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五千英尺的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微小说(程瑜瑾李承璟)完整版阅读

    发布时间: 2023-03-18 11:03首页: 月暮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阅读()

    程瑜瑾吃完蛋糕,便和郑凛叙一起出来了。

    两人走到门口,分道扬镳之前,郑凛叙叮嘱她,“凡事小心,不管什么时候,别勉强自己,没有人要求你这么做,他不会想……”

    “我明白啦。”程瑜瑾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他了,“不做完这些事情,我一辈子都没办法开始新生活,你懂的。”

    郑凛叙叹息着揉了揉她的头发,“拿你没办法。”

    李承璟在车里盯着两人亲昵的动作,胸腔内似乎有烈火熊熊燃烧。

    就在他以为郑凛叙会和程瑜瑾一起上车离开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分开了。

    程瑜瑾开车走了,郑凛叙则是上了另外一辆车,走了反方向。

    李承璟发动车子,跟上了程瑜瑾。

    程瑜瑾没有回相府,而是去了一家法餐厅,这家餐厅,李承璟很熟悉,他们那群人时常过来。

    车刚停下来,李承璟便看到了出来迎接程瑜瑾的詹彦青。

    看到程瑜瑾和詹彦青并肩走进餐厅,李承璟险些将手中的方向盘捏碎。

    他呵呵笑了起来,一双眼透着彻骨的寒意,小臂的血管跳跃着,似乎要冲破皮肉。

    好,很好。

    前脚送走了郑凛叙,后脚就来和詹彦青约会,她本事够大,周旋在几个男人中,游刃有余。

    郑凛叙知道她上一刻还和他撒娇,下一刻就来和詹彦青幽会么?

    还有詹彦青,也被她迷得鬼迷心窍,竟是说出了非她不娶的这种话!

    ——

    “这几天,他们没找你麻烦吧?”点完餐,詹彦青就迫不及待关心起了程瑜瑾的情况。

    程瑜瑾摇摇头,“没有。”

    詹彦青:“汐汐,我家人的想法不能代表我,只要你答应,我马上就可以为你……”

    “詹彦青。”程瑜瑾打断他,第一次叫了他的全名,“你不可以。”

    詹彦青隐隐觉得,程瑜瑾今天的状态和平时不太一样。

    他问:“为什么不可以?”

    难道,她真的像詹丹云说的那样,是为了从詹家得到什么才和他在一起的?

    程瑜瑾:“你是詹家唯一的儿子,属于你的东西,你不可以放手。”

    詹彦青的眼睛眯了起来,看向程瑜瑾的眼睛里浮现起了探究和疑惑。

    程瑜瑾心知肚明他在怀疑什么,却依旧对他说:“你不可能真的和詹家断绝关系,这本身就是个伪命题。”

    詹彦青默然,他生在这个圈子更是如此,程瑜瑾所言很有道理。

    程瑜瑾:“如果你真的想保护我,就应该成为詹家最有分量的那个人,到那个时候,就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了。”

    詹彦青无法否认程瑜瑾的话,这个世界一向是弱肉强食,他如今无法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的确是因为詹家不是他说了算。

    詹彦青沉思许久,而后说,“我对管理公司没什么兴趣,这些年峰合的事情,都是我姐在打理。”

    程瑜瑾:“我知道。”

    詹彦青:“但为了你,我愿意试一试,你会等我么?”

    程瑜瑾露出惊喜的表情,感动得眼眶泛红,“真的么?”

    詹彦青:“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程瑜瑾轻轻抿了一下嘴唇,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却又欲言又止。

    詹彦青:“还想说什么,尽管说。”

    “可能是我想得比较多了……”程瑜瑾忧心忡忡,“詹总这些年都在打理公司,你忽然回去的话,她会不会不开心?”

    詹彦青虽然和詹语白吵过了,但没怀疑她倒这种地步,“不至于,她也一直希望我回去。”

    程瑜瑾:“嗯……可能是我太小心眼了,对不起。”

    詹彦青:“不用道歉,她欺负过你,你对她有所戒备是正常的。”

    程瑜瑾:“我只是觉得,如果是我的话,一定很不甘心……你小心一点比较好。”

    詹彦青:“好,听你的。”

    “还有……”程瑜瑾舔了一下嘴唇,有些艰难地说,“这段时间,我们不要公开见面了,你也不要再因为我和你父母吵架了,就当是卧薪尝胆。”

    詹彦青还没回程瑜瑾的话,手机就响了,是詹语白的电话。

    程瑜瑾看到他的来电显示后,提醒他,“快接吧。”

    詹彦青接起来,就听见詹语白问,“彦青,你在外边么?”

    “有话直说。”詹彦青最近和詹语白闹不愉快,远没有之前对她态度好了。

    程瑜瑾小口喝着果汁,听见詹彦青不耐烦的口吻后,微微勾起了嘴角。

    “彦青,对不起,你和念汐的事情,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詹语白嗓音温柔,“我想过了,家世背景确实不是最重要的,你们互相喜欢就好。”

    詹彦青摸着手边的杯子,没吱声。

    詹语白:“这样吧,最近抽个时间,你带念汐来医院一趟,到时候,爸妈那边的思想工作我来做。”

    詹彦青目光幽幽,忽然笑了起来,口吻比刚刚轻松不少,“你怎么突然要帮我了?”

    詹语白:“你是我弟弟,我希望你开心。”

    詹彦青:“嗯,那爸妈那边就靠你了,先挂了,我在和我家汐汐吃饭。”

    放下手机,詹彦青挑起眉毛问程瑜瑾,“猜猜她和我说了什么?”

    程瑜瑾:“让你带我回去见父母,是么?”

    詹彦青眼中闪过一抹惊喜,“这你也猜得到?”

    “没办法,谁让我小心眼呢。”程瑜瑾说,“你父亲已经被气到住院了,你这个时候再带我过去,他们只会对你失望透顶。”

    失望透顶会做出什么事情,不必程瑜瑾直接说出来,詹彦青也懂。

    从小在这个圈子里长大,因为忤逆父母被冻结银行卡、拿走继承权的,大有人在。

    詹彦青喝完了一杯果汁,哂笑,“看来她以前是真把我当傻子了。”

    程瑜瑾:“你们是姐弟,她还是很疼你的。”

    “谁知道呢,又不是亲生的。”詹彦青嘲弄地掀起唇角。

    程瑜瑾面露惊讶,“不是亲生的?”

    詹彦青:“她是我爸妈领养的,到家的时候都二十了。”

    程瑜瑾:“为什么会领养她?”

    詹彦青玩笑着说,“可能因为我太不争气了,他们想找个智商高的人来辅佐我,找男的又不放心,找个女的好操纵,年龄到了联姻,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看到程瑜瑾难看的脸色,詹彦青问,“是不是觉得挺可笑的?”

    “不会,这很正常。”程瑜瑾说,“詹家也给她很多了,如果她不是詹家的养女,裴家应该不会接受她吧?”

    谈及此事,詹彦青的面色严肃不少,“裴家接受她,不是因为詹家。”

    程瑜瑾好奇,“那是为什么?”

    詹彦青:“前些年,裴夫人肾脏衰竭,是詹语白摘了一颗肾给她,裴夫人才起死回生。”

    程瑜瑾的眉心突突跳了起来,面色煞白,桌下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指甲将手心的皮肉都抠破了。

    詹彦青发觉程瑜瑾面色不对,“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点儿惊讶。”程瑜瑾问,“她为什么这么做?”

    詹彦青:“她老早就喜欢李承璟了,李承璟原本对她没什么兴趣,这件事情以后,裴夫人就安排李承璟和她联姻了,李承璟也没反对,后来对她还不错。”

    “原来如此。”程瑜瑾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

    詹语白用那颗肾换来了李承璟未婚妻的身份,为了和他在一起,不惜做出那么肮脏下作的事情。

    呵……

    李承璟这个人,她、抢、定、了。

    ——

    因为詹彦青的那番话,程瑜瑾连续做了一整夜的噩梦,起来时,黑眼圈快掉地上了。

    因此她化了个浓妆去上班。

    程瑜瑾一到公司,就被梁聪安排到会议室做会议记录。

    程瑜瑾抱着笔记本来到会议室门口,恰好与过来开会的李承璟撞上。

    李承璟身旁跟了几个高管,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和平时一样没有任何表情,冷得让人发抖。

    看到程瑜瑾,李承璟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

    程瑜瑾:“裴总。”

    李承璟没理她,和几个高管进去坐了。

    开会的时候,程瑜瑾全神贯注做着会议记录,修长的手指敲打着键盘,也没功夫去看李承璟。

    自然也不会注意到,男人时不时便会冷冷扫过她的脸。

    开完会,程瑜瑾回去给与会人员发了会议记录,抄送了李承璟一份。

    发出去不到一分钟,她便收到了李承璟的回件:来我办公室。

    02143_sonicboom_1280x800.jpg


    经验告诉程瑜瑾,李承璟这回找她没什么好事儿。

    前几次狗东西借工作未由刁难她的时候,都是让梁聪传话的,这一次却直接越过了中间的人,亲自发了邮件。

    程瑜瑾合上电脑,去茶水间弄了杯咖啡,趁四下无人的时候,去了李承璟的办公室。

    程瑜瑾将咖啡放到桌上,看着冰山一样的男人,“哥哥偷偷摸摸把我叫来,想干坏事呀?”

    李承璟目光寒凉,视线在她身上游走着。

    她今天的妆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浓,眼线上挑,那双狐狸眼看起来更勾人了,大地色的眼影闪着光,和她身上那条包臀裙一样刺眼。

    目光停在她的胸口,李承璟忽然又想起昨天的事情,他倏然从椅子上起身走到她面前,不断逼近。

    程瑜瑾万万没想到李承璟会忽然发疯,昨天她好像没惹过他吧?

    正忖着,李承璟忽然将她按到了办公桌上。

    草!

    程瑜瑾疼得在心里骂脏话。

    “昨天下午去哪里了?”李承璟无视了她痛苦的表情。

    程瑜瑾:“朋友生病了,去帮忙照顾。”

    李承璟:“你确定?”

    程瑜瑾一头雾水,狗东西问这么多干什么,她不过是早退一次,大不了扣工资呗。

    这是看她不痛快,随便一点破事儿就大做文章。

    “确定。”程瑜瑾说,“我从来不骗人的。”

    李承璟忽然发出了一声冷笑,骨节分明的手指猛地拽住她的衬衫,用力一拽。

    扣子崩开,胡乱散了一地,她的内衣和胸前的肌肤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之中。

    程瑜瑾将身体往他那头贴着,巧笑嫣然,“哥哥想摸可以直说,我自己动手脱就好了嘛……唔!”

    调情的话没说完,下巴便被李承璟狠狠掐住。

    “一晚上应付两个男人,你也不怕得病。”他的声音像是淬了冰。

    程瑜瑾怔忡几秒,随后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狗东西昨天看见她和郑凛叙还有詹彦青见面了?是派人跟踪了她,还是亲自跟的?

    程瑜瑾沉默了半晌之后,再度笑了起来,那双狐狸眼,顿时风情万种。

    程瑜瑾:“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她粉嫩的舌尖轻轻舔过嘴唇,“像被妻子戴绿帽的男人,哥哥不会是把我当成老婆了吧?”

    李承璟:“你也配。”

    程瑜瑾:“对啊,我不配,可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她反将一军,“我们又没有关系,我一晚上应付几个男人,都与你无关,你为什么这么激动呢?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李承璟的手转到了她的脖子上,程瑜瑾丝毫不退缩,她笑着说,“哥哥这样像是恼羞成怒哦,我会当真的。”

    这句话让李承璟冷静下来不少,他收手,向后退了几步,手指整理着领带。

    想起刚才的失控,他的一颗心不断往下沉。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用短短几句话就将他刺激到理智全无,这个程瑜瑾——

    李承璟很快便恢复了平时的冷冽,“三天之内,如果你再不和詹彦青分手,我会把你和郑凛叙的照片和视频全部交给他。”

    程瑜瑾:“好啊。”

    李承璟下意识以为她又在挑衅,哪知,下一秒却听她说,“昨天晚上,我就是找他分手的。”

    李承璟眯起了眼睛,满脸不信任。

    程瑜瑾挑眉,“干嘛这么看我?不相信啊?”

    李承璟冷笑,否则呢,她以为,她在他这边有几分可信度?一个满嘴跑火车的女人,只有詹彦青那种鬼迷心窍的人才会信她。

    程瑜瑾露出委屈的表情,“哥哥的心思真难猜,不听话生气,听话也生气。”

    李承璟:“真分了?”

    程瑜瑾点头。

    李承璟:“为什么?”

    程瑜瑾:“因为不喜欢他呀。”

    李承璟:“你不怕我录音给他听?”

    程瑜瑾散漫地撩着头发,“那哥哥就去给他听好了,最好让他恨我,日后也不要来纠缠我。”

    她将胸口的头发撩起来,雪白的肌肤露出来,黑色的内衣与肤色对比鲜明,那展露无遗的曲线,看得人口干舌燥。

    李承璟平息下去的怒意,又涌了起来,“这次又有什么目的?”

    程瑜瑾:“好伤心哦,哥哥总是把我想成那种满腹心机的女人。”

    李承璟:“别演。”

    程瑜瑾委屈地瘪嘴,“好吧,其实我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没变过呢。”

    她扭着腰走近他,柔弱无骨的手指在他的胸口画圈圈,吐息如兰,“我的目的就是嫁给哥哥,当哥哥的老婆呀。”

    李承璟不满地皱眉,动手要推她,却被她抢先一步抱住。

    女人的脑袋靠到了他的胸口,像只小猫咪一样,“你是不是又要让我滚了?”

    李承璟:“原来你知道。”

    “口是心非的男人。”程瑜瑾哼了一声,“激动成这样了,亏你说得出口哦。”

    李承璟气恼,口不择言,“除了发浪,你对男人没招了是么。”

    “当然有啊……”程瑜瑾的手移到了他的皮带上,“招数很多,但对你,这一招一式足够了,对不对?”

    李承璟:“不要脸。”


    本文出自月暮鬼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yuemucn.com/minjian/322146.html

    上一篇:江照瑗傅灼完结小说无弹窗_江照瑗傅灼全文大结局免费阅读已完结
      
    下一篇:小说秦宇泽温雅免费阅读-小说秦宇泽温雅免费观看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月暮鬼故事
    月暮鬼故事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23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豫ICP备20210081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