
    月暮鬼故事
    • 最新资讯
    • 热门资讯
    月暮鬼故事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23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豫ICP备20210081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