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2023年许漓慕书言小说免费阅读许漓慕书言-(许漓慕书言)小说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 2023-03-18 15:41首页: 月暮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阅读()

    “那孩子是不是你的?”

    无人之处,叶母马上开口问他。

    慕书言沉眸,没有回答。

    叶母指着他,“你,你糊涂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这种事情传出去,你让外人怎么说?你想气死我们是不是?”

    “这件事情不能让你爸知道,你跟小夏必须统一口径,如果——”

    “不是。”慕书言气息微沉。

    叶母一顿,“什么?”

    慕书言看向远处:“她结婚了,上京蒋家。”

    ——

    餐桌上。

    叶母欢欢喜喜的询问着许漓跟蒋逸舟的事情,连说几次让许漓把人带来回家吃饭。

    叶父听到许漓好上的青年是蒋逸舟,却在鸡蛋里面挑骨头道:“蒋家么,家世先不谈,结婚之后,连孩子都有了,也不知道通知我们,小夏年纪小不懂这些规矩,他蒋逸舟还不懂吗?”

    许漓一边喂着贝瑶,一边解释道:“我们当时没有办婚礼,是我不想那么麻烦,逸舟哥很照顾我的。”

    叶父告诉她;“这男人你不能什么都听他的,受了委屈就跟家里说。”

    许漓:“没有,逸舟哥对我很好。”

    慕书言一句话都没有说,沉眸看了眼她脸上的笑容,听着她对蒋逸舟的维护,手中的筷子捏着,看似平静的面孔下,是极力压制的情绪涌动。

    一直暗中观察着他他的叶叙白按住了他的胳膊,低声:“老三。”

    这不是他胡来的时候。

    老爷子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可经不住他扔出来的重磅炸弹。

    叶父的声音还在继续:“我看就明天吧,明天让那个姓蒋的小子过来一趟,我先过目过目,不要让蒋家以为娘家不顶用。”

    许漓低头说好。

    叶母询问了不少许漓跟蒋逸舟认识的经过,又追问了两人是怎么在一起结婚的。

    许漓只说当时自己出国,一个人有些孤单,就偶然碰上的蒋逸舟,说两人是日久生情。

    一切看起来合情合理,甚至顺理成章。

    老爷子对贝瑶很是疼爱,将自己珍藏的佛珠给她戴上。

    “渺渺有一个,这颗原是打算着老二老三谁先有了孩子,就给谁,结果这两个不争气的,一个老婆跑了,一个……哼,不提这些晦气的事情了,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

    叶叙白摸了摸鼻子,“您这是隔代亲,您要是真想给,怎么不直接给我和老三。”

    叶老爷子想要抽他,连说他晦气。

    叶叙白笑着叫了慕书言出去抽烟。

    “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真是那个姓蒋的?”叶叙白打着火,捏着香烟。

    慕书言眸色深深,沉默。

    叶叙白叹了口气:“得,那咱们可真是难兄难弟了,我这老婆跟人跑了,你这……小夏这跟别的男人连孩子都有了。不过这你别说,这小丫头乍一看,还真是像咱们叶家人,可惜了……”

    慕书言狠狠的抽了两口烟。

    叶叙白见他这模样,收起了玩笑:“既然都这样了,我看,你也想开点。”

    “她如果没回来,我就放下了。”慕书言终于开口。

    叶叙白:“什么?”

    慕书言捏着手指,“她跟蒋逸舟,没多少感情。”

    叶叙白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放不下,可是老三,听我一句劝,这破坏人家婚姻的事情,还是最好别干。小夏是什么性子,感情不好,会给他生孩子?”

    慕书言没说,许漓引诱他,做她小三的事情。

    他抽烟抽的很凶,今天比以往都要沉默。

    许漓傍晚接到了蒋逸舟的电话,没说两句,就在叶老爷子的示意下,说了让他明天来吃饭的事情。

    蒋逸舟欣然同意,说要去接她。

    叶父听到她要走,就以雨下太大为理由,让她今晚住下,等明天再跟蒋逸舟一块走。

    等许漓挂断了电话,叶父表示要明天先看看蒋逸舟自己的表现。

    许漓今晚没走,慕书言也留了下来。

    两人的房间都在三楼,挨得比较近。

    夜深人静,小贝瑶已经睡着了,许漓却没有什么困意。

    这么早,让叶家知道贝瑶的存在,这不在她的预料之内。

    轻轻松开女儿攥着自己衣服的小手,许漓想去楼下喝杯水。

    此时,叶宅的人都休息了,安静非常,只有外面时不时传来的昆虫叫声。

    下过雨的庭院空气很清新,许漓端着水走到窗边,她对于自己家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对于叶家的一切却记得很清楚。

    十二岁之后的七年,她的人生都跟叶家紧紧缠绕在一起。

    “唔。”

    回头的时候,许漓猛然看到身后站着一道黑影,吓了一跳。

    是慕书言。

    他穿着宽大的灰色睡袍,像是刚刚洗过澡的样子,头发都还是湿的。

    “叶叔叔这么晚不睡觉,是专门在等我?”许漓敛了敛心神,抬手给他将敞着的领子整理好。

    期间,指尖不经意的划过他的胸口,只是一下,像是猫抓。

    慕书言握住她造次的手,眸色很深,将她按在了墙上。

    许漓索性靠在墙上,一只脚微微抬起,蹭着她的小腿。

    深邃的眼眸盯看着她,像是不为所动。

    许漓打了个呵欠,“既然叶叔叔没什么想法,我先回房了。”

    她说要走,但下一瞬,腿却环在了他的腰上,紧紧的环着。

    她说:“我就是特别喜欢叶叔叔……这幅明明脑子里都搞完了全部流程,表面上却斯文禁欲的样子。”

    她压在他的耳边,说:“特别的,闷骚。”

    慕书言瞳孔黑漆漆的,压抑了一整晚的情绪彻底爆发。

    他甚至没有想法回房间。

    这是在她回国后,他头一遭做到了最后。

    连带着整整三年的怒意。

    他紧紧的捂住了她的唇,不让她发出任何动静。

    叶母上了年纪,一晚上总要起来那么一次,她站在暗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

    她脑子一片空白,张了几次嘴,却始终没有能够发出任何声音。

    疯了。

    书言,书言他……怎么能……

    叶母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她只要一闭上眼睛,刚才的画面就在眼前不断的浮现。


    2K 风景壁纸集 (198).jpg

    叶母的辗转反侧,吵醒了叶父,含糊不清的问了句:“怎么了这是?”

    叶母:“没,没什么,做了做了个不好的梦。”

    叶父“嗯”了一声,起身:“我去给你倒杯水。”

    叶母一听却猛地握住他的胳膊,声音甚至有些尖锐:“不用,我不渴。”

    叶父当真以为她是做了噩梦,拍了拍她的后背:“睡吧。”

    叶母说好,可实际上却睁着眼睛到了天亮。

    次日清晨。

    大家都起来了,却独独没有看到许漓和小丫头。

    叶父看了看时间,让去叫人,“不吃早餐可不行。”

    慕书言:“我去吧。”

    叶母一个失神,手里的杯子掉落在地上。

    “烫到没有?”叶父询问,叶叙白已经拿了纸巾过去。

    叶母摇了摇头,只是眼神复杂万分的看向慕书言。

    楼梯上的慕书言视线微顿。

    ——

    “唔……我好困啊,叶叔叔。”

    慕书言来叫人,已经洗漱完的许漓,在门口肆无忌惮的赖在慕书言的身上,惦着脚尖,脑袋压在他的枕间。

    慕书言手掌落在她身后的墨发上。

    “我腿软。”她娇娇的在他耳边说,“直立一字马很难的。”

    她从小身体的柔韧性就比一般人要强,也练习过几年舞蹈,不然这般高难度的动作,肯定是做不到的。

    慕书言眸色一暗:“去吃饭。”

    许漓问他:“我下楼梯摔跤怎么办?他们会问我哪里不舒服的。”

    她笑盈盈的看着他,娇气又无理取闹,让慕书言产生一种放空的恍惚。

    好像,三年的光阴和距离,未曾存在过。

    但——

    “待会儿逸舟哥来了,肯定会问我,昨晚睡得怎么样的。”她手指在他胸膛上轻点、画圈,“所以,你是答应做我的情人了,是吗?”

    前后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不过是在他要沉浸之时发出的一种嘲弄。

    独属于许漓式的嘲弄。

    慕书言扯开她在自己身上的手,所有的恍惚都化作了冰冷,“蒋逸舟满足不了你了?”

    许漓拨拢着长发笑眼弯弯:“怎么会呢,逸舟哥很棒的。”

    她如此光明正大堂而皇之的赞扬另一个男人的能力。

    慕书言凝眸,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隐忍不发,转身。

    但他走不掉。

    身后的小姑娘抱着他,语调软软,紧紧的搂着他,“你以前都给我早安吻的,你还没有给我,我不让你走。”

    前一刻尖锐嘲弄,此刻又能变成娇憨撒娇。

    慕书言的心脏被攥紧,又被轻轻抚摸,往复此般,却比直接挨一刀还要难受。

    许漓站在他跟前,踮着脚尖,快速的在他唇上吻了下,也轻咬了下,“早安哦。”

    她回了房间,里面的小贝瑶醒了,奶乎乎的在叫妈妈。

    慕书言听到她温柔的哄着孩子,听到她说;“早安吖,宝贝。”

    她的柔情百丈,那么不值钱。

    可以对他,可以对孩子,可以对蒋逸舟,甚至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

    “小夏呢?”

    他一个人从楼上下来,叶叙白问。

    慕书言:“待会儿下来。”

    叶叙白一扫眼,看到他唇瓣上的细小的伤口,促狭的带着笑意。

    当着父母的面,叶叙白什么都没问,本是想要待会儿找个时机询问一下两人的进展。

    却未曾想直接等到了蒋逸舟的到来。

    蒋逸舟来的很早,像是掐点他们吃过早餐,诚意十足。

    “逸舟哥。”

    “爹地。”

    一大一小母女两个看着进门的男人,便都跑了过去,投入他的怀里。

    对于小贝瑶的热情,蒋逸舟习以为常,许漓这般的亲昵和主动投怀,让他楞了一下,但呆愣只是一瞬,便紧紧的抱住了她。

    这一家人口的画面温馨而美好,但也要看是被谁看在眼中。

    慕书言漆黑慑人的眸子里带着锐利森冷。

    蒋逸舟一手抱着贝瑶,一手被许漓挽着,身后的助理将他带来的礼物一一拿下来。

    “叶董,夫人,来的匆忙,准备不周。”他礼仪周全的问好,谦逊有礼。

    叶父招呼他坐下,细细的打量着,人是一表人才,看上去也是个性情温和的,第一面的印象,总体是在及格以上。

    作为大哥的叶云祁也在午饭前赶了回来,因为曾在上京跟蒋逸舟有过点头之交,交流也就多了几句。

    叶云祁瞥了沉冷的慕书言,道:“三年前听闻蒋总突然出国,没成想会跟小夏结下这样的缘分。”

    蒋逸舟谦逊微笑:“缘分是早就结下的,说起来,还要感谢叶总当年做出的决定,送阿夏出国,才让我们有了后来的故事。”

    饮茶的慕书言听出了这言语里挑衅的意味,深沉的眸子看过来。

    蒋逸舟微笑颔首。

    许漓带着叶渺和贝瑶在外面玩,偶尔透过落地窗看过来两眼,里面几个男人正襟危坐,虽说一个个面带微笑,但就是给人一种在会议室开会的严肃感。

    叶母没说什么话,就来找她跟孩子了。

    一晚上没睡好的叶母看着她跟孩子,有些走神。

    连贝瑶送给她鲜花都没有反应。

    直到衣角被小丫头轻轻拉扯,她一低头,对上小贝瑶仰着的小脸。

    这个角度,从小亲力亲为将三个皮孩子拉扯大的叶母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闷棍。

    遗传学,向来奇妙。

    女传男,男传女,多数女儿会有几分遗传父亲。

    叶家三个儿子,多多少少都有像母亲的地方。

    她陡然抬起头,顾不上接那话,问许漓:“孩子的父亲是谁?”

    许漓察觉到叶母这一刻声音里的颤抖,叶母是非常传统的女性,贤妻良母相夫教子这些词汇都可以完美的在她身上找到印证。

    而她显然也是幸运的,碰到了极有家庭观念的叶父,两人携手走过了大半生。

    “婚生子,当然是逸舟哥,您怎么会这么问?”许漓含笑问道。

    放在昨晚之前,叶母或许还会相信这番言论,可昨晚发生的画面就像是一根刺,让她所认为的婚恋观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她无法接受自己的儿子,会跟一个已婚女人缠绵,更无法接受这个女人是被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许漓。


    本文出自月暮鬼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yuemucn.com/zhenshi/322179.html

    上一篇:全文小说七零年代:我成了厂长家的小娇妻姜央阮文礼免费在线分享-全网首发小说七零年代:我成了厂长家的小娇妻姜央阮文礼
      
    下一篇:精彩小说方千羽萧慕白-小说方千羽萧慕白免费版最新更新阅读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随机阅读
    月暮鬼故事
    • 最新资讯
    • 热门资讯
    月暮鬼故事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23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豫ICP备20210081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