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热度超高施诺安陆政霖小说-小说完整版全文资源阅读

    发布时间: 2024-06-11 17:25首页: 月暮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阅读()

    她无法说服自己不恨陆政霖,哪怕她知道,站在他的立场,他没有做错。

    可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家破人亡,父母皆丧。

    施诺安慢慢躺在了那已经不能称作是床的地方,旋开了药瓶的瓶盖。

    眼泪静静掉落时,她仰起头,将一把药用力吞下。

    锋利的药丸快速涌近的速度似乎划伤了她的喉咙,使得口腔里血腥味弥漫。

    不过没关系……很快就不疼了。

    安眠药的瓶子从床沿滚落。

    施诺安望着一片虚无的黑暗,在那片虚化的视线中,她忽然看到了父母的身影。

    “爹地……妈咪……”

    我来找你们了。

    请原谅,你们的女儿是这样无用胆怯的一个人。

    施诺安闭上眼,如同进入了一场安眠的好梦。

    在梦境里,父母陪伴,爱人相依。

    她再也不要醒来。

    第10章

    警局里。

    从施诺安离开后,陆政霖周遭的气压就很低。

    他放令下去:“再去找!施诺安派人去撞人,怎么就一点线索都没有?”

    一个警察突然走进:“陆警督,有人找。”

    陆政霖回过头,只见一个陌生男人。

    他皱起眉:“你是?”

    男人没什么表情:“我叫陈敬泱,你的母亲陈澜叶是我的妹妹。”

    “十年前我离开了港城,如今回来,才知道你一直在找你父母死亡的线索。”

    陆政霖一愣,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在这世界上居然还有亲人存在。

    但随即想到施南葉,他脸色冷下来:“那桩案子已经结了,凶手已经死了。”

    男人顿了下:“你是说施南葉?”

    “不,凶手不是他。”

    陆政霖狠狠一怔:“你说什么?”

    陈敬泱点头:“施南葉受过你父母的恩情,那天他是在你父母被害之后赶到的。”

    “他去的太晚,你父母只剩最后一口气,拜托他照顾你。”

    “那之后,他很快为你父母报了仇,然后领养了你。”9

    说到这,陈敬泱有些愧疚:“我以为你跟着他,会过得很好……”

    陆政霖微微颤抖着,用尽攥紧了手。

    这么多年来,施南葉抱着母亲的珠宝箱,满身是血地从父母尸体边离开的那一幕一直是他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他一直以为自己卧薪尝胆,潜伏在施南葉身边只为报仇。

    因此,多年来施南葉的悉心照顾,被他当成施舍和愧对。

    施诺安的满腔情义,也只是让他满心厌恶。

    可现在竟然告诉他,一切都错了?!

    他一直都恨错了人,怪错了人?

    反而施南葉替他父母报了仇,而自己,害了恩人……

    不……他不相信!

    陆政霖猛地站起,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去哪儿。

    就在这时,他的同僚走近。

    “陆警督,撞了孟霜的那个人不久前在监狱里差点被杀害。”

    “人现在没事,但他改了口供。”

    陆政霖的心脏忽然一紧:“什么?”

    当时在审讯室,那个人口口声声说是施诺安派他去弄死孟霜的。

    还说有施小姐撑腰,警察根本不能拿他怎么样的话。

    同僚犹豫着开口:“他说当初买通他去撞孟霜的是,孙毅成。”

    “是孙毅成给了他一大笔钱,让他把这事诬陷给施诺安……”

    陆政霖猛地一震。

    一时间,他脑袋里乱成一团。

    只有施诺安的脸在里面无比清晰。

    她倔强地看着他说:“我没有找人伤害孟霜。”

    她痛苦地看着他说:“阿霖,你看我变成现在这样,是不是很痛快?”

    她绝望得看着他说:“陆政霖,你好狠。”

    一声急促的响铃骤然响起。

    陆政霖接起手边的电话。

    像是从窒息中脱离,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我是港城一区高级督察陆政霖,有什么事?”电话里传来青年的声音:“陆警督,刚刚我们在施宅巡视,发现有人溜了进去,并在里面自杀——”

    “经过确认,该死者为施诺安,无误。”

    第11章

    陆政霖呼吸一滞。

    所有人都看见了以往稳重的陆警督仿佛身形不稳一般,晃了一下。

    看着他这副模样,其他人甚至不敢去劝阻一声,因为陆政霖此刻的神情他们见了太多。

    所有失去亲人爱人的家属都是这样的……

    但现在这个人是陆政霖啊,那个亲手逮捕了施南葉的陆警督。

    为什么会对施南葉的女儿死了的消息做出这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陆政霖的视线之中,世界仿佛碎成了成千上万片。

    如同他看书时施诺安砸开窗户的碎石,又或者是她一时生气就必须要扔掉的昂贵宝石。

    他吞咽的动作开始变得艰难,氧气并不情愿进入呼吸道中再被分解。

    因此,那些施诺安哭泣的画面,随着窒息感一起涌来。

    他颤抖着睁眼,模糊的视线里,所有人都维持着静默。

    仿佛过大的声响会惊醒一个已经长眠在梦境中的人。

    “……我们马上到。”

    电话被挂断,陆政霖带队,一行人神情肃穆,奔赴一场只有万分之一重名的可能。

    废墟的警戒被撤开,狭小的床上,已经冷彻的尸身安静地躺在那里,像是睡着了一样。

    陆政霖喉头哽咽,过了很久,不敢启张的嘴唇才重合成了一个已经很久没有被提起过的称呼。

    “阿安。”5

    阿安,我不能再帮你写作业了,一次也不行。

    “求求你啦,阿霖,我不想被爹地骂嘛——”

    阿安,不喜欢这次的生日礼物的话,我明天重新送一次,好不好?

    “没有啦,阿霖送的我都好喜欢哦。”

    阿安……

    那些本该在他记忆中消失的一切翻滚着涌出,滚烫的温度将心脏灼伤。

    但他仍然不相信这是真实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施诺安,他们曾经只是坐在一起发呆就足以浪费掉整整一天的时间。

    他也比任何人都清楚,施诺安胆小到根本不敢见证别人的死亡,何况是自己踏上那条不能回头的道路。

    “是吗,阿霖?”

    “那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杀人呢?”

    为什么相信,为什么会对她动手,为什么会对她举枪。

    他以施南葉的血缘作为栽赃的罪名,错信了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也高估了自己的判断力。

    当虚构的罪行如同泡沫一般在眼前散开时,他所贴上的那些价码就再也不起作用。

    “为什么发现得这么晚呢,阿霖?”

    虚幻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层层叠叠,那些被他屡次无视的求助终于打碎了屏障,赤裸地扇中了他的脸颊。

    ……就仿佛是床上静静躺着的施诺安,正在梦境里和他对话。

    她的声音甜美,娇气到连发脾气都嫌累,所有从来不会吼人。

    现在,这些柔情款款的软刃终于随着床上的尸体一起扎入了他自认刀枪不入的躯体之中。

    陆政霖的眼中,一抹赤色涌出。

    其他人偷觑着他的神色不敢说话。

    他又轻轻念出了一声阿安,但是已经没有一个个子小小,娇蛮任性的女孩会回答他了。

    “队长……”

    身后的警员吞咽着口水,艰难地开口叫醒了明显状态不对的陆警督:“死者好像是吃了安眠药自杀的……”

    陆政霖踉跄了一步,慢慢压低身体,半跪在了施诺安的床边:“好,我知道了,去做化验吧。”

    只听声音,仿佛他平静得一如寻常,只是在某个平凡的案件中组织人手发号施令。

    死去的人不是他的爱人,不是他的仇人,他也没有被痛苦与愧疚吞骨食肉。

    其他人不懂,为什么恨施南葉入骨的陆警督现在却并不开心。

    只是施南葉的女儿而已。

    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为这个罪孽满身的女人伤心的。

    对于她那个满身血腥的父亲来说,人们只恨不能亲眼见证她的惨状。

    施南葉死了这么久,至今可是连一个葬礼都没有。

    所以,陆警督为什么会哭呢?

    第12章

    施诺安是个娇气的人,手指尖划开一道破口会哭,不小心磕到膝盖会哭,吵架时声音太大了也会哭。

    她似乎生来就比寻常人更害怕疼痛,更爱惜自己的美丽。

    所以就连死法也要选择体面又不会痛苦的。

    陆政霖恍然,不知不觉时,眼泪已经沾满了脸颊。

    他好像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哭过了。

    在审讯室里,他有上百种方法可以让再怎么嘴硬的嫌疑犯开口。

    唯有死人不行。

    所以那一句低得不能更低的“对不起”消散在空气里时,没有任何人听到。

    他的手中,那张留着施诺安字迹的纸条被一滴一滴的眼泪打湿晕染。

    “Sosoonasthiswantorpowerisdead,manbecomesthelivingsepulchreofhimself,andwhatyetsurvivesisthemerehuskofwhatoncehewas。”

    ——当爱逐渐死去,人心不过是活着的坟墓。

    施诺安不喜欢读书,却喜欢诗歌。

    她出国留学时,陆政霖赠送了一本雪莱的诗集,写在这行字的那一页正好是那本诗集的结尾。

    他送的时候并不走心,施诺安却将其认真对待了起来,时常抄录其中的句子当做赠与他的情书。2

    陆政霖当然知道她的意思。

    从一开始,他就在故意装傻,想要借着施诺安这一场虚幻的梦境麻痹施南葉的注意力。

    毕竟养子所能获知的情报和女婿可不是一个量级的。

    他利用了施诺安,却并不觉得愧疚,在他那场时常光顾的梦魇中,并不缺乏施诺安的身影。

    即使那时她尚且年幼,并且什么都没有做过。

    但在陆政霖看来,

    本文出自月暮鬼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yuemucn.com/kongbu/459257.html

    上一篇:小说《陆承川温知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温知意陆承川小说全文在线赏析
      
    下一篇:暂无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月暮鬼故事
    • 最新资讯
    • 热门资讯
    月暮鬼故事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23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豫ICP备20210081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