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苏卿禾秦铎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卿禾秦铎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苏卿禾秦铎)

    发布时间: 2024-07-10 17:09首页: 月暮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阅读()

      苏卿禾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满面通红,难为情地想要解释:“我……我……”

      还没说出个所以然,苏卿禾忽然察觉到什么,浑身一僵。

      某个烙铁般的东西正亘在她腿间,散发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强烈存在感。

      苏卿禾傻眼,下意识脱口而出:“你、你不是不能人道吗?!”

    第4章

      这话一出,苏卿禾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

      她怕是被这药性烧糊涂了,这样揭人伤疤,还不得被他狠狠磋磨……

      果然,秦铎眼神晦暗地看了她一眼,冷笑了声,将她推开。

      而后一把挥手拂掉了案上的书纸,冷冷吩咐:“衣服脱了,躺上去。”

      苏卿禾扶着书案才没倒下去,睁着迷蒙的眼问:“什……什么?”

      她心头错愕,身体却因着这句话反应更加强烈。

      秦铎抬眼幽幽地看着她,薄唇轻飘飘吐出三个字:“写婚书。”

      苏卿禾只觉得更加干渴了……

      秦铎垂眸看了她一眼,眼中情绪翻涌。

      他忽然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将人往书案上一推!

      书纸哗啦散落了一地。

      “啊!”苏卿禾硌在冷硬的案上,吃痛地唤了一声。

      她被撞得眼冒金星,还没反应过来,身上忽然一紧。

      刺啦一声!

      她的衣服竟被秦铎直接撕开,门户大敞!

      空气冷凉,激得她身子一颤。

      “二、二公子……”苏卿禾混沌的思绪清明了些,下意识抬手要护住胸前。

      秦铎眸色阴冷:“若不听话,今日你别想轻易离开。”

      苏卿禾浑身又是一颤,手立时顿住了。

      她还得替嫡姐去圆房,身上不能有异样……

      于是她紧紧咬住唇,屈辱地别过脸去。

      书案之上,玉体横陈。

      秦铎有如实质的视线一一扫过她身体的每一寸。

      “别动。”秦铎懒懒勾唇,声音却已经染了暗色。

      苏卿禾浑身一僵,脸红得能滴水:“我没……啊!”

      辩解的话还没说完,微凉柔软的触感忽然落在小腹上,令她忍不住轻叫了一声。

      她看过去,就见秦铎从笔架上挑了一支干净的紫毫笔,蘸了朱墨,在她肚子上写着什么。

      “呜……”苏卿禾从没受过这样的刺激,浑身都绷得极紧,抖如筛糠。

      秦铎自女人下腹落笔,直写到心口,写下一纸婚书。

      朱红的小楷像胭脂烙印在她泛起淡粉的身上,艳丽至极……

      苏卿禾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身体的浓香沁盈了整间屋子。

      意乱之时,她睁着迷蒙的眼看向秦铎,梦呓般唤道:“姐夫……”

      朱墨一凝。

      秦铎眼中骤冷,猛地扔了笔:“滚!”

      苏卿禾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她想解释,秦铎却已操纵轮椅进了里间,便只能艰难地穿上衣服,挪着步子离开。

      只是离开的路上,她又想起秦铎阴晴不定的性格,不知道会怎么报复她,会不会退婚……

      若是退婚,只怕她和她的生母,都不会再有活路了。

      若她的夫君是秦晟就好了,那样端方的君子……

      这念头刚冒出来,就被她自己唾弃。

      秦晟的她的姐夫,更是未来的夫兄,怎么能对他起这样的心思?

      又过两日,京城下起濛濛细雨。

      苏卿禾思绪郁结,便独自去了湖边观景。

      看着水面,只觉得自己的心也是这般涟漪不止。

      不知不觉间,竟然下起了雨。

      雨丝风片润湿了她的发丝和衣衫,薄薄一层贴着,衬出窈窕身段。

      一仆人撑伞过来:“绵姑娘,世子请您去听雨榭避雨。”

      苏卿禾心头一动,扭头朝一旁的水榭看去。

      就见秦晟一身湖绿长袍立于窗前,神情淡淡地看向这边。

      君子如竹。

      苏卿禾以自己的身份和秦晟仅见过一次面,难道……他记得她的吗?

      心底的悸动在这一刻又冒出了头……

      水榭。

      窗边榻上,棋局行半,小炉煮茶。

      苏卿禾走进来,走上前低头轻唤:“姐夫。”

      这间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

      苏卿禾单独面对秦晟,又羞又怯,心跳渐渐急促。

      秦晟不着痕迹地扫了眼她衣物紧贴的身体,取了帕子和大氅递给她:“把头发擦干。”

      苏卿禾怔了瞬,接过:“是。”

      她坐在榻上,披着秦晟给的大氅,拿着帕子偏着头绞发。

      耳畔一时只剩下雨声和炉中茶水翻滚的咕噜声响。

      苏卿禾一双美目懒懒挑起,偷觑对面独自弈棋的男人。

      小炉冒着氤氲热气,水榭里空气都是潮湿的。

      目光也是。

      “为何独自淋雨?”秦晟执着棋子抬眼问。

      苏卿禾不经意对上他的视线,仓促移开目光:“心情郁结,难以排遣……”

      她心中藏着事,只胡乱擦拭着发尾,头顶还是湿的。

      大氅披在她身上显得过于大了,罩住了女人娇小的身躯,却遮不住勾人的曲线。

      秦晟眼神一暗,手下失了控制,竟落错了棋子。

      苏卿禾听见声响,忙问:“姐夫,怎么了?”

      秦晟索性舍了棋局起身:“你这样,头发绞不干。”

      说着,他拿过帕子为她擦拭头发。

      两人相隔咫尺,苏卿禾头再偏些,就能倚上秦晟下腹。

      男人的体温和熟悉的气味成了最好的催化。

      她灌下去的那些药,又一次被勾得发作起来。

      她有些不安地悄悄挪了挪臀,想掩饰自己的异样。

      秦晟同样心猿意马。

      他一垂眸,就能看见女人卷翘的睫毛、秀挺的琼鼻。

      再往下……便是一片待人探索的春色。

      那样雪白,雪白中还隐约带着红痕……

      他弯下腰,仿佛为了看得更清楚,火热的胸膛紧紧贴上了那纤薄的脊背。

      这样近的距离,秦晟灼热的气息就喷撒在她的耳边。

      “嗯……”苏卿禾忍不住轻哼一声,扭头向后看去。

      倏然间,两个人的嘴唇撞在一起,鼻息交错缠绵……

      这副画面似乎有些熟悉,秦晟眼中闪过一丝异样。

      还没等他抓住那一闪即逝的灵光,手便下意识托住了女人胸前那一团柔软,轻揉慢捻。

      下一刻,他就听苏卿禾嘤咛了一声:“姐夫,我们不能这样……”

    第5章

      秦晟动作一滞。

      水榭里的旖旎氛围登时冷却下来。

      苏卿禾默默攥紧了衣角,清楚地看见秦晟眼里闪过一丝恍惚。

      秦晟顿了顿,迅速抽身,将帕子递给她:“你自己再擦擦。”

      苏卿禾应了声,低下头继续擦,心跳却迟迟不曾放缓。

      在这样的雨幕下、水榭中,两个人各怀心思,禁忌又悖伦。

      门外仆人的声音忽然响起:“世子夫人,世子在水榭中,不愿见人……”

      苏卿禾心里一惊,脸色骤白。

      若是让嫡姐看见她和秦晟单独待在这里,免不了又要受她磋磨一顿。

      她视线逡巡片刻,看见侧间有扇屏风,于是说:“我、我去屏风后躲躲……”

      秦晟看着她,目光有些复杂,片刻,才应了声。

      苏卿禾连忙软着腿脚躲到屏风后,透过屏风上的镂花缝隙,她能看见外间的情景。

      秦晟重新在棋盘前坐下:“请夫人进来。”

      苏晏秋很快进来,朝着秦晟柔柔笑:“夫君,独自听雨终究无趣,不如我们对弈一局……”

      她说着,便朝秦晟对面走过去,正准备坐下,忽然“哎呀”一声。

      苏晏秋面露疑惑:“这垫子怎么怎么湿了一块?这里……有其他人来过?”

      屏风后,苏卿禾听得一阵紧张,心跳越快,身前的两团就越发涨得慌。

      那是她坐过的地方,若是被嫡姐发现……

      苏卿禾忍不住揪紧了心口衣襟。

      她手上没怎么使劲,那两个雪团却仿佛受了什么刺激,又涨又疼。

      稍微压一压,还似乎有水儿在里面晃荡。

      这……她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女,怎么就……

      难道,是被那些药催出来的?

      平日红豆大小的尖尖此刻竟大了许多,被紧贴的衣料勾勒出凸起。

      似乎在分泌着什么液体,将已经半干的衣料洇出了两块乳白的痕迹。

      她低头看着,呼吸蓦地一重。

      好在隔得有些距离,嫡姐听不见。

      但秦晟是习武之人。

      秦晟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屏风,淡声道:“水榭并非独我能来。”

      这意思就是说此前或许有别人来过,而他并不知道。

      苏晏秋瞬间被岔开了注意,转而又说起别的:“夫君,母亲昨日说她想抱孙子了……”

      秦晟落子的动作一顿,沉默了片刻说道:“近日公务繁忙,我自会去与母亲说。”

      听见这句,苏卿禾的手指不解的绞在一起。

      他……是在拖延时间吗?不愿意和嫡姐圆房?

      后头外面再说些什么,苏卿禾已经听不进去了。

      她实在涨得难受,细细喘着气想,反

    本文出自月暮鬼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yuemucn.com/minjian/471960.html

    上一篇:秦乐游江倚年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秦乐游江倚年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温祈愿赵书鹤完整版全文在线赏析-温祈愿赵书鹤全文在线阅读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月暮鬼故事
    • 最新资讯
    • 热门资讯
    月暮鬼故事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23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豫ICP备20210081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