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抖音热推重生为凰,皇上请自重在线阅读谢瓷韵竹_重生为凰,皇上请自重完结版大结局-笔趣阁重生为凰,皇上请自重

    发布时间: 2023-03-26 10:06首页: 月暮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阅读()

    韵竹将搂着谢瓷肩膀的手抬起,摸上了他的脸,侧头笑了笑,“魏天说的对,我就是一个感情至上的人,我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你不让我失望,我就愿意陪你冒险。”

    谢瓷没说话,仰起脸,笑眯眯的讨吻。

    接了一个漫长的吻,水烧开了,谢瓷才离开她的唇,然后将她抱回了床上。

    “等我,我去给你倒水”,谢瓷亲了亲她的额头,出去倒个水还依依不舍。

    谢瓷倒了杯热水,不过却是拿的两个杯子,来回倒着散热。

    他坐到床边,一边凉水,边笑着看韵竹。

    好一会才后,谢瓷才将温了的水递给她,韵竹接过,喝了一口,然后看向谢瓷,“这是你家,有没有什么可以给我看看的?”

    爱一个人自然会对他的一切都感兴趣,包括他的过去是怎样,包括他的未来有没有你。

    谢瓷倒是明了,他转身去拿来了本相册,很厚的相册,但应该很多年没人翻过了。

    韵竹将水放下,接过相处,打开得小心翼翼。

    相处的最开始,是他父母的结婚照,看得出来,他们曾经很相爱。

    再到后来,就有了谢瓷,小时候的谢瓷很可爱,韵竹看着照片上的小小谢瓷,又看了看现在的谢瓷,不吝夸赞,“你小时候,好可爱啊。”

    “是,以后我们的孩子应该也长这个样子”,谢瓷脸不红心不跳的答非所问,但这个答非所问异常让人觉得期待。

    不过,再往后翻,似乎就不那么幸福了,从照片就看得出来的喜怒哀乐。

    后面的照片很多都缺了父亲,哪怕有,笑容也是勉强的,那个时候大概不再那么幸福。

    照片一直到谢瓷十多岁的样子,就再没有了。

    “后面没有了?”韵竹看他,问得也是小心翼翼,谢瓷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有故事的人往往更吸引人,所以谢瓷无比的吸引她。

    “照不了了,他死了”,谢瓷指了指照片上的父亲,说得轻描淡写。

    韵竹怔了怔,谢瓷却已经将相处合上了,他将相处放在一旁,然后抱住了韵竹,深深的抱着她,下巴抵着她的肩膀,抱得格外的紧。

    “他死了,被赌债逼得走投无路,然后就死了。”

    韵竹甚至听不出来谢瓷这话里的情绪,似乎根本就毫无情绪。

    沉默了一会,谢瓷再开口的时候,话语里带了些置气的意味,“你要是也跟我一样,就看着他跳下去,现在,我们就真的能直接生孩子了。”

    02601_eveningsinglesunray_1280x800.jpg

    第42章 回家

    傍晚时候,谢瓷将韵竹送回了别墅。

    韵竹下车的时候回头看了谢瓷一眼,谢瓷微扬了扬下巴,眼底的情绪与以往是截然不同的。

    有些事情做没做过,终究是不同。

    以前他们之间有喜欢,却始终还是在患得患失的边缘,他们给不了彼此任何承诺,也不知道对方会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被动或主动的放弃自己。

    现在,有些东西无声的坚定了许多。

    谢瓷是目送着韵竹的身影消失,才再次启动车子离开。

    韵竹回到别墅,宋姐就赶紧迎上来了,“你没事吧?”

    宋姐从店子离开的时候,韵竹是默认会回来吃饭的,现在到这个点才回来。

    “没事”,韵竹摇了摇头。

    这一次她跟谢瓷消失了大半天,似乎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不过,裴娜找了她麻烦倒不是秘密了,裴娜非得在后面追,躲,也是情有可原。

    等到晚上裴立群都没有打电话来问任何,韵竹知道这事大概也就过去了。

    或许是裴娜回来了,又或者是,裴立群本身不会把太多精力放在这种儿女情长上,好几天都没有再出现了。

    裴立群不出现,是好事,韵竹反而轻松。

    店铺的装修还在继续,韵竹偶尔会过去看看,有时候就在家不出门,闲着无聊倒是将魏天送的那几本书翻了翻,翻了之后得出的结论是,确实没有任何看头。

    但安静的日子没有几天,烦恼的事情出现了。

    许久未响起的电话响了,许多不曾再见到的那个号码显示于屏幕之上,韵竹看着屏幕,竟一时有些失神。

    她虽然不喜欢裴立群,但老实说,裴立群给予她的一切确实让她有过短暂错觉,觉得她已经跟过去的不堪和一切告别了。

    虽然现在也不堪,但至少不是那样直白的没钱吃饭的直白狼狈。

    但此刻这个电话,将她又狠狠拉回现实里。

    “怎么不接?”韵竹失神,宋姐倒是闻声过来了,看了看韵竹,又看了看一直在响的手机。

    韵竹回过神,伸手拿电话的时候不自觉的有些颤抖。

    又回来了,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她最害怕的就是接到顾彪的电话,每一次接到都是心惊胆战,顾彪给她打电话不会是嘘寒问暖,哪怕是嘘寒问暖,那么下一句也一定是问她有没有钱?

    “喂”,韵竹接起,声音发紧。

    “瑶瑶,好久没给你打电话了,你最近过得好不好?”顾彪的声音里带了笑意,听在韵竹的耳朵里却全是寒意。

    “什么事?”韵竹不愿意要这样虚伪的过程,开门见山。

    “你现在跟裴爷在一起是不是不缺钱?”问得都不委婉。

    “没有钱”,韵竹深吸一口气,还是开了口,“你如果没有生活费,我叫人送过去给你,其他的,免谈了。”

    韵竹希望她父亲能够像个正常人一样自立更新,当然了,如果他真的不愿意,那么就在家吃吃喝喝,韵竹也认了,忍了,但是如果他还继续赌,韵竹真的一点都不想再管他。

    “你这话说的,以前咱们穷,我都不敢赌,趁着现在,有你在,我才能真真正正的放开心去玩啊。”

    “你没其他事,我挂了”,韵竹抬眸看天花板,无力又无语。

    “别别别,你说不赌那就不赌嘛,但,你总得回来看看我吧,你送个生活费还要其他人,那可不行啊,我好歹是你爸,你亲自送来,我给你做饭吃,好不好?”

    “我没时间”,韵竹不想见他,赌不赌都不想见他。

    “韵竹,你什么意思啊,你现在是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你现在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就不管你爸了?”

    “你有今天还不是因为我,你现在过得好了,翻脸连亲爸都不认了?”

    韵竹深吸一口气,压抑下自己的暴躁。

    “再说了,我这不是听你的,不赌了,但你不能不管我啊,你是我女儿,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你觉得合适吗?我听说你可是住大别墅了。”

    “你觉得我还得谢谢你吗?”韵竹终于忍无可忍。

    她深呼吸,不想再多说一句,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

    韵竹将电话丢下,起身去洗了澡,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手机上是数不清的信息和未接电话。

    那些信息,有责骂的,也有讨好的。

    韵竹不想再看,直接将手机塞到了枕头下。

    第二天,韵竹起了个大早,还是决定回去一趟,倒不是心软,她父亲的性格她了解,是真的能毫无底线的那种,他会谩骂会讨好,过了这个阶段他就该不顾一切了,韵竹一点不怀疑,如果她不理会他,他马上就能上大街跟左邻右舍说她给人做小三不管老父亲的事迹。

    准备了些现金,韵竹还是出了门。

    倒也不需要偷偷摸摸,回自己的家罢了,她让外面的保镖亲自送的她。

    回去的路上,韵竹的思绪很复杂,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突然想起谢瓷说过的话,如果不管他,或许现在的她真的是另一番模样。

    韵竹对生活其实没有多大的要求,可即使不高的要求里,被顾彪拖累着成了狼狈。

    车子很快在楼下停了下来,这破旧的小楼房,韵竹看着只觉得疲惫。

    “你在下面等我吧”,韵竹下车的时候开了口。

    保镖点头,倒是很识趣。

    韵竹往上走,每一步都很沉重,如果可以,真的不想跟这个地方和这个地方的人再有任何瓜葛,韵竹的痛苦就在于她有理智,可她无能为力,顾彪真的要死要活的时候,她狠不下心来,她若是笨一点,真的觉得她父亲都是对的,心甘情愿傻乎乎的付出也就罢了,偏偏她知道对错,却无法左右对错,这才是绝望。

    走到门口,抬手还是敲了门。

    门很快被打开了,顾彪站在门口,看起来倒是还算精神,看到韵竹的时候眼睛亮了亮,“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我一大早还特意买了菜,一会我给你做点。”


    第43章 被绑架

    韵竹没说话,原本没打算进去的,但顾彪伸了手,将她往里拉,那热情劲又让她有恍惚的错觉,好像在她久远的记忆里,父亲也是爱过她的。

    韵竹进了门,然后拿了个信封出来,放在了茶几上。

    顾彪看着茶几上的信封,又看了看韵竹,还是拿起了,一点不掩饰的市侩,当着她的面就直接将里面的钱倒出,然后轻点了起来。

    “饭我就不吃了,我先走了”,韵竹懒得看他那副模样,刚准备转身,突然听到房间的方向似乎有动静,她转头去看,只见从房间里出来了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

    韵竹的心沉了沉,眼见着几个大汉走了出来,然后大摇大摆坐在了桌边。

    韵竹看顾彪,顾彪显得尴尬,他拉了拉韵竹的手臂,显得委屈,“瑶瑶,这回没欠多少,你帮我想想办法好不好?”

    韵竹转身,走到门口却被拦下。

    “顾小姐,你爸说了你会还钱的,你这都来了,要是这样走了,我们很难办啊。”

    为首的人开了口,看着客客气气,但是胁迫的意味很明显。

    韵竹其实心底害怕,又不觉得多么害怕,这样的场景,这样的人,她真的见得多了,全都是拜她父亲所赐。

    韵竹转身看顾彪,顾彪还是为难着满脸讨好,“瑶瑶,我知道你现在有钱的,再帮我一次。”

    “我真没钱”,韵竹看着顾彪,她几步走到他跟前,想笑又想哭,“你把我骗回来就是……”

    韵竹话没说完,突然感觉背后一疼,跟着就失去了知觉。

    韵竹再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空荡荡的破旧房间里,她手和脚被绑在椅子上,整个人动弹不得。

    看到她醒了,之前在家里拦住她去路的人走到了她跟前,笑了笑,“委屈顾小姐了,有些事情想要麻烦顾小姐,事成之后,会亲自送你离开。”

    “顾彪呢?”韵竹环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顾彪的身影。

    “你父亲在隔壁,你放心,只要顾小姐配合,你父亲的钱可以一笔勾销。”

    那个人说这话,拿出了手机,将她此刻的样子拍了张照,也不知道是发送给了谁,然后又笑眯眯开口,“顾小姐介意给裴爷打个电话吗?”

    韵竹有些诧异,她以为只是她父亲又欠了赌债,只是为了钱,此刻裴爷这名字一出来,似乎并不只是欠债还钱那么简单。

    “裴爷对你不错,捧在手心里,我相信他很愿意接到你的电话的,也应该很愿意跟我们合作。”

    不管韵竹愿不愿意,电话到底还是打过去了。

    电话响了许久,韵竹倒是在这一刻希望这个电话没人接,但是,电话被接通了。

    “什么条件?”电话那头传来裴立群的声音,有些冷硬,甚至带了些许的怒意。

    “想请裴爷跟傅爷坐下来再好好聊一聊,不知道裴爷愿意给这个面子吗?”

    裴立群那边似乎沉默了几秒,没回答,而是开口问,“她还好吗?”

    电话是免提的,韵竹自然也听见了,电话被举到她面前,那个人用眼神示意她开口。

    韵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轻唤了一声裴爷。

    裴立群那头似乎轻嗯了一下,然后开口,“可以见,你们傅爷想在哪见我都奉陪。”

    “好,那裴爷等消息吧。”

    电话挂上了,韵竹看着那个人,那个人也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出去打电话。

    去了好大一会,都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人的身影才再一次的出现,手里拿了个饭盒。

    “委屈顾小姐了,你父亲那饭菜你暂时吃不上你,将就一下吧。”

    那个人也不知道从哪拉了个桌子过来,将饭盒放下,然后绕到椅子后给她解开了绳子。

    韵竹不敢说话,只是捏捏被绑得发青的手腕,她看了看桌上的饭盒,怎么可能真的吃得下。

    “顾小孩放心,很安全”,像是看出了她的顾虑,那个人笑了笑,“顾小姐你很值钱的。”

    “但是我不饿”,韵竹别开脸。

    “吃吧,正好活动活动手,你要不吃,我还得给你绑上。”

    韵竹硬着头皮还是吃了几口,边吃着她又边看了一眼那个人,“我爸怎么跟你们说的?”

    韵竹不知道顾彪跟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是纯粹的欠了钱骗她回来还钱,还是说顾彪知道她被抓是会用来威胁裴立群的,这两者之间,区别可是很大的。

    “有机会,你自己问吧”,那个人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只要裴爷能给傅爷一个满意的结果,你一定有机会的。”

    吃了饭,韵竹又再一次被绑了起来,那个人再一次出去了,只是这次出去之前,他将她的眼睛也给蒙起来了,嘴巴也封上了,这一次出去就没再进来。

    韵竹看不到,也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久,只能凭感觉,她觉得自己已经被抓来很久了,应该是天黑了。


    本文出自月暮鬼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yuemucn.com/kongbu/322752.html

    上一篇:抖音近期热门迟颜萧瑾年的小说——迟颜萧瑾年小说免费阅读
      
    下一篇:夏诗逸林平良最后结局如何-夏诗逸林平良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月暮鬼故事
    • 最新资讯
    • 热门资讯
    月暮鬼故事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23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豫ICP备20210081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