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新上小说陆月瑾沈焕(好看章节小说)陆月瑾沈焕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 2023-05-03 09:53首页: 月暮鬼故事 > 未解之谜 阅读()

    陆月瑾觉得这几天吃进肚子的炸鸡腿都快吐出来了,真是碍事,要是没有这个男人拦着,林谨依的两只手已经断了!


    林谨依跌倒在地,看着面前穿着精致,眉眼更精致的少女,以及她身边一身灰色西装的男人,即使身上有污渍也是帅气又有型,两人站在一起竟然莫名相配!


    眼睛被刺痛!


    回想自己如今的模样她不禁气得直发抖:“林羡桃,你这个不三不四的骚狐狸,竟然趁着大家都不在,勾引我的司成哥哥!他是我的未婚夫,是你的姐夫!你这样放在古代是要浸猪笼的!贱人!”


    林谨依气极,声音回荡在花园里格外响亮,面目狰狞,声音尖细,活脱脱就是一个市井农村的泼妇形象。


    和娇俏动人,温和宁静的陆月瑾相比,一个天一个地。


    季司成眉目紧皱,产生了想要把林谨依弄死的想法......不过林谨依暂且还有用,他还需忍耐。


    林谨依像是疯了一样的喊叫,想要把林家的佣人都喊过来一样。


    季司成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一个手刀劈在她的后脖颈处,林谨依终于安静了。


    陆月瑾像是在看戏一样看着季司成,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容。


    季司成活动了一下手腕,冲着陆月瑾笑了一笑:“她精神状态一直都不太好,这是为她好。”


    “哦。”陆月瑾回。真是渣男配恶女,林谨依也是活该,自己选了这么一个男人。


    “沈焕的眼睛是你治好的吗?”


    陆月瑾冷不防听到这么一句话,低头看了看季司成,眼神中带着些探究的意味。


    季司成一边给林谨依整理衣服和头发,一边抬头看着陆月瑾:“不用紧张,我也只是听外面的传言,随口这么一问。”


    看来林家这个秘法,林羡桃极有可能是知情的。


    第61章 你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是我的


    陆月瑾挺疑惑的,她的血能治沈焕的眼睛这件事,就连沈焕自己都不知道,季司成又是从哪里听来的?


    难道季司成也不是个普通人?


    陆月瑾用着探究的眼神观察了一下季司成,发现这个男人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莫名的自信,又油又腻的,没什么特别之处。


    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压住自己想要呕吐的欲望,陆月瑾扭头走了,不想看这一对“小夫妻”表演。


    谁知道刚走一步,身后又传来男声。


    “林二小姐,你要知道,融城这么大危机四伏,不是跟你以前生活的山村一样质朴,到处都是勾心斗角,想要生存下来并且继续过上流的生活,只有跟着我才是最好的选择。不说沈焕这个人很危险,段家人也都不是好相处的,到时候连着骨头都被吞了,后悔就来不及了。”


    “你让我跟着你?”


    “只有我,只有季家能护你周全,我会让你幸福!至于林谨依,我会跟她取消婚约。”林羡桃现在的样貌以及林家背后带着的那些神秘故事,注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季司成有信心也觉得自己有能力能保护这样的女人,毕竟他是季家唯一的继承人,公认的。不像沈焕家里,不知道多少人蠢蠢欲动。


    陆月瑾越听眉头皱得越紧,这个男人好大的口气。


    恰好此时不知怎么的,林谨依竟然醒了过来,嘴里嘟囔着:“司成哥哥,你今天就要了我吧,让我成为你的人好不好?你为什么不碰我?让我好好伺候伺候你好不好......你可以的......就满足我一下好不好?”


    陆月瑾看了眼林谨依,脸上闪过些复杂的表情,然后再看了眼季司成,摊了摊手:“你连林谨依都满足不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陆月瑾语气淡然无波,季司成听出了满满嘲讽的意思。他拳头紧握,恨不能把地上那个女人碎尸万段。


    被一个感兴趣的女人这么说,男人的尊严荡然无存。


    ——


    陆月瑾在树林里看了好久的戏,睡觉的心情已经荡然无存,只觉得自己身上都出了一身汗,想赶紧回房间洗个澡。


    路过客厅时,看见林老爷子和沈焕还在说话,瘪了瘪嘴独自上楼。


    林老爷子看着自家孙女这副模样,捋了一把胡子夸道:“哈哈哈,我们家桃桃就是这么的可爱啊。”


    沈焕点点头表示肯定:“她昨晚睡了9个小时,现在应该是困了,我上去陪她,失陪了。”


    林老爷子:“......”到底是你孙女还是我孙女,这才几天怎么比自己还要了解自家的孙女?


    沈焕是第一次进陆月瑾的房间。


    和想象中的一样,整间屋子都充斥着淡淡的桃香味,不过比陆月瑾这些天身上的味道还要更淡,更青涩。


    房间内的摆设也和自己都是黑白灰的装饰不同,几乎都是浅浅的粉色,温柔又多情。就像粉色的小桃子一样,可爱又招人。


    沈焕轻手轻脚观察了一遍陆月瑾的闺房,最后缓缓躺在了公主床上,深吸了一口气。


    甜香味入了鼻腔,很快的,他的身上开始燥热起来。


    尤其是此时听着里间浴室传来的哗哗声,沈焕心猿意马起来。


    回想起那天小桃子洗完澡一丝不挂出浴室的模样,沈焕喉咙无比的干涩,像是要着火!此刻急需喝点什么或者吃点什么泻火!


    薄薄的表皮,柔嫩多汁的果肉,如果能吃上一口桃子,不知道该是怎样一种快乐。


    沈焕深呼吸了好几分钟,终于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诸脑后,桃子不过刚结成果子,还没成熟,自己不该有这样可怕的想法。


    但是......


    一会儿她从浴室出来会不会还是像上次那样一丝不挂?


    其实上次沈焕并没有看多清楚,只有模糊一层白肉。


    但是这样模糊一层白肉其实也完全能让他起反应。


    沈焕想东想西时,花洒水声停了,紧接着是浴室的移门被推开的声音,脚丫子碰到地板,没有擦干,有些湿哒哒的......


    沈焕转过头看向已经走到身边的陆月瑾,只见她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粉色睡衣,从脖子到脚踝,遮得严严实实......


    沈焕:......


    陆月瑾:......


    陆月瑾看出来沈焕眼中一闪而过的,带着失望的神色,突然就有些生气。


    沈焕偷看她的事,还没算账呢!


    “你在看什么?”陆月瑾问。


    沈焕根本就不在意那天发生的事情一样,对着陆月瑾伸出了手:“小东西,过来。”


    “你脸皮真厚,你那天偷看我的事怎么说?”陆月瑾歪头,一动不动,誓要讨一个说法。


    “你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是我的,让我说什么?”沈焕见陆月瑾不动,直接上手一把把人捞到了自己怀里,轻轻附在陆月瑾耳边道,“有的地方我碰都碰过了,看一下怎么了?”


    陆月瑾跨身坐在沈焕的肚子上,把他牢牢按在床上,突然像个女王一样,挑起了沈焕的下巴:“那轮到我看你了,自己脱?”陆月瑾觉得自己已经够上道了,对一个男人这样的好,给他喝自己的血治好了眼睛,是该收点利息了哦。


    沈焕笑了,有的时候小东西还是挺霸道的,不过什么样子的他都喜欢。沈焕笑得胸腔微微震动:“想要什么都给你。”


    两个人就这么躺在床上,最后连晚饭都没吃,是小月给人端到床边去的。


    小月看见两人的模样,脸上满是关心,不过最后一些话还是咽回了肚子,神色复杂的出去了。


    陆月瑾哪里不知道这个小姑娘心里在想什么呢?


    可其实,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过是亲亲抱抱而已。


    陆月瑾已经再次洗完澡,躺在床上,里间浴室是沈焕在用。


    耳朵里传来的都是哗哗的水流声,但是陆月瑾好像从中听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声音,她很快转过头朝着窗边看去,只见窗口跳进来两个穿着黑色劲装的蒙面人。


    他们手里又是枪又是刀,就这么直直对着陆月瑾。


    陆月瑾皱眉,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不长眼的人这么烦人呢?


    “不想死就跟我们走!”其中一个蒙面人低声吼道,“敢发出声音别怪枪不认人。”


    “要是我不高兴走呢?”陆月瑾歪头问,面色纯真,没有丝毫的害怕。


    这下反倒是黑衣人怕了,只见他拿着枪的手抖了一抖,不过随后立刻靠近把枪抵在陆月瑾的头上。


    陆月瑾的脑袋因为被枪用力的抵着,向边上侧了一下,连带着身子也歪了。


    “你跟她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赶紧打晕了带走!这骚娘们等男人呢,一会儿等她男人洗澡洗完到时候就麻烦了!”


    陆月瑾闻言舔了舔唇角,这些人劫持就劫持啊,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感受到对方满满的恶意,陆月瑾突然觉得有些不公平,人都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借助着工具杀人,她一个妖凭什么要管那些禁制不禁制?


    不用灵力还算什么妖?


    瞬间房间像是被狂风刮过,桌面上的所有东西被扫落在地,陆月瑾微卷的长发翩飞,再抬头眼神都不对劲了。


    第62章 吓到你了?是我不好


    陆月瑾手上已经聚集了灵力,正等着给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一些教训,这两个男人也是软骨头,见到这种情况吓得腿都已经软,握着枪的手早就对不准陆月瑾的脑袋,颤抖着像是发了羊癫疯一样。


    此刻浴室里面的人也发现了些什么,水流哗哗作响,人却已经先一步走到了卧室里。


    因为匆忙,沈焕全身上下只有一条浴巾围在下半身,整身湿漉漉,水珠从发梢往下流,没入腹肌,隐入浴巾下。


    洗澡洗到一半本该是无比狼狈的模样,但是现在的沈焕非但没有窘迫的感觉,反而像是掌握一切的王者,蝼蚁都要在他身下臣服。


    沈焕见到此时卧室的情况,暗红的双眼愈发闪着不知名的令人发毛的光泽,手指握拳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两个黑衣人不禁在想,要是他们的脖子在这个男人的手里,这时恐怕早就被捏碎了!


    抵着陆月瑾脖子的男人手抖得更厉害了,肉眼可见的,他咽了下口水。


    就在他们犹豫的这几秒中,沈焕快速从最近的一个柜子里抽出一把消音枪,几乎是瞬间,蒙面人的手枪坠地,他的手腕被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他的手几乎都要脱离身体,只有一丝丝血肉粘连!


    另一个人反应过来想将枪口对着陆月瑾:“你敢开枪我就——”

    2K 风景壁纸集 (573).jpg

    “噗”的一声,枪又落地。


    紧接着又是两枪,两个黑衣人双腿各中一枪,都躺倒在地扭动挣扎活像蚯蚓!


    沈焕一颗心全都放在了陆月瑾身上,他快步上前将可怜的吓到一动不动的小姑娘搂进了怀里,用手掌轻轻将她眼睛覆盖住:“别看,恶心。”


    这一刻陆月瑾还真的就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娇娇弱弱见不得半点血一样。


    沈焕好像忘了那天这被他认为娇柔的姑娘都敢独自一人冲进毒蛇堆里,被毒蛇咬了什么声都没有......


    陆月瑾也不吱声,任由男人将她搂着,感受着他身上的凉意,闻着他身上独有的令人安神的淡淡焚香味。


    “挺可怕的。”陆月瑾突然小声说了一句。


    “吓到你了?是我不好。”沈焕低声安慰。


    这时终于有人发现房间里不寻常的问题,敲门声响起。


    “少爷?发生什么事了?”段正在房门口不敢轻易进来,只能着急问着。


    “进来,处理一下这两个人。”


    得到准许之后,段正这才推开门进来,见到凌乱不堪,满是血腥气味的房间,段正吻了吻心神:“我这就处理。”


    段正凑近了,才发现这两人也早就咬破了嘴里的毒药,没了气。


    “你最近多注意,调一些人来林家。”沈焕叮嘱。


    段正连忙点头称是。


    尸体几分钟就被处理干净,甚至都没有惊动多少人,陆月瑾从沈焕的怀里挣扎出来,探了探头,发现就连那些被自己打破的东西都已经被清扫的一干二净,房间焕然一新。


    段正抬头看向自家少爷:“那我先出去了——”


    谁知道这一眼把他吓了一大跳!


    他家少爷这是在干什么!?


    灯火通明的,他还在场呢,就耍流氓?!


    沈焕因为出浴室的时候只围了一个浴袍,在某些动作的摩擦碰触下,本就松松垮垮的袍子已经完全松开,当陆月瑾离开他怀抱的身后,毛巾布料直接就散开了......


    段正惊得寒毛直竖!


    立刻移开了眼睛!


    啊这,啊这......同样是男人,为什么少爷的尺寸就不一样呢!?


    陆月瑾好像隐约闻到了一些什么味道,转头瞥了一下下,立刻抓起被子往沈焕身上盖!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讲究呢?


    ——


    晚上有人要劫持陆月瑾的事只有林老爷子和管家知晓,没有闹大,林家佣人只发现别墅里好像多了一些穿着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看着冰冷冷的保镖模样的人,没有多心。


    但是总有些事情挡不住,那就是无孔不入的流言。


    原本陆月瑾是个妖精的谣言本就是空穴来风,传了一会儿就没了声音,但是这两天又起来了,多了些别的说法。


    说陆月瑾是个妖精,身上还有能治百病,让死人复活的宝贝,沈焕就是她治好的。


    这事儿传得有模有样。


    虽然没有大面积传播,只在一些暗处有人谈论这件事,但还是传到了一些大家族里。


    本来做生意的人家或多说少就信风水,信这些偏门的说法。


    这不,一个早上而已,已经有两个家族的人跑过来打听陆月瑾的婚事了。


    林老爷子知道原因后大发雷霆:“是哪个不要命的,编点这种东西,就算我桃桃是妖精,那些歪瓜裂枣也配?真是气死我了!管家!你帮我去查,是谁在散播!”


    “是!”


    “让我知道了,非把他碎尸万段!”


    站在一旁的林谨依抖了抖身子,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她当初让人传播的林羡桃是个水鬼的消息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变了风向,妖精就妖精了,能救人,身上有宝贝又是什么意思?


    肯定是林羡桃自己添油加醋传出去的,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万人捧的美女了?


    在她看来,林羡桃这个小三,专门勾引男人的贱人,害死她妈妈的恶女,就该趁这个机会送给那些纨绔二代,玩死在床上才好!


    沈焕此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他爷爷打过来的,让他务必要参加并主持段庆荣的葬礼,正好也见见段家这么多的亲戚。


    沈焕没有办法推脱,也舍不得把陆月瑾带在身边,让她见到那种晦气的场面,于是叮嘱好保镖一定要好好照看着林家,自己先一步离开。


    沈焕走了,有些人就像烂泥里的蚯蚓蠢蠢欲动。


    尤其是季司成,老鼠一般的眼睛盯着陆月瑾的后背不放,他今天就要让她见识一下,他到底行不行。


    林谨依实在让人难以下咽,但是林羡桃不一样......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第63章 司成哥哥,你不行没关系的


    沈焕离开后,林老爷子回了书房,陆月瑾也去了后花园,林家客厅除了佣人之外还剩季司成和林谨依两人。


    在林谨依眼中,季司成对自己冷淡都是受了林羡桃这个贱女人的蛊惑,等林羡桃死了,他就能回到自己身边了。


    以至于她对季司成始终如今,上赶着讨好,卑微的不像话。


    “司成哥哥?你口渴不渴?我帮你切点水果?”


    季司成心里有计划,对林谨依难得的有耐心:“不用,泡个茶就好。”


    本该是佣人做的事,林谨依非要抢着自己来,好像给季司成泡茶是她的福气一样。


    最后端着茶杯送到季司成面前的时候,季司成冲着她笑了一笑。


    林谨依被这个笑迷了眼睛,坐在了季司成身边。


    这时季司成手里正摆弄着什么东西。


    “司成哥哥,你手里是什么,好像很珍贵。”


    季司成皱眉:“这不是你该知道的,嗯.......我是说,这个东西很危险,误食一些立刻就会没命,而且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什么人都查不到......算了,我去放起来。”


    林谨依看着季司成离开的背影出神发愣,沾一点就会没命,而且不会留下痕迹。


    这不是她正需要的东西吗?


    她想让林羡桃死,但是没了王菱一起商量,一个人根本就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这个毒药是专门给她送上门来的吧。


    趁着季司成不在的时候,林谨依在房间里找到了这瓶毒药,趁着晚饭端上桌前,在那个印着桃子的碗里洒了好几滴,小瓶子空了一半......果然无色无味,一般人根本就发现不了。


    林家吃饭是分餐制的,各自低头吃着自己的那一份食物,气氛显得格外安静。


    本文出自月暮鬼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yuemucn.com/wjzm/325144.html

    上一篇:浮生求安景妃(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浮生求安景妃小说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一篇:热门小说亲情难知(李钰)最新章节阅读-2023新上热文(亲情难知)李钰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月暮鬼故事
    月暮鬼故事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23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豫ICP备2021008132号-2