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热推小说(林薇薇傅时宴)免费阅读-小说(林薇薇傅时宴)最新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 2023-03-18 16:01首页: 月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阅读()

    洗手间里,傅时宴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

    冰凉的水扑在脸上,让他身体里的燥热渐渐褪去几分。

    望着镜中的自己傅时宴,眸底闪过一抹幽深的暗色。

    他刚刚失控了。

    体内的毒还没解。

    在没有研究出解药之前,傅时宴不敢冒险,更不想让林薇薇受半点委屈。

    如果将来他死了,林薇薇还能找个人再嫁。

    他最担心的是,如果林薇薇怀孕,他体内的毒会不会遗传到孩子的身上。

    就像当初的他一样。

    几十年如一日承受着病痛的折磨,每天都活在阴暗的深渊里苦苦挣扎。

    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他不敢赌。

    所以他不能有半分冲动。

    傅时宴缓缓闭上眸子,额角的青筋狠狠暴起。

    然而没过多久,他体内的燥热再次翻腾起来。

    只要一闭上双眼那片雪白柔嫩的肌肤,就会浮现在他的眼前。

    女孩潋滟澄澈的眸子直勾勾地望着自己,眼底盛着不加掩饰的欢喜和雀跃。

    樱唇微微嘟起,像是刚刚成熟的樱桃,散着诱人的光泽,无声地诱人采撷。

    傅时宴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他站在淋浴下,冰冷的水从头顶冲下来。

    青黑幽暗的眸子里满是情欲。

    他看了眼自己掌心里的水渍,无奈哭笑一声。

    小娇妻娶回家,却只能看不能吃的滋味,可真是太煎熬了。

    这时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林薇薇担忧地问道:“老公,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傅时宴被女孩脆生生的声音吓了一跳,手里突然多了一抹粘腻。

    他耳尖渐渐爬上一层红晕,慌忙用浴巾擦干身体,就走了出去。

    林薇薇一脸担忧地站在洗手间门前。

    这时,房门突然被人推开,傅时宴高大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

    因为刚刚洗过澡的原因,他浑身都透着几分湿气。

    未擦干的水滴顺着发丝落下来,没进睡袍里。

    此时的他透着说不出的性感撩人。

    林薇薇顿时眸光一亮,猛地扑过去将人抱住。

    “老公,你终于出来了!你再不出来,我就要去楼下找管家要备用钥匙了。”

    她娇嗔地瞪了傅时宴一眼。

    傅时宴无奈地叹了口气,哑着嗓子道:“我没事,就是突然想冲个澡。”

    因为心虚,傅时宴眸光闪躲,不敢直视林薇薇澄澈的眉眼。

    林薇薇并未察觉他的异样,拉着他的手来到床边。

    傅时宴任由她拉着,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晦暗的光芒。

    “有个好消息,还有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林薇薇唇角噙着一抹神秘的浅笑。

    傅时宴思索了片刻,随即道:“好消息吧。”

    林薇薇拿出一份文件夹递到他面前,清了清嗓子道:“解毒药剂我已经研究出来了。”

    “真的?”傅时宴心底泛起一股狂喜,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此时多了一抹笑意。

    不过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

    “坏消息是什么?”

    林薇薇迟疑了片刻开口道:“坏消息就是,想要彻底清除你体内的毒素,还需要几味珍稀药材。”

    这几味药材非常珍贵稀有,想要彻底凑齐,没有三五年是做不到的。

    傅时宴敛起神色,问道:“你口中的这几味药,就是萧逸洲手里的那几味?”

    林薇薇轻轻点了点头,有些心虚地垂下了眸子。

    上次和萧逸洲见面时,她压根没敢提这件事。

    只要他一提起,萧逸洲一定会猜出她的目的。

    她不敢去冒险。

    下一秒,一颗温热的掌心缓缓覆在她的发顶上,轻轻揉了揉。

    “别担心,一定会找到解决办法的。”傅时宴低沉的嗓音悠悠响起,透着一丝安抚的意味。

    林薇薇唇瓣翕张,想开口说些什么。

    但最终一句话也没说。

    “好了,别想了,这件事我来想办法。”傅时宴低声安慰道。

    林薇薇嗡声嗡气地“嗯”了声,索性不再去想。

    第二天醒来,林薇薇起床后已经是中午了。

    样本研究已经结束了,林薇薇不用再每天去实验室了。

    她揉着惺忪的睡眼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瓷瓷妹妹,我可以进来吗?”


    2K 风景壁纸集 (216).jpg

    徐淑怡柔美婉转的嗓音从门外传来,林薇薇狠狠打了个冷颤。

    昨天还是苏小姐,今天就变成瓷瓷妹妹了?

    变得可真快!

    想起徐淑怡有意无意的针对,林薇薇就深深叹了口气。

    谁说祸水都是女人?

    男人也不遑多让。

    好在傅时宴恪守男德,不会多看别的女人一眼。

    不然她岂不是得呕死?

    “进来吧。”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徐淑怡缓缓走进来,那张精致白皙的脸上挂着一抹浅淡的笑意。

    视线在落在靠在床头的那抹身影时,眸底闪过一抹嫉恨。

    “瓷瓷妹妹,你每天都睡到这时候才起床吗?我以前在沈家的时候,可从来都不敢起这么晚呢!”

    林薇薇挑了挑眉,“哦?是吗?我听说整个沈家都把你当成沈家人,没想到你以前过得这么如履薄冰?”

    徐淑怡愣了愣。

    她只是想嘲讽林薇薇睡懒觉没有规矩,怎么扯到她自己身上了?

    她暗暗咬牙,勉强挤出一抹浅笑,“瓷瓷妹妹说笑了,我在沈家过得很好,怎么可能会如履薄冰呢?早起只是我的习惯罢了!”

    没想到林薇薇这个从乡下来的土包子竟然这么伶牙俐齿。

    回国之前,她根本没有将林薇薇放在眼里。

    不过是一个上不得台面,又没有半点身份背景的女孩子。

    她想要拿捏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

    可事实证明,是她想得太过简单了。

    林薇薇可远远没有表面表现出的那般纯善。

    林薇薇轻笑一声,提醒道:“沈小姐,按理说你应该叫我一声嫂子才对。沈夫人最注重规矩和教养了,你作为她的养女,还是应该注重一些,不要乱了辈分才好。”

    嫂子?

    林薇薇哪来的脸!

    如果不是有幸嫁给傅时宴,林薇薇这种身份给她提鞋都不配!

    然而,对上那双澄澈分明的眸子,徐淑怡如鲠在喉。

    许久之后,她咬着牙挤出两个字。

    “嫂嫂!”

    望着徐淑怡难看至极的面色,林薇薇唇角微勾,顿时觉得通体舒畅。

    “嗯,徐小姐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被她一提醒,徐淑怡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

    她连忙将手里的礼盒包递过去。

    “苏……嫂嫂,这是我送你的见面礼。是我专程从国外带回来的,也是我最喜欢的高奢首饰品牌。希望你能喜欢。”

    林薇薇视线在袋子上淡淡地扫了眼。

    这个牌子的衣服可不好买。

    看来徐淑怡是下了血本了。

    不过,这家的衣服和首饰都偏成熟性感风。

    而林薇薇长相偏稚嫩青涩,很难驾驭这种风格。

    林薇薇不由得在心里冷笑一声。

    原来,徐淑怡打的是这个主意。

    如果她真的把这套首饰戴出去,肯定会被人嘲笑东施效颦。

    刻意模仿徐淑怡。

    如果穿得好,自然会得到无数夸赞。

    可如果穿不出效果,只会是不伦不类。

    徐淑怡暗笑一声,道:“嫂嫂,这件首饰可花了我所有的积蓄呢!你一定要收下啊!”

    “好啊。”

    林薇薇伸出手,将礼物接了过来。

    徐淑怡见她这副急不可耐的模样,眼底的嘲讽更深了几分。

    “这件首饰特别贵,你以后想戴着出去,得先买几件像样的衣服才行。不然会被人笑话的!”

    徐淑怡嗓音轻柔,语气里满是关切,仿佛是在真心为林薇薇着想一般。

    “淑怡姐姐,你还不知道吧?二堂嫂之前一直都在住在乡下,可能穿这种地摊货穿惯了,一时间改不过来。”

    这时,门口处突然传来一道嘲讽的嗓音。

    林薇薇抬眸望去,就见沈之情正双手抱胸,站在门口处。

    她眸底满是嘲笑和不屑。

    仿佛林薇薇像是什么不入流的垃圾一般,根本不值得她多看一眼。

    林薇薇垂眸看了眼衣柜的方向。

    她的衣服虽然样式简约,但都不便宜。

    随便拎出一条丝巾,价格都能力压这套首饰。

    她们到底哪里来的自信,认为她很穷?

    不过,林薇薇并不打算告诉两人自己多有钱。

    毕竟财不外露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她冷声道:“我穿什么衣服与你们有什么关系?徐小姐,如果你是真心来送礼物的,我自然欢迎,如果是来明嘲暗讽的,那么请你出去。”

    徐淑怡咬了咬唇,面色一阵红一阵白。

    她低声辩解道:“林薇薇,你真的误会我了,我真的没有恶意!”

    说着说着,徐淑怡的眼眶瞬间红了。

    泪水含在眼眶里,委屈又可怜。

    沈之情看到她这副模样,顿时忍不住怒了。

    “林薇薇,你个贱人!淑怡姐姐好心好意给你送礼物,你凭什么侮辱她?”

    望着沈之情怒气冲冲的模样,林薇薇只觉得好笑。

    被侮辱的人,难道不是她吗?

    “沈之情,需要我把你刚才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吗?如果你不会说话,我不介意教教你。”林薇薇慵懒地靠在床头,双眸微微眯起。

    她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锐利的锋芒,让沈之情狠狠打了个冷颤。

    她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以为自己看错了。

    林薇薇怎么会有这么凌厉的目光?

    有那么一瞬间,沈之情差点以为面前的人是傅时宴。

    他们的眼神太像了。

    像是野兽在释放危险的讯号。


    本文出自月暮鬼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yuemucn.com/duanpian/322182.html

    上一篇:一蛋一夫君(檀夕亓华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_檀夕亓华(一蛋一夫君)已完结全集大结局小说
      
    下一篇:抖音热推小说迟鸢也霍臻周渊(迟鸢也霍臻周渊)主角迟鸢也霍臻周渊全文免费在线赏析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随机阅读
    月暮鬼故事
    • 最新资讯
    • 热门资讯
    月暮鬼故事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23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豫ICP备20210081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