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燕如意贺郁之(燕如意贺郁之)完整全文在线阅读_燕如意贺郁之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燕如意贺郁之)

    发布时间: 2024-07-10 15:34首页: 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阅读()

      “西疆有种毒药,损人身体根基,还易让人上瘾。

      “冯越那老匹夫不知从哪弄来的,每月给他喂上一副,就这般上了瘾。

      “若停药便若万蚁噬心,疼痛难忍,好好的习武天才就这么被损毁了经脉武功,成了个体弱的病秧子。”

      林易咬牙切齿:“这毒夫心肠险恶,怂恿你给我灌毒药!

      “你个猪油蒙了心的还要同他再续前缘,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贺郁之坏得分外出色。

      以至于分别这些年,我只记得他的坏,每日骂上他百遍都不带重样。

      真真见着他,便又思及他的好来,倒恍然惊觉,我对他的思念啊,如山似海,早就刻进骨子里刻了千遍万遍。

      之前与林易说尽他坏话,如今却后了悔。

      一心想着这孩子待他少些恶劣,多分他几分怜悯,遂耐下性子,温声同林易道:

      “贺郁之吓唬你而已,其实他心肠软的很,最喜欢你这等咋咋呼呼的闹腾小孩,怎么可能真对你下毒?

      “你这小孩成日活蹦乱跳的,同一个走路都喘的病鬼较什么真呀,全当看在我的面子上,可怜他几分,怎样?”

    第7章

      贺郁之身子骨弱,替我挡下的那道刀伤于旁人来说虽不致命,却能要了他性命。

      他差点早夭于十四岁那年。

      受了那么重的伤,他不显露半分的疼,只在威胁我一番后,整个人倚在我身上再不动弹半分。

      连呼吸都微弱到几不可闻。

      我生怕他死了。

      在大夫还未来的时候,我就蹲在床头,边喊着他名字,边扇他巴掌。

      那时候听旁人说过,将死之人在阴阳边界,若有人能在阳世多唤他几次,便能将他在彼岸给拽回来。

      我声声嚎啕,贺郁之到底舍得睁开眼。

      没什么好气的瞧着我,半晌才虚虚抓着我的腕:“别哭了,还没死。”

      我怕他再晕过去,便迫着他同我说话。

      当时大夫已经来了,要剥他衣服处理伤口,我爹顾忌我是姑娘,想让我出去,我没肯离开。

      我说:“总归这伤是为我受的,真被我瞧光了,他若介意,我以身相许也未为不可。”

      换来的是贺郁之自喉咙里溢出的一声笑。

      那伤其实看着就疼。

      我眼睁睁瞧着大夫处理他的伤口,给他缝针,血水一盆盆往外端。

      他整个人颤抖着,闭目,抓着我腕子的手微微发紧,却未曾有半分痛哭哀嚎。

      他似乎是惯能忍疼的。

      当时借着幽微灯影,我瞧见他赤裸的上半身。

      除了那道刀伤,他身上遍布着触目惊心的伤痕。

      新的旧的,深浅不一,就这般横亘在他赤裸的皮肤上。

      恰在衣冠之下,旁人无法窥得半分。

      在我长久的怔楞后,他却是昏睡了过去。

      大夫姓赵,曾是个江湖人,与我爹有些旧交,后来便也做了随军的医官。这会瞧见我发呆,摸着长须轻轻叹了声:

      “这孩子命苦啊。

      “被人长期灌着北燕的乌虬,那毒药是北魏用来对付战俘的,甚是阴邪。

      “好好的孩子就这般经脉尽毁,被折磨的病骨伶仃,还对此毒上了瘾。

      “我行医数十年,也曾见过几个被乌虬所控制的,他们想摆脱此毒,戒不掉,亦挨不住疼,不是疼死,便是被这毒药活生生耗死。

      “燕将军将他送我这来的时候,他因未曾继续用乌虬,已经发作数日,身上尽是他抓出的血痕,疼得嗓子都嘶吼哑了。

      “我花了三月替他拔除体内的毒,他亦疼了整整三月,中途曾挨不住自戕过一回,一簪子生生扎在心口,幸亏因为疼得失了力扎偏半寸,不然神仙都救不回来。

      “后来被你父亲斥责一通,似乎想明白了,也再未曾求过死,竟忍着常人难忍之痛活了下来,这才被你爹接回燕家。

      “谁知道一劫刚过,又遭此祸,他身体本就弱,经不住这一刀,也不知能不能活。”

      我以往只知道贺郁之身世凄惨,又怎知他受过这般的苦?

      想着他的伤是为我受的,霎时悔意愧意尽数涌上心头,恼恨自己曾欺过他,亦早早将他对我做的诸般恶事抛向了九天云外。

      不出意外,他当夜发了烧。

      烧了整整三日,我亦在他身边守了他三日。

      直至他彻底度过危险期。

      第三日退了烧,人在昏迷中却是被梦魇住了。

      喉咙里溢出几声呜咽,似哀鸣的幼兽。

      他无意识地在梦里哭泣,开口唤着他的阿爹,他的阿娘,他的阿姐和兄长,他哭着说:“我太疼了,你们能不能带我走。”

      任谁都遭不住美人示弱垂泪。

      我从小榻起身凑近他。

      没伺候过人,却也大概知道,贺郁之这般时该是要哄的。

      我遂坐在他塌边,伸手轻轻拍他。

      当他从梦魇里蓦地惊醒时,眼神还是近乎惶惑的。

      我就这么对上他湿漉漉的眸子。

      他看着我,那不可抑制的悲意还未来得及收敛,下意识地说:“我冷。”

      我被美色所惑,瞧他一副梨花带雨,苍白病弱的模样,只觉得他甚招人疼。

      他说一声冷,我鬼迷心窍,想都没想便爬上床,钻进被中,小心的将贺郁之抱在了怀里给他当人形暖炉。

      真当美人在怀时,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混账事。

      幸得贺郁之伤重初醒,心神浑噩,脑子还不甚清醒。

      他未觉得不妥,还不动声色往我怀里缩了缩。

      我已经将人抱了,也拉不下脸再将人松开。

      这会他呼吸喷薄在我耳后,孱弱得很。

      轻若落羽,撩拨得我耳边发痒。

      谁都没有再说话,贺郁之长久的静默,而我抱着他亦试图装睡。

      半晌,在我以为贺郁之复又睡熟后,怀里的人却蓦然开口:

      “贺家护了南梁数十年,军功赫赫,从无愧家国。

      “当年我父亲被指为叛臣时,本以为尚有口舌可争辨,尚能寻到证据自证清白。

      “可冯越封死了贺家所有的退路,他用贺家百余人的性命逼迫交出渝州布防图,若不应,便杀一人。

      “当真可笑,贺家一门除我以外尽忠烈,无人愿意将布防图交给冯越这个叛国弄臣。

      “他们嘶着声用最难堪的言语咒骂着冯越,继而辱骂声又被长刀生生斩断,我亲眼看着他们被枭了首。

      “那天下了很大的一场雪,地上的雪尽数被染成红色,我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在我眼前。

      “唯我最无血性,也唯我最贪生怕死,亲历那场屠杀时,我躲在最后,躲在最角落。

      “看他们死绝了,死尽了,我才有勇气亲口承认贺家叛国的事实,还带着冯越去暗室交出了渝州布防图。

      “我后来总被这样的梦困住,梦里弥天大雪,满地的残躯浸没在雪里。

      “头颅滚落,依旧不住的流着赤色的血,他们双眸未瞑,至死都在盯视我,好似在嘲弄我是个只求独活的小人。”

      贺郁之声音很轻,他心上的那道伤经年都没有缓解之时,如今生死一遭,浑噩间到底需要一个理由宣泄。

      “总要有人活下来去报仇,你做的没错,他们也不会怪你。”我的手无意识的攒紧他的衣袖,这会还不忘反驳。

      贺郁之背负满门血仇,活着比死更难。

      他选的是最难的一条路。

      “现在想想,冯越当年权势虽盛,再如何弄权,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将圣意给越过去,他杀我贺家满门,背后定然还有旁的推手。

      “燕如意,若是

    本文出自月暮鬼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yuemucn.com/changpian/471904.html

    上一篇:沈豫白江眠晚(沈豫白江眠晚)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豫白江眠晚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沈豫白江眠晚)
      
    下一篇:晏清霍澋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霍澋城晏清)抖音新书热荐晏清霍澋城全文免费阅读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随机阅读
    月暮鬼故事
    • 最新资讯
    • 热门资讯
    月暮鬼故事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23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豫ICP备20210081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