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宋煜沈江姩(东宫禁宠)全文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煜沈江姩精选免费小说大结局阅读_东宫禁宠

    发布时间: 2024-06-11 17:57首页: 月暮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阅读()

      “是。”谢锦便出去回话了。
      沈江姩将肩头的包袱搁在椅子上,望见宋煜桌案摆着好多甜品,她忽然腹中一阵饥饿之感,这才记起自己这二三日操心娘家案子,没有吃东西,口中本能的有口水分泌,下意识的咽了下唾液。
      这些吃食多以甜口的点心果子为主,是他给偶来探望他的侧妃准备的么,他是细心的。
      曾经她也有过这般的待遇,他总会在他书房给她准备零嘴,也会在她埋头苦吃的时候,用帕子擦去她嘴角碎屑,嗔上一句小馋猫。
      自她坐上周家迎亲的花轿那一刻,他的细心便不再属于她了。
      “周夫人饿了?”宋煜问。
      “唔..”沈江姩连忙摆手,“没有,我在家吃了饭来的。”
      咕--
      咕咕--
      她的胃比她的嘴巴诚实。
      逼仄安静的室内她的肚子在打鼓抗议。
      沈江姩尴尬的看了眼宋煜,“我真不饿...”
      “饿了吃点东西。一会儿做的事费体力,孤不想做到一半你晕在床上扫兴。”宋煜语气冷冷的。
      沈江姩耳尖微热,低声道:“好。”
      说完,便在隔壁浴间打水净了手,回来坐在茶几边长椅上,捏起点心小口吃了起来,虽然三日没有饮食,但是她的吃相仍然得体,仪态也极有涵养,高门大户养出来的清傲是骨子里带的。
      宋煜将一盏茶推在沈江姩手边。
      沈江姩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甜糯可口的点心,冬日里的温茶,使她的胃舒服了起来,她抬头看了看宋煜,“谢谢。”
      沈江姩不敢猜测他给她递茶水的用意,因为她记得他说过找青楼女子他也会示意的关怀三两句。也许他自身便是极好的人。
      宋煜随即立起身来朝门处走,离开时如没看见沈江姩,沈江姩局促不已,他要走了么,那她的父亲的事怎么办,她将点心放在盘中,彷徨的望着宋煜,在犹豫要不要出口询问。
      然待他走到门处,不期然间听他言道:“去见个人。你在这等会儿。”
      “好。”沈江姩怔了怔,忽想起方才谢锦报有地方官求见,她悬在嗓子眼的心落了下来。
      接下来大概是她陪他睡一夜,然后他考虑替她父亲在今上面前求情的戏码,然后从此他是权倾朝野的太子储君,她是周夫人,各不相干。
      她清楚自己来的目的和预期的结果,她希望一切顺利。
      宋煜掀帘出屋,那边迎来一名满脸堆笑的中年大官,口中呼着少主疾步奔来。
      宋煜说,“怎么来这地方见孤王,不嫌不吉利。”
      那大官将腰一躬到底,腰很好,额头几乎点在地上,“别说爷在监狱下榻,就是地狱,小的即刻自戕也得去看望爷。”
      宋煜一笑置之,看透人情世故世态炎凉,荣辱不惊,凡事泰然处之。
      沈江姩小口慢食二三块点心,但到底爹娘老子狱中受苦,她无心饮食,仅稍稍解了腹中饥荒,便坐在榻上等宋煜。
      榻边小桌上有几味药丸,沈江姩家世代御医,她通药理,闻出那是镇痛的药物,宋煜是哪里痛么?
      他屋子里好暖和,她不知为何在这里有种安心的感觉,或许是只要宋煜没发话动她家人,她家人就暂时是安全的。
      忽然间筋疲力尽的身体的困乏袭来,她不知不觉间歪在床头睡着了。
      恍恍惚惚里仿佛又回到那个抄家的清晨,她不顾一切的冲入沈府,望见了长身玉立的他冷声绝情的说出一个抄字。
      肩头轻轻一动,有人温柔的将她身体轻推。
      失重感使沈江姩倏地张开眼来,面前男人眉目如画,生的极为好看,他正自眸光温柔的锁着她的面颊,他的眼底好似有心疼之色。
      是宋煜将手轻轻搭在她的肩头仿佛是要让她躺平休息片刻。
      沈江姩以为自己是在梦境里,抬手摸了摸他深锁的眉宇,终于将心底那句多次想问又不敢问的话语轻声问了出来,“煜郎,这些年你还好么...你瘦多了...”
      ‘这些年’三字使宋煜眼底猛地冷下,眸子里温柔之色顷刻隐去,“孤王让你过来,是让你吃饱喝足舒服睡觉的吗?”
      不悦的语气,令沈江姩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抬头看看天色,日渐落幕,几乎入夜,原来她已经睡了快一个时辰。
      眼看快要酉时,他即将要回东宫府邸用侧妃为他准备的药膳,她非但没有取悦到他,反而看起来惹恼了他。
      “你几时回来的?你屋子里好暖和,我吃了点东西,不小心睡着了。”他让她来服侍他的,她没有忘记自己暖床婢的身份。
      “刚回。”宋煜讥诮,“以为孤王会看着你睡觉不忍心弄醒你,还是以为孤王会在床边看着你、守着你?”
      “没,我没有非分之想。”沈江姩连忙站起身来,见他凝着她脏污的衣衫,以为他嫌弃她脏,沈江姩轻声说,“如果把你的床单弄脏了,我可以给你洗干净。”
      宋煜眉心拧了拧,方才他谈完事情回来,进门看见沈江姩小小的身子疲惫的歪在他的床边,睫毛上挂着泪珠,口中小声叫着爹娘,像只无家可归的小流浪猫。
      可怜的形态没有给他带来快感,反而内心深处有柔软的地方被狠狠牵动。
      “不必装可怜。孤王不吃你这一套。”说着,宋煜将一件干净的女子里衣扔落在她的手边,“去把自己洗干净,做你应做的本分。”
      沈江姩拿起衣物,站了许久没动,他屋舍内有女子衣衫,是侧妃留下过夜的换洗衣物么,她握在衣衫的手缓缓收紧。
      宋煜皱眉,“怎么立着不动,等孤王帮你洗不成?”
      “不...我自己可以...”沈江姩能说什么,说自己不想穿他侧妃穿过的衣衫么,有什么立场、身份说这样奇怪的话,偷情罢了。
      她将换洗衣衫挂在手臂,进到浴间,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搭在衣架上。
      浴间里很暖和,脱光了也并不觉得冷。
      沈江姩进入浴桶,清洗着身体,这浴桶他的侧妃也用过么,她不知心里滋味,酸酸的直难受,她尽数压在心底最隐秘的角落。
      宋煜在书房里坐在案前,提笔续写方才未写完的字。
      內间撩水声清晰的在他耳中回响,落笔便有失水准,耳畔响起她方才那句‘我已经是你的了’。
      他写了几字,复将毛笔搁在砚台,举步进了浴间。
      沈江姩沐浴好,正用洁白的浴巾擦拭身体,余光里见宋煜掀珠帘进入內间,他半靠在高脚几上将她细端详。
      沈江姩呼吸一紧,怯生生将浴巾捂在心口,“我...我还没穿衣服...”
      “用得着多此一举么?穿它做什么。”宋煜步至她身近,低手试了试水温,还温热,不凉,便将手出了浴桶,他欣赏着她散落及腰的青丝,乌黑的发丝衬得肌肤越发细腻白皙了,“把浴巾扔了。”

    本文出自月暮鬼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yuemucn.com/gaoxiao/459275.html

    上一篇:傅嫣然顾沉年抖音新上热文分享傅嫣然顾沉年-小说全文阅读
      
    下一篇:暂无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月暮鬼故事
    • 最新资讯
    • 热门资讯
    月暮鬼故事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23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豫ICP备20210081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